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后旧大陆语言的未来 拉丁语是否迎来复兴?

英国离开欧盟后,欧洲人要求复兴拉丁语并将其作为旧大陆通用语言的呼声越来越高 (半岛电视台)
英国离开欧盟后,欧洲人要求复兴拉丁语并将其作为旧大陆通用语言的呼声越来越高 (半岛电视台)

当欧洲联盟还是“欧洲共同体”时(最初成立的是欧洲煤炭和钢铁共同体,后来发展为欧盟前身欧洲经济共同体),它的官方语言已经确定,随着加入的国家越来越多(许多国家以英语为第二语言或其他语言),说英语的人越来越多,直到它成为最通用的语言。

但是,英国是唯一以英语为官方语言的成员国。据爱尔兰于2016年6月27日在欧洲委员会发表的声明称,英国退出欧盟后,欧洲议会成员应该一致同意取消英语作为联盟官方语言的地位。

英国退出欧盟后,关于恢复古代语言并将其作为政治联盟基本语言的思考和讨论将重新进入人们视野。欧洲能否在脱欧后复兴拉丁语并将其用作共同的官方语言?

复兴拉丁语

桑达尔·拉马纳丹在法国《费加罗报》上发表的报告中说,自英国退出欧盟以来,许多专家都在讨论古大陆语言的未来,有人呼吁放弃英国的遗产,寻求统一整个大陆的新语言。

一些人建议采用英语的简化版本,仅使用最常见的单词和短语,为商业利益和自由往来服务,而另一些人则建议采用德语或法语作为欧盟国家的统一语言。

报告作者认为,语言认同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特别是涉及诸如欧盟这样的大型政治实体时,一些组织和国家依靠语言渊源来建立政治现状。

在印度次大陆,印度和巴基斯坦开发了两种版本的印度斯坦语,第一种富含古代梵语词汇,另一种严重依赖波斯语。

印度斯坦语是印度次大陆的通用语言,在莫卧儿帝国时期的印度北部发展起来。受波斯人以及印度教和伊斯兰文化交往的影响。

(半岛电视台)

拉丁语是欧洲语言的起源

作者认为,欧洲如果目标不仅仅是成为统一的市场,则应专注于采用带有欧洲主要元素的共同语言。从这个角度来看,拉丁语可以在欧盟中替代英语。

作者补充说,持相反观点的人研究一下欧洲大陆的过去,便能知道拉丁语作为统一因素的重要性,就像罗马帝国、基督教欧洲和启蒙运动思想家所依赖的那样,“这是罗马诗人维吉尔(卒于公元前19年)和古罗马诗人卡图卢斯(卒于公元前54年)、奥古斯丁(卒于430年)、路德(卒于1546年)、哲学家笛卡尔(卒于1650年)和伊拉斯谟(卒于1536年)和斯宾诺莎(卒于1677年)的语言,这也是保存欧洲文化的修道院的语言。”

作者说,拉丁语承载不同文化两千多年的历史,在整个这段时间里,它是不同思想的纽带和脉络,它使欧洲团结在一个共同的身份之中。它是现代欧洲语言的起源,无论是在语法结构上还是在词根上。

政治语言

作者认为,拉丁语是一种出色的政治语言,因为它是欧洲国家几代国会议员的标准,尤其是在盎格鲁-撒克逊国家,这些国家具有悠久的政治传统,几代政治家都掌握修辞艺术、颇具影响力。

他认为,拉丁语可以再次成为欧洲的官方语言,象征着力量、坚韧、共同的意愿以及渴望新国家加入其中的愿望。

作者说,欧洲可以复兴拉丁语并将其作为欧洲大陆的官方语言,但前提是有强烈的意愿和雄心去发展一种超越民族特色的统一身份。

拉丁语曾是欧洲一些国家的官方语言,例如从11世纪到19世纪中叶的匈牙利王国,从13世纪到19世纪的克罗地亚以及在10世纪和18世纪之间的波兰王国。

拉丁语一直是中西欧的科学和研究语言,直到17世纪当地语言逐渐取代拉丁语言为止,在国际关系和外交语言出现前,国际语言先是法语后是英语担任这一角色。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 法国媒体 + 费加罗报

相关文章

人类祖先最初使用符号、动作等方式进行交流,此后,人类创造了最为伟大的沟通方式——语言,尽管人与人之间的语言,在字母写法、发音方法及出现先后的层面上都存在诸多的差异。

语言是我们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我们都需要使用语言来表达我们的思想和感受,并需要语言来表达我们希望向他人传达的含义,因此,我们对语言的使用就完全像呼吁过程一样,每时每刻,无需思考,我们都能下意识自动使用语言。

如果法国和德国没有达成共识,欧盟就无法做出重要决定,与此同时,德法两国未达成协议情况下,任何决定都可能被取消。这是当代政治分析家所言,但两国在过去的矛盾非常深刻,两国并采取了多种语言、文化和政治模式。

世界上每个国家的名字都承载着一个使其独具特色的故事或者传说,它们或与历史、地理因素密切相关,或与宗教等其他因素相关。

更多文体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