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巴勒斯坦有关的奥斯曼帝国档案 宝贵文献等待研究人员调查

许多土耳其和阿拉伯研究机构对与巴勒斯坦有关的奥斯曼帝国档案越来越感兴趣,近年来,这种关注见证了显著增长,可以从多个方面看出,其中最重要的是在土耳其、约旦河西岸地区和加沙地带,出现了越来越多研究奥斯曼帝国档案的中心和机构。

已启动了多个项目来保存奥斯曼帝国档案资料,对其中一部分进行数字化,建立机制以利于学者和研究人员访问其数据,人们注意到,奥斯曼帝国档案意识活动以及用于处理档案资料和验证其手稿工具显着扩展。

奥斯曼资料调查的专家们认为,其重要性不仅限于保存巴勒斯坦的遗产,但许多人认为,这是是获取有关巴勒斯坦政治、社会、经济和人口历史高度准确和有条理信息的门户。

数以万计的文献

据一些消息人士估计,伊斯坦布尔保存的与巴勒斯坦有关的奥斯曼资料文件数量达14万页,而专家们认为这一数字远不止于此。

巴勒斯坦在1516年苏丹塞利姆一世(Yawuz Selim)统治下进入奥斯曼帝国的统治,不久奥斯曼帝国开始在可能于1520年开始的全面文档编制过程中组织其数据。

奥斯曼帝国档案资料研究人员卡玛尔·霍贾(Kamal Khoja)说,巴勒斯坦长期处于奥斯曼帝国统治之下,使这段历史成为奥斯曼帝国历史的一部分。

值得注意的是,土耳其政府向巴勒斯坦方面提供了一份电子版文件,即奥斯曼帝国时期关于“土地所有权”(塔布)的纪录,这份文件包括3.6万页、共288条记录,包含自奥斯曼帝国时代以来有关巴勒斯坦土地登记的数千条信息。

信息门户

霍贾将5万多份奥斯曼帝国文件翻译成阿拉伯文,他指出,奥斯曼帝国的档案提供了巴勒斯坦生活各个方面的情况,并展示了这些文件的一些例子,其中之一谈及各国使馆的努力,及其对巴勒斯坦问题和犹太人移民所持立场。

档案中还包含其他文件,这些文件证明了巴勒斯坦人出售其土地给犹太人的“诽谤”中的真实情况,因为这些文件证明了从该地区一些有影响力政党和封建主义者出售土地的情况,尽管土地的真正所有者对这些转移表示反对。

这些文件包括在Al-Quds Al-Sharif地区和加沙地区有效的劳动法,但阐明了农作物的费用分配,特别是橄榄及橄榄油、坚果、棕榈、浆果、无花果和其他水果,在农民和所有者之间进行交换,并显示每种品种的价格。

这些文件显示了商业运动性质,显示了从埃及进入加沙的织物质量,并显示了封建家庭如何用来收集一些村庄的商品,并强加他们所在土地农民和工人无法忍受的出口,以及奥斯曼法律如何禁止这些封建地主的活动,并禁止他们在收割时进入村庄。

档案文献还阐明了政府对牲畜和畜群征收的税款,商店、“财产”和手工艺品加工厂(如工厂)的税额,指定了免税商品和每件商品的特赦金额,并进行了精确和加权的详细说明。

霍贾提交的文件中有一些文件可以准确证明“耶路撒冷高贵社区”的名称和家庭(即其他宗教城市的居民),并在记录中表明土地的注册公顷数,也就是相当于现代时代的房地产注册。

据霍贾说法称,有些文件记录了耶路撒冷的村庄,其居民数量,居民的住所,居民的宗教信仰以及其中的男女人数,这意味着这些档案确实是一个有组织的数据库,并且准确地编制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的人口普查记录。

证明事实

霍贾在伊斯坦布尔的巴勒斯坦文化和传统传统基金会组织的一次座谈会上发言说,这些文件可用于支持巴勒斯坦人民对其土地历史权利的法律主张。

霍贾引用了“耶路撒冷犹太公墓”问题,据说这主要是犹太人租用的捐赠土地,因为犹太人不拥有为死者设立的公墓,但直到今天,伊斯兰教徒仍然拥有这些捐赠的所有权。

霍贾表示,奥斯曼档案证实了巴勒斯坦人在巴勒斯坦的权利,并认为,能够将文件从奥斯曼语翻译成阿拉伯语的专家严重匮乏,这是一个真正的挑战,限制了奥斯曼档案资料的宝贵价值。

