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正在崩溃的中东体系

巴格达迪和卡塔纳什的《中东危机工厂》本书致力于在暴政、西方干预和“恐怖主义”循环中找到前进的道路(半岛电视台)

一本新书中写道,中东体系由于三个因素而处于崩溃状态:该地区的威权统治、西方干预和“恐怖主义”。这本书讨论了中东地区5亿居民的未来状况,描绘了该地区令人震惊但又充满希望的前景画面,并提出了雄心勃勃且深思熟虑的想法,“拒绝激进的军事干预,并拒绝与暴君打交道”。

一份报告——记者乔·吉尔(Joe Gale)在英国中东之眼(British Middle East Eye)网站上发布了这份报告——中指出了,最近出版的英文书籍《中东危机工厂》(The Middle East Crisis Factory)的最重要思想。

吉尔表示,这本著作由巴勒斯坦人伊亚德·巴格达迪和利比亚人艾哈迈德·卡塔纳什共同创作,两人目前都生活在西方国家,本书致力于在暴政、西方干预和“恐怖主义”循环中找到前进的道路。

这本书——该书于4月8日在伦敦赫斯特出版社(Hearst Publishing)出版——得出结论称,中东的政治体系正在崩溃,没有希望制止这种崩溃,所有人都应该在崩溃后果寄予希望。

这本书描述了西方干预的历史以及西方与中东独裁政权的联盟,并讲述了后殖民政府的失败如何导致了现在的状态。

残酷的过渡

作者认为,从后殖民政权过渡到可能给被剥夺权利数百万人带来希望的当今政权,类似于一个世纪前血腥的欧洲向现代的过渡,因为欧洲当时目睹了两次毁灭性的世界大战和种族灭绝,在获得稳定与繁荣之前,所发生的一切造成6000万人死亡。

两位作者设想,中东地区的过渡将持续数十年,而且不会顺利渡过,此前,中东地区在过去的40年中见证了战争、入侵和种族灭绝,造成数百万人死亡,成千上万的难民逃离。

这本书中还谈及,“危机工厂”由后殖民暴政、西方对独裁者支持、军事干预和极端主义所引发,并且这些力量和结构都以破坏性的周期相互滋养,在整个地区阻止了文职和民主政权的出现。

书中还谈及,在2011年阿拉伯之春起义之后,西方的自由主义说辞与讽刺的政治现实形成了鲜明对比,后者将稳定置于人权之上。

这本书中谈及,自2011年以来,整个中东地区争取人权与民主的斗争“超越了传统的民族主义、反帝国主义和伊斯兰主义”。

共生关系

作者认为,叙利亚起义以及阿萨德政权的回应是暴政与恐怖主义之间共生关系的典型基本案例,在2011年起义之初,阿萨德政权无情地镇压了和平抗议活动,伊拉克境内反对美军的伊斯兰主义武装人员进入叙利亚领土。

两位作者认为,伊拉克和叙利亚——这两个国家被视为反帝国主义国家——的“复兴党独裁政权”最终使他们的国家受到外国的干预和占领,为战争和西方干预提供了理由,并使该地区陷入废墟和混乱之中。

以色列因素

作者将巴以冲突置于“危机工厂三角”框架内,认为以色列的殖民主义在某种程度上帮助巴勒斯坦力量——其中包括法塔赫和哈马斯——采取了利于武装袭击和“恐怖主义”的选择。两位作者在书中直接比较了美国干预对伊拉克“恐怖主义”助长的影响与以色列占领者对助长“巴勒斯坦暴力”的贡献。

干预的替代方法

吉尔表示,两位作者真得反对西方国家对中东地区的军事干预,并反对西方在未能取代伊朗或叙利亚政权之时全面使用经济制裁而造成巨大痛苦的行为。

两位作者认为,最有效的方法是针对个人领导人资产实施“智能”制裁,这将对受压迫者造成较小伤害,例如,针对俄罗斯总统普京及其同僚使用的《马格尼茨基法案》。

两位作者指出,人权活动家和法律团体都可以使用的另一个重要工具是普遍管辖权立法,该立法已被用来将阿萨德政权个别官员带到德国和西班牙等国家进行审判。

阿拉伯之春起义

吉尔表示,两位作者基于对2011年革命的个人了解,致力于遵守新的区域政策,这一新政策超越了古老的阿拉伯民族主义,以及随后爆发的政治伊斯兰和圣战分子“恐怖主义”,两位作者拥护和平和非宗派的人权政策,反对种族主义观念,即反对阿拉伯人、伊朗人、库尔德人和柏柏尔人还没有为民主做好准备的种族主义观念。

正如吉尔指出的那样,“中东危机工厂”提出了许多想法,其中之一就是,殖民主义和占领并不总是来自外部,也可能是从内部施加的殖民主义和占领,当专政以“他人”方式对待本国公民或邻国居民时,应将其监禁和压制。

文章的作者指出,其中一位作者——即伊亚德·巴格达迪——与奥斯陆自由论坛有关,该论坛是由挪威富豪托尔·哈尔沃森、谷歌亿万富翁谢尔盖·布林以及Paypal公司联合创始人彼得·蒂尔(Peter Thiel)共同创立的。

作者表示,这些联系或许可以解释这本书包含了西方智囊团关于中东地区政治叙述的原因。

因此,吉尔对此发表评论称,两位作者,作为激进主义者一代的一部分,而这些激进主义者不会轻易放弃他们在2011年起义中采取的方式,必须注意,亿万富翁阶层对这种方法所持立场呈两极化状态。

来源 : 中东之眼

相关文章

新中东项目是否会成功,犹太复国主义实体能否实现统治阿拉伯地区的历史性梦想?确保获得成功的条件是什么?新中东项目是否可实现或可持续性?该项目面临哪些挑战?如何克服这些挑战?

opinion by 马哈茂德·阿卜杜勒·哈迪
Published On 2021年4月8日

2015年的难民危机使欧洲人对从中东地区到欧洲地区的空前人口流动感到警觉,但是,对于那些难民逃离的国家而言,其国内的流离失所情况却更为严重,并且持续影响着中东地区的1200多万人口。

Published On 2021年2月18日

罗杰·博伊斯在英国《泰晤士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俄罗斯总统普京能否成为中东地区的和平缔造者?罗杰表示,普京正为美国设下陷阱,并希望动摇伊朗在该地区的联盟。

Published On 2021年2月24日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