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莱坞纠正荧幕上的穆斯林形象

印度演员沙鲁克·汗,电影《我的名字叫可汗》的主角 (社交网站)
印度演员沙鲁克·汗,电影《我的名字叫可汗》的主角 (社交网站)

多年来,印度电影充斥着穆斯林的刻板印象和负面印象,无论是主角还是配角,以此扭曲穆斯林的形象。但随着沙鲁克·汗、赛义夫·阿里·汗和萨尔曼·汗等一代穆斯林明星进入印度影坛,这种状况开始改变,这些艺术家用各种方式改变穆斯林的荧幕形象。印度电影中的穆斯林不再是恐怖分子,或者只是一个封建剥削者和对生活一无所知的富人。

我是穆斯林,我不是恐怖分子

随着世界最近发生的变化,对穆斯林的消极看法也发生了变化,特别是世贸塔在911事件中倒塌带来的负面影响以及对穆斯林的迫害正在改变。印度演员沙鲁克·汗出演的《我的名字是可汗》这部电影是印度第一部传达“我是穆斯林,但不是恐怖分子”信息的电影,以纠正印度过往电影中的穆斯林形象。

(社交网站)

用搞笑的方式扭曲形象

印度电影的情节依靠搞笑、社会和浪漫故事吸引观众。但是,由Renzil D’Silva导演、卡琳娜·卡普和赛义夫·阿里·汗主演的电影《亲密有罪》(2009年)通过女主角阿凡蒂卡的经历间接地呈现了穆斯林的形象。阿凡蒂卡是印度教大学的一名教授,与穆斯林伊哈桑结婚,一起搬到纽约生活。在那里,她发现了一个秘密,她所在街区的邻居是一群袭击平民的恐怖分子,而她的丈夫想迷惑她,使她加入恐怖组织,之后她遇到了试图拯救的人。

故事中的穆斯林恐怖分子或反派形象不仅出现在《亲密有罪》中,许多电影也试图间接地扭曲穆斯林形象,例如拉吉·库马尔·古普塔执导的电影《印度的通缉犯》(2019年)。这部电影起初看上去是中立的,但我们发现眼前的人是一名国际通缉犯,而情报人员正因他制造的爆炸事件在追踪他。

(社交网站)

改变荧幕形象

印度许多电影制片人都非常重视纠正穆斯林的荧幕形象,强调冲突从根本上来讲不是宗教或社会冲突,而是政治冲突。在里西·卡普尔和塔皮西·巴诺主演的电影Mulk中,制片人迈出了勇敢的一步,完善沙鲁克·汗提出的摆脱危机与和平共处的倡议。

这部电影的灵感来自一个母亲是印度教徒的穆斯林家庭的真实故事,这个家庭的正常生活,在一个儿子加入恐怖组织并被杀后发生了变化。

电影制片人想传达一个明确的信息,即并非所有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影片中,母亲和叔叔拒绝接收儿子遗体,以此抗议他的所作所为。影片中还有家庭遭受苦难、接受调查以及尽管律师对他们存在偏见而儿子的印度教妻子为他们辩护的场景,最后法官要求这位律师查看印度宪法的第一页,上面写着“信仰自由”,这便是这部电影所要传达的信息。

(社交网站)

用喜剧疗伤

喜剧电影《我的梦中情人》由拉杰·钱德里亚执导,由阿什曼·库拉纳、诺莎拉特·巴鲁沙和曼朱特·辛格主演,这部电影在宝莱坞票房榜上名列前茅,在发行时赚了250万美元。

这是一个喜剧情境,一个印度教青年模仿女性声音与男人打电话,这种行为给他带来了丰厚收益,使他变成了许多年轻人的梦中情人,直到他一不小心遇到了自己的父亲,他佯称自己是个叫祖拜达的穆斯林女孩,而这部电影讲述了父亲知道他是穆斯林后的变化。

(社交网站)

如意郎君

信仰自由的想法也得到了许多电视剧的支持,例如《如意郎君》。这部电视剧可以追溯到印巴分裂后发生的事情。穆斯林女主角嫁给了一个印度教青年,他是一个政治家的儿子,用爱欺骗她,为政治目的报仇。这部电视剧讲述统治阶级的穆斯林与印度教徒之间的关系时引起了极大的争议,人们呼吁停止播放该电视剧。之后,制片方澄清这种情节有助于增加戏剧性,强调解决印度教徒和穆斯林之间危机的必要性。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 电子网站

相关文章

在印度首都新德里中心的尼扎穆丁地区,该地区的宗教场所经常挤满了游客、乞丐、病人和游客,如今没有任何生气,小巷空无一人,没有鲜花,没有香火,没有商店,没有街头的孩子乞讨现金,甚至警察和武装士兵完全封闭的居民区,都没有传出声音。

更多世界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