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装业的秘密 女性控制却付出代价

疫情之下,制衣业的女性工人在工作环境中受到更大压力
疫情之下,制衣业的女性工人在工作环境中受到更大压力

在季节性购买新衣服时,许多人在意品牌和设计,但对这些衣服的制造国却兴趣不大。

尽管品牌众多,但生产国几乎仅限于中国、孟加拉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为什么是这些国家?在这些国家,女性控制服装业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由女性主导

服装业在整个历史上一直是女性占主导地位的行业。

根据Fashion Revolution的数据,中国7%以上的服装工人为女性,孟加拉国为85%,柬埔寨为90%。

但是,这种支配地位并非来自于对女性的偏爱,也不在于赋予女性权力和实现平等,而是源于针对女性的歧视性做法,雇主利用了让女性操劳的家庭责任,例如打扫卫生、做饭和照料孩子,这些事情通常会限制女性寻找其他类型工作的能力。她没有时间或机会提高自己的工作能力,甚至不会谈论自己每天面对的侵犯行为,这使女性成为管理层眼中的理想雇员。

廉价工人和更多利润

如果一个国家的工作环境改善,公司将迁移到另一个国家,这是全球服装公司所有者的应对理念。

尽管美国和大多数欧洲国家遵循法律,给予工人生活保险,为他们提供医疗、教育和娱乐福利,确定工作时间并设定最低工资。但是,当欧美公司对印度尼西亚、柬埔寨或孟加拉国的当地公司下订单时,工人的权益被削减,成本被降低,而利润更大。

Sustain Your Style的报告显示,制衣工人被强迫一周工作7天,一天工作14至16个小时。

在旺季,他们可能要工作到凌晨2或3点才能赶上时装品牌订单的最后期限,而工作场所通常通风较差,很容易吸入有毒物质或纤维粉尘。

旨在改善运动服装品牌行业工作条件的Clean Clothes运动网站发表的报告显示,过去20年间,服装品牌的营销预算翻了一番,而应分给工人的成本降低了30%。

该报告证实,许多运动服装品牌的生产地都在印度尼西亚,当地80%的服装工人是女性,月收入在82至200欧元之间。

如此低的工资根本不能满足基本需求,这些国家的最低工资为363欧元,有些工人甚至无法获得法定最低工资。

在这些公司工作的女性一旦决定建立家庭或者已有家庭,就会受到歧视(Pixabay)

禁止怀孕

一旦决定建立家庭或者已有家庭,在这些公司工作的女性便会受到歧视。

Clean Clothes运动指出,在一些服装工厂里,招聘者会询问女性工人是否已婚或计划生育;一些雇主仅雇用没有子女的未婚女性,另一些人则让每个女性签署一份文件,同意工作期间不生育子女。

由于需要这份工作,工作期间怀孕的女性试图掩盖怀孕的事实,而这通常会导致胎儿出现先天缺陷。怀孕的工人会遭受很多骚扰,例如口头虐待、增加生产配额、延长工作时间和分配更困难的任务,例如需要站立而不是坐下的轮班。

骚扰非常普遍

暴力和骚扰在制衣业尤为普遍,大量女性从事低技能低薪的工作。

Clean Clothes的报告显示,成衣服装公司的印度尼西亚工人说:“工厂里的女孩受到男经理的骚扰,他们来找女孩,邀请她们去办公室,在她们耳边耳语,触摸她们,并试图用金钱引诱或以解雇威胁她们,迫使她们进行性行为。”

Fair Wear Foundation和Care International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在越南为美国和欧洲主要品牌生产服装和鞋子的工厂里,将近一半女性工人在工作中面临领导层的性骚扰。

身体骚扰的形式非常多,包括手势、触摸、拍打、亲吻和强奸,以及威胁终止合同,甚至是追逐回家。调查报告表明,与此相关的沉默文化意味着受到性骚扰的实际百分比可能更大。

在越南,大约有200万人在服装部门工作,其中80%以上是女性,服装业的工作环境充满压力,以至于十分之一的女性患有抑郁症。

在越南制衣厂工作的女性中,十分之一的人患有抑郁症(Pixabay)

疫情导致情况更糟

疫情之下,制衣业的女性工人在工作环境中受到的压力愈加严重,疫情给女性带来了不平衡的影响,因为她们是该部门最大生产力,约占全部工人的80%。

随着病毒传播,女性工人面临无失业保险或任何财务补偿的情况下被公司解雇的麻烦。

同时,随着工厂逐渐重新开放,女性的健康风险正在增加。

致力于改善工作环境和保障工人权益的全球组织Better Work Global的研究和政策专家阿丽安娜·罗西指出,在很难或者不可能实现全球遵循的保持物理距离防疫措施的工厂里,长时间工作的女性工人感染COVID-19的风险非常大。

来源 : 电子网站

相关文章

印度北部多个省和村庄的妇女遭受着暴力侵害,“古拉比帮”又称“粉红帮”,应运而生。成千上万名穿着粉红色纱丽的妇女手持木棍捍卫受虐待女性的权利,为她们伸张正义。

在劳动力市场上,聪明而成功的女性经常被剥夺权利,其中的原因有多重,例如,在男性占主导地位的地区工作导致女性受到轻视,并领取低于男性的工资。

男性在法国很多地方已不再处于受欢迎地位,例如在部分体育俱乐部和交通工具,这并不是由于社会化分类,而是希望女性感到舒适和安心,尽管有人将此举称之为“男性性别歧视”。

更多文体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