非洲足球裁判是否受贿?(2)

冈比亚足球裁判巴卡里·加萨马在为扎马雷克效力时受到卡雷巴的受贿指控 (路透)
冈比亚足球裁判巴卡里·加萨马在为扎马雷克效力时受到卡雷巴的受贿指控 (路透)

前埃及球星、前扎马雷克足球俱乐部主教法鲁克·贾法尔(Farouk Gaafar)对非洲足球裁判受贿的指控并不是第一次贿赂事件,也不会是最后的贿赂事件,非洲足球裁判经常被指控受贿,这引发了有关裁判受贿秘密的质疑。

部分裁判被指控谄媚、偏见甚至贿赂是出于多种原因,我们对其中最重要行为进行了追踪,包括以下几点:

经济收益翻倍:

非洲足球联合会(CAF)裁判的收入是世界上裁判收入最低的人群,据悉,这些非洲裁判中的绝大多数人来自中产阶级和穷人,直到2012年,裁判在非洲地区最大足球赛事的非洲国家杯中的日薪仅为100美元,这是世界官方锦标赛中裁判收入最低值。

在2010年安哥拉举行的非洲国家杯比赛中,一些裁判员抱怨对非洲足球联合会执行委员会成员凯夫·塔里克·比什马维经济报酬低,因此,他主动提出要求,要求前CAF主席伊萨·海亚图(Issa Hayatou)将裁判的津贴翻倍,后者对此表示拒绝,但比什马维试图通过为每位裁判加赠一小时津贴来满足裁判们的要求。

安哥拉举行的非洲国家杯比赛结束后第二年,比什马维成为非洲足球联合会裁判委员会主席,从2013年南非举行的非洲国家杯赛事开始,将裁判日薪提高至200美元,在艾哈迈德·艾哈迈德担任非洲足球联合会成员以后,裁判日薪从2017年加蓬非洲国家杯开始提高至300美元,据悉,裁判不会从任何俱乐部中收取任何费用。

非洲俱乐部锦标赛和非洲锦标赛资格预赛的裁判津贴也是世界上裁判津贴最低值,即使是非洲足球冠军联赛决赛,裁判也只能获得750美元的裁判报酬,艾哈迈德·艾哈迈德在两年前将该赛事的裁判津贴提高至1125美元,并决定采取像国际足联类似举措,即非洲足球联合会直接将津贴汇至裁判的个人银行账号中,而根据此前的规定,俱乐部在比赛前将津贴支付给裁判。

这样的类似事件发生在2010年世界杯裁判身上,当时在西班牙的拉斯帕尔马斯岛上,瑞士裁判马西莫·布萨卡——他自2011年至今一直担任国际足联裁判主管——询问阿尔及利亚裁判默罕默德·贝诺扎有关非洲裁判的收入问题,后者回答说750美元,布萨卡对此感到非常震惊,以至于几乎哭着说,“在欧洲,我们每场比赛的裁判津贴是5千欧元(5800美元)。”

海亚图和选举投票:

伊萨·海亚图担任CAF主席职位近30年的事实造成了破坏,他建立了权力中心,并以许多事件为代价来巩固他的主席职位。因此,在他执政期间,由于贿赂和腐败案件,国际足联受托委员会对CAF一些高级官员——其中包括前裁判委员会主席——施加了停职处罚,甚至在离职之后,前裁判委员会主席仍在受到指控,但此事有所不同,因为据泄露消息称,谴责艾哈迈德·艾哈迈德的声音来自非洲足球联合会内部。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国际裁判员讲述了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揭示了非洲足球联合会此前的状况,当时加鲁阿棉花队在喀麦隆的体育场进行一场比赛,上半场比赛以平局结束,裁判委员会的一名裁判对此进行干预,作出对海亚图出生地球队不利的裁判结果,甚至裁判都为这个结果而哭泣。

此外,前阿尔及利亚国际裁判贾迈勒·夏伊摩迪在2008年非洲足球冠军联赛对喀麦隆加鲁阿棉花队与埃及阿赫利之间的对决做出裁决后,被非正式暂停裁判大约一年时间,那场比赛以2比2平结束,喀麦隆最终以2比0夺得了冠军,被停职是由于贾迈勒·夏伊摩迪拒绝偏袒喀麦隆队,并坚持公正裁决,如果不是前非洲足球联合会裁判委员会成员巴达拉 ·辛恩对夏伊摩迪的支持,他的裁判生涯在那时就彻底结束了。

错误的选择:

非洲足球联合会也犯下了一个严重错误,即任命一个多次受到指控的人担任裁判委员会主席,在对埃及伊斯梅利和尼日利亚安耶巴国际足球会在非洲足球冠军联赛决赛对决中做出裁决之后,裁判委员会主席于2003年被停职数月。

裁判委员会主席当时无视球员的很多不必要的犯规,直到伊斯梅利以0比1败给安耶巴,埃及伊斯梅利最终以0比2败给了尼日利亚安耶巴,尼日利亚夺得冠军。但是,由于愤怒球迷对裁判进行的暴力行为,尼日利亚没有在体育场捧得冠军奖杯,球迷的暴力行为促使时任裁判委员会主席的法拉·韦赫里耶·阿多(Farah Weheliye Addo)与海亚图一起逃离了现场。

错误的选择影响到对裁判的任命,这些被任命的裁判被多次指控在重大的关键性比赛中受贿,以从获胜的球队中得到数百万美元的奖励,就像非洲足球冠军联赛决赛中发生的事情一样。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扎马雷克足球俱乐部和埃及国家队前球星和教练的法鲁克·贾法尔(Farouk Gaafar)爆出一个巨大丑闻,指责非洲裁判员受贿,为扎马雷克和埃及队提供帮助。

更多体育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