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学术问题到舆论话题:特朗普口中的“批判性种族理论”是什么?

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出席在华盛顿白宫玫瑰园举行的新闻发布会 (路透社)
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出席在华盛顿白宫玫瑰园举行的新闻发布会 (路透社)

在那些具有殖民和定居历史的社会中,殖民者和定居者控制着土地并对这片土地上的原住民强加统治,组建保护其统治的国家并巩固其优势。对于这样的社会而言,它们很难接受任何可能暴露其种族主义现实的批判性思想。

伊朗裔美国历史学家、文学评论家哈米德·达巴希在半岛英文网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殖民者和定居者所做的事情之一,就是表现得似乎他们才是这片被他们暴力占领的土地上的原住民,并将所有在他们之后来到这片土地上的人称为“移民”,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形式,旨在说服他们自身与全世界相信,他们有权拥有这片被他们偷走的土地。

作者达巴希指出,这些定居者和殖民者非常清楚,他们并不是这片土地的所有者,因此,他们产生了受到威胁的感觉,并且每当出现“批判意识”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在有关身份和土地属性的问题上以奇怪的方式采取行动——他们声称这是仅仅属于他们的土地,而这正是目前发生在被我们称为“美国”的这片定居殖民土地上的事情。

根据达巴希的说法,居住在这个国家内的种族主义定居者,往往对“批判性种族理论”这个术语感到愤怒,因为这种说法使他们所宣称的“他们对建立美国的这片土地拥有权利”的神话失去了合法性。在他们看来,“批判性种族理论”这个术语,亵渎并侮辱了他们的感情和他们对祖国的自豪感。

但什么是“批判性种族理论”呢?

作者达巴希解释称,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所宣扬的观点是,这种理论非常糟糕,它意味着如果美国人不选择他来连任总统,或是选择另一位“跟他同样持有反动与种族主义观点”的共和党人担任总统,那么美国的白人就将身处危险之下。

根据作者达巴希的说法,批判性种族理论是一种思想流派,它认为美国的主要机构从本质上而言是种族主义的,并且建立在确保“白人至上”的状态能够持续的基础上。

达巴希还指出,就在特朗普选择在其激烈的连任竞选运动中聚焦于这场辩论之前,这项理论仅仅是一个远离公众舆论关注的纯学术问题。

作者指出,“在特朗普决定对批判性种族理论发动攻击之后,该理论便成为了美国国内广泛讨论的话题,因为它揭露了特朗普及其支持者所持有的种族主义观点。”

从后殖民理论到批判性种族理论

在2020年9月,尽管特朗普在大多数民意调查中落后于乔·拜登,但美国管理和预算办公室却发布了一项政令,要求所有机构开始减少与“批判性种族理论”或“白人特权”相关的学术研究项目合同或经费支出,或是任何鼓吹美国是种族主义国家的观点的研究或宣传工作。

作者达巴希认为,这就意味着,如果你说了实话并揭露了美国种族主义的结构性根源,那么你就会陷入困境,而联邦政府机构也将追捕你。

但是,利用国家机器及其巨大力量围攻批判性思维并不是从特朗普时代才开始的情况。早在20年前,“美国犹太复国主义者”便使用相同的策略,以试图压制美国高校内批评以色列的声音。作者指出,他们当时攻击的主要目标,正是巴勒斯坦裔的美国思想家爱德华·赛义德。

在2003年10月,正如记者米歇尔·戈德堡所解释的那样,美国众议院“一致通过了一项法案,敦促美国高校的国际研究部门对美国的外交政策给予更多支持,否则它们将可能无法获得联邦的经费资助”。

这项法律是在那年夏天的听证会之后通过的,在那场听证会上,国会议员们听取了有关爱德华·赛义德在中东研究领域内起到了负面影响的证词,而这种影响被称为一定程度上的“反美主义”。

达巴希认为,当时那些力量试图禁止爱德华·赛义德的思想和其他任何形式的、可揭露美国及世界种族主义不公正根源的批判性思想,而如今,这些力量又将注意力转向了批判性种族理论,而这种思想事实上已经存在了几十年的时间,它试图揭露和消除那些能够滋生种族主义的力量,并暴露那些将种族主义思想理解为孤立的个人行为的想法中存在的错误性,例如特朗普、内塔尼亚胡、马克龙和鲍里斯·约翰逊等人正在做的事情。

