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气候变化的左翼解读:是资本主义而不是人类点燃了地球

作者认为,正是利润高于一切的资本主义制度在阻止对碳排放的削减 (社交网站)
作者认为,正是利润高于一切的资本主义制度在阻止对碳排放的削减 (社交网站)

根据美国雅各宾杂志(Jacobin mag)的一篇文章的说法,并非所有人都对当代的气候混乱负有同等的责任,而将富裕群体和权势群体当作主要的责任人,是阻止进一步破坏的关键。

在为这本左翼杂志撰写的文章中,“绿色新政”促进组织的创始人之一克里斯·萨尔特马什认为,对于气候变化危机的问责,应当由资本主义承担,而不是全体“人类”。

“绿色新政”即Green New Deal,是指一套旨在解决气候变化和经济不平等的改革理念与美国立法的项目,近来,随着世界各地气候变化危机及其灾难性影响的加剧,人们对它的讨论越来越多。

这一想法与美国思想家诺姆·乔姆斯基的提议非常接近,后者最近出版了《气候危机和全球绿色新政》一书,并在其中讨论了自美国前任总统罗纳德·里根以来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他认为,正是这一政策带领全世界走进了当前的混乱。

乔姆斯基认为,污染的影响主要是对穷人和无家可归者的伤害,他还表示,“当特朗普政府取消了对工厂污染的控制时,谁会因此受到伤害?正是那些住在污染工厂附近的人们,因为他们没有能力住到其他任何地方。如果我们结束这场危机,我们就是在帮助他们,因此,在绿色新政的作用下,会自动发生很多的事情,而且我们可以对它进行调整或修改,从而使之能够产生更多。”

实现气候正义的主要问题之一在于正确应对南方国家的人们,即那些在过去的75年中,并没有真正加剧这个问题,现在却比其他人都更为受苦的人们。乔姆斯基表示,“我们生活在人类历史上一个独特的状态,我们有手段摧毁地球上有组织的人类生活,这是过去不存在的情况。”

对气候状况报告的批评

作者批评了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在今年8月9日发布的最新《全球气候状况》报告中使用的语言,并强调,“最近在整个气候体系上出现的变化规模,是几个世纪或几千年来前所未见的。”

作者认为,这份报告所使用的语言支持了统治阶级的霸权,并要求全人类对此负责,他强调,这是一种意识形态的语言,试图以不科学的方式,避免指责统治阶级。

萨尔特马什补充称,现在的主要障碍已经不再是对气候危机的否认,而是资产阶级的拖延和无所作为。“从气候危机中受益的是资本家,而贫穷之人却只能承受。在世界燃烧之时,正是利润高于一切的资本主义制度在阻止对碳排放的削减。”

化石资本主义

作者认为,我们中的部分人员从“化石资本主义”的成果中获得了物质上的利益。化石燃料的开采不可避免地成为了现代文明的基础,也为许多人带来了生活条件的改善,但大多数人却在这个系统中被剥削、被孤立、被边缘化。他还补充称,“我们消费的是碳密集型的资本主义产品,但我们却对导致我们气候崩溃的基本生产条件没有任何发言权。”

他继续说道,“炼油厂的工人,不应当跟那些剥削他们以从石油生产中获利的资本家受到一样的指责……而那些因为煤矿开发而被迫流散的土著居民,也不应当与那些迫使这类项目运作的国家政府一样受到指责。”

当然,可以说气候变化并不一定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所独有的,任何发现化石燃料的人类文明肯定都会利用它并因此导致气候变化,但是尽管如此,资本主义的首要任务是将短期利润最大化,正是这种思维消除了改造我们能源系统的需要。

他补充称,“我们对气候崩溃负有的责任不尽相同。如果没有针对经济的转型计划,那么我们的个人行为——即使是采取集体行动,也无法推动快速而公平的碳减排。我们可以选择沉迷于反人类的气候政策,让全人类都陷入困境并掩盖危机的真正原因,或者我们也可以采用人道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气候公平愿景,以讲述一个关于人类潜力和建设更美好世界的可能性的故事,并从我们拥有的最佳气候中受益。”

作者认为,主要任务是通过尽快清除碳来限制全球变暖,此外,我们还必须考虑如何适应这种新的气候。

他还补充称,“左翼势力与气候运动应当要求出台一项公平的气候变化适应计划,并将其纳入我们的政治平台。我们需要看到充满弹性的基础设施、防洪设施、疏散计划、资金充足的紧急服务、由国家保障的赔付损失的保险,以及难民接纳和支持政策。”

他总结称,“我们可以发动一场激进而根本性的群众运动,以在公平、正义和共同繁荣的基础上建立新的经济。我们知道,无论如何我们都将不得不忍受化石资本主义留下的遗产,但是我们可以确保将它留给历史。”

气候变化与种族主义

在2021年6月出版的新书《气候变化的种族属性:种族、特权和争取气候公平的斗争》,作者、环境活动人士杰里米·威廉姆斯在一场短暂而快速的世界旅行中,从肯尼亚来到印度,又从美国来到澳大利亚,以了解白人的特权是如何与气候变化交织在了一起。

环境活动人士杰里米·威廉姆斯的著作《气候变化的种族属性:种族,特权和争取气候公平的斗争》 (社交网站)

作者指出,当我们谈论种族主义时,我们通常指的是人们和机构针对某个特定种族所持有的偏见,但是这本书避免了这些有关种族主义的肤浅概念,并专门讨论了社会中固有的结构性种族主义。这本书中指出,气候变化是那些白种人占多数的国家中的大多数白种人造成的,而其产生的危害却由绝大多数的有色人种和黑种人来承担,这反映了气候危机,并加剧了种族不公。

这本书认为,环境不平等是结构性暴力的一个例子,它源于深刻的文化观念,即谁有权获得清洁的空气和水,而谁无法享有同等的权力;谁有权享有安全,而谁没有这样的权利。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 电子网站 + 美国媒体

相关文章

针对人类基因的最新研究表明,人类共有一个古老的迁徙故事——在这个故事中,所有人都是在6万多年前走出非洲的祖先的后裔,而第一批现代人类在约4.5万年前冒险迁往当时仍被冰雪覆盖的欧洲,并途经中东和阿拉伯半岛。

2021年8月27日
更多文体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