回到光明

如果这些表象足以使我们假设人们对与巴勒斯坦有关的奥斯曼帝国档案越来越感兴趣,那么就必须在这种情况下解决重要的问题,其中最重要的与时机、知识革命和变革有关,以及与阿拉伯和土耳其的政治和文化环境有关,巴勒斯坦人和土耳其人都需要对档案进行深入研究。

巴勒斯坦专门从事历史研究的学者马尔万·阿克拉认为,对奥斯曼帝国档案的重视是由于与阿拉伯国家有关的历史资料的匮乏,特别是在奥斯曼帝国统治的最后三个世纪。

这位巴勒斯坦专家表示,奥斯曼帝国档案是丰富历史资料的合适来源,因为奥斯曼帝国对州与首都之间或各个旅与州之间的编纂与往来非常感兴趣。

巴勒斯坦历史中心创始人和巴勒斯坦事件百科全书网站创始人马尔万·阿克拉表示,此时对奥斯曼帝国档案产生兴趣的原因,恰恰是因为土耳其已对档案进行了分类和保存,包括在1516年至1917年统治巴勒斯坦的奥斯曼帝国期间的上万条巴勒斯坦房地产登记信息。

专门研究历史的巴勒斯坦学术研究员马尔万·阿克拉指出阿拉伯档案文件的稀缺性(社交网站)

时代的转变

马尔万·阿克拉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与土耳其关系中的阿拉伯文化是建立在殖民国家灌输宣传遗产基础之上的,东方主义者为界定其特点做出了贡献,土耳其和阿拉伯民族主义政党为其做出了贡献,通过学校课程推动土耳其人与阿拉伯人之间的对抗与不和谐,从而做出了贡献。

但是阿克拉认为,奥斯曼帝国文件清楚地阐明了阿拉伯人与奥斯曼帝国团结的真实关系本质,这种兄弟情谊,阿拉伯人与奥斯曼帝国的隶属关系不亚于土耳其人,证据就是阿拉伯人在国家和奥斯曼帝国拥有较高职位。

阿克拉认为,巴勒斯坦公众和学术对奥斯曼帝国的历史非常感兴趣,这一点反映在许多基于奥斯曼帝国遗产的与占领生存斗争中。

除了在土耳其保存的文件外,这份档案以电子版的形式保存在位于被占领的耶路撒冷以东阿布迪斯镇的伊斯兰遗产复兴与研究机构“梅萨格基金会”之内。

需要动机

巴勒斯坦人对用奥斯曼语写成的奥斯曼帝国档案感兴趣,也归因于热衷于通过档案将宗族和血统联系起来,因为伊斯兰教法法院和灵魂书籍记录中都充斥着居民的名字。

阿克拉表示,在1858年颁布《土地法》之后,奥斯曼帝国重视土地所有权,并致力于将其分配给所有者,这有助于以其所有者的名义在巴勒斯坦注册所有土地。

阿克拉指出,巴勒斯坦人对此事非常感兴趣,因为土耳其政府已将与土地有关的档案移交给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以用于对抗以色列的定居点,他并表示,在法院起诉以色列占领政府的案件中依赖奥斯曼档案作为信息和权利主张来源。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在美国和平计划或所谓的“世纪交易”公布之时,巴勒斯坦人与以色列占领之间的实地冲突开始进入新方向——土耳其政府向巴勒斯坦方面提供了一份电子版文件,即奥斯曼帝国时期关于“土地所有权”(塔布)的纪录,这份文件包括3.6万页、共288条记录,包含自奥斯曼帝国时代以来有关巴勒斯坦土地登记的数千条信息。

奥斯曼帝国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军事和经济强国之一,在奥斯曼帝国的黄金时代15世纪,帝国不仅控制了小亚细亚的主要地区,还包括东南欧、中东和北非的大部分地区。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