这项理论的深层根源

达巴希指出,法律、政治甚至教育体系是维持社会阶级结构的意识形态力量,这种假设要比批判性种族理论古老得多,它早就随着著名的意大利思想家安东尼奥·葛兰西及其有关“霸权”的理论而出现,对此,马克思也在其有关德国意识形态的开创性文件中有所涉及。

此外,作者达巴希补充称,我们还可以回到德国哲学家尼采,或者回到柏拉图的《理想国》中色雷斯马库斯与苏格拉底之间的对话,其中,色雷斯马库斯将“正义”定义为“强者的意志”,以质疑苏格拉底关于“正义”的论点。

因此,达巴希指出,关于社会结构和种族主义特征的批判性思维,并不是随着批判性种族理论而出现的,但是,这项理论在美国历史上这一时刻的重要性,体现在它构成了“黑人的命也是命”的广泛社会运动的“思想框架”。

正是这种学术理论与民众社会运动之间的辩证关系,令美国的统治者感到害怕,因此,他们为保护和维护自身的种族与阶级特权而不惜发动激烈的斗争。

这是一场纯粹的阶级战争。那些“白人”种族主义者希望保护他们仅仅因为是“白人”就能自动获得的特权,他们坚决反对任何集体意识的觉醒,以免其反抗他们对被统治者系统性地施加的恐怖主义暴行。

事实上,批判性种族理论的出现方式,与其他学术运动和理论的出现方式并无不同。理查德·德尔加多与斯特凡塞克在2001年出版的著作《批判性种族理论:序幕》,是导致这项理论引发广泛讨论的重要事件之一。本书阐明了这项理论的起源、主题和主导观点,此后,两位作者又对本书进行了修订和更新,以纳入最新的事态进展。

作者达巴希认为,类似于后殖民研究或“神学解放”理论,批判性种族理论并不是社会现实的产物,而是对它们的回应,因此,取消相关资助或强加审查制度,或是将该理论妖魔化,都不能抹去最初导致其出现的社会条件,反而还证明了它的重要性与合法性。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近期投票阻止通过一项旨在确保非白人美国公民更广泛参与投票的立法,从而进一步证明了批判性种族理论的有效性。作者认为,美国正在发生的事情,是一场阶级战争,在这场战争中,富人动员其力量以打击穷人。

针对学校

作者达巴希指出,共和党人当前正寻求停止资助有关种族主义的学术研究和学习。

就在上个月,北卡罗来纳州众议员丹·毕晓普提出了“在军事机构中停止批判性种族理论,并打击种族意识形态宣传”的法案,在他看来,这项法案将禁止“动用联邦资金来促进或教授批判性种族理论,并阻止军队成员触及这个问题”。

毕晓普声称,“批判性种族理论,就像是毒害美国心理的一剂毒药。这种具有破坏性的意识形态在美国机构中没有立足之地,我提出的法案将有助于确保我们的政府关于不浪费公共资源以促进这项理论传播的承诺”,他还声称,拜登政府已经得到了“激进左派”的支持,并“致力于将这种新马克思主义宣传带进我们的教室、工作场所,甚至是我们的部队之中”。

作者达巴希认为,共和党人特别针对公立学校,是因为这些学校内大多混合着中下阶层人士的子女,与贫困和少数民族社区的孩子。一旦批判性种族理论在这些圈子内得到传播,势必会提高这些学生及其家长的公众意识程度,并威胁到那些有影响力的人士的利益。

作者得出的结论是,歪曲批判性种族理论并对其进行审查,或试图禁止它的传播,甚至将其定性为犯罪,并不会将系统性的种族主义从其贯穿美国历史的根源中删除,而抗议和游行活动仍将继续在美国各地出现,因为“真理的声音不可战胜,任何真诚的理论都将得到维护”。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新闻周刊》的一篇报道指出,由美国发起的针对极端主义的“国际反恐战争”已进入20周年,并报道称,专家们和前官员对该杂志发出警告称,如果诸如白人种族主义等仇恨意识形态继续发展,美国本身或将助长第二波全球恐怖主义浪潮。

2021年2月26日
更多文体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