殖民主义造就了现代世界并可以重塑世界

加纳独立后的首任总统克瓦米·恩克鲁玛参加1965年英联邦总理会议 (盖帝图像)
加纳独立后的首任总统克瓦米·恩克鲁玛参加1965年英联邦总理会议 (盖帝图像)

在过去几年中,消除殖民主义的想法在旧殖民国家边界​​内获得了新的政治势头。

与此同时,代表土著民族的运动重新开始与殖民主义作斗争,在美国和英国等其他国家也发生了抗议活动,而在英国学习的南非学生则发起了在欧洲课程中实现非殖民化的口号运动。

作家兼作家阿多姆·格塔乔(Adom Getachew)在美国《纽约时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表示,类似于纽约自然历史博物馆和布鲁塞尔的皇家中非博物馆中的各大博物馆被迫重新考虑如何展现被殖民的非洲人民和土著人民生活。

但是消除殖民主义到底意味着什么?作者对这个问题做出解释称,这句话的含义及其所表达的含义已经经历长达一个世纪的争议了,因为在20世纪反对殖民主义的斗争不仅涉及获得政治独立性,而且还在于打破全球等级制度,以追求一个所有人享有平等的世界,而这种等级制度曾经统治着整个南半球地区。

独立史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欧洲殖民地官员对非殖民化的看法是,结束殖民主义是一个遵循欧洲国家模式,让殖民地独立的过程。

但是在二十世纪中叶,反殖民主义活动家和知识分子要求立即实现独立,并拒绝按照帝国主义殖民主义者规定的条件组建自己的社会。

在1945年至1975年之间,鉴于非洲和亚洲独立斗争取得胜利,联合国成员国从51个国家增加到144个,这个时期的非殖民化主要涉及政治和经济方面。

随着越来越多的殖民地获得独立,消除文化殖民主义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政治和经济霸权伴随着欧洲的中心地位,而欧洲的中心地位将欧洲文明视为人类成就的顶峰。

殖民主义滥用文化传统和土著知识体系,并认为其文化落后和不文明,被殖民的人民被视为没有历史的人民。反对这种文化剥夺的斗争在定居的殖民地尤其重要,因为土著人民及其组织机构被迫流离失所。

1983年10月法国和非洲国家元首在法国维泰勒举行的第十届法国非洲峰会上合影留念 (法国媒体)

重新斗争

作者指出,反殖民斗争时代的特征现在正在以“黑人生命也重要”运动领导的抗议活动席卷全球,因为人们呼吁消除欧洲前帝国主义首都的殖民主义现象。

在英格兰布里斯托尔,抗议者上个月拆毁了在17世纪和18世纪主导非洲奴隶贸易的皇家非洲公司成员爱德华·科尔斯顿的雕像。

在比利时,抗议者集中力量攻击以前的统治者利奥波德二世的雕像,后者曾在殖民统治刚果民主共和国(简称刚果(金))时代施行暴政,在1885年至1908年的殖民期间,利奥波德二世将刚果(金)视为个人财产对待。

最近,比利时国王菲利普(Philippe)对在利奥波德二世时期和随后比利时人在刚果的“暴力行为”和刚果人民遭受的“苦难”表示“最深切的遗憾”,当时的暴政造成1000万人死亡。

殖民主义与现代世界

抗议者认为,殖民主义不仅构成了世界南半球,而且还塑造了欧洲和现代世界局面,奴隶贸易的收益推动了布里斯托尔、利物浦和伦敦等海滨城市的崛起,与此同时,由奴隶制创造的跨大西洋经济则滋养了工业革命。

通过拆除或破坏殖民主义时代永垂不朽特征的雕像,抗议者得以开展关于重新审视殖民主义民族叙事的辩论,并与帝国主义历史进行对抗,作者认为,这是在感官世界中消除殖民主义的一种形式,并打破了帝国主义在其他地方的幻觉。

作者在文章中指出,这种历史回顾只是消除殖民主义的第一步,而第二阶段则为承认殖民历史对塑造当今世界所特有的社会、经济和阶级不平等所产生的影响铺平了道路,进而有助于提出赔偿和恢复应有的权利。

作者最后得出结论称,欧洲为实现种族平等而进行的斗争是为达到真正后殖民主义而进行的斗争,每多拆除一座殖民主义雕像,获得这种成功的机会就会随之增加。如果殖民主义对现代世界的形成做出了贡献,除非彻底改变包括欧洲在内的现代世界组成,否则殖民主义的消除就不会彻底。

欧洲政治家埃米利奥·科隆博和尤金·斯科斯、多哥贸易部长让·阿格贝格南以及其他人在雅温得公约签字仪式上

后帝国主义时代

阿多姆·格塔乔在她的《后帝国主义时代世界的形成:自决的兴衰》一书中指出,非殖民化的经历在20世纪彻底改变了国际体系。然而,标准历史将殖民主义的终结呈现为从帝国世界到国际世界的必然过渡,在这个世界中,自决是建国的代名词,掩盖了这种变化的剧烈程度。

作者基于反殖民地知识分子和政治家的政治思想经验,例如尼日利亚的纳姆迪·阿齐克韦、美国社会学家韦伯·博伊西(Webb de Boise)、泛非运动活动家乔治·巴德莫尔、加纳独立后的首任总统克瓦米·恩克鲁玛、牙买加前总理迈克尔·曼利及坦桑尼亚前总统朱利叶斯·尼雷尔(JuliusNyerere)等人。

作者认为,这些领导人试图通过旨在塑造全球经济博弈规则的集体行动,为非支配地位建立国际法律框架。对于这些领导人而言,自决需要超越国际领域内的官方政治平等。

但是,由于区域政治联盟和新的国际经济秩序等项目中固有的矛盾,并且由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反对,这些国家领导人的努力最终失败了。

作者在其著作中谈及,非洲民族主义者和所为的“黑大西洋”(西非和加勒比地区)的激进主义者、反殖民主义者,为世界工业制定了替代性构想,以期建立一个基于平等的后帝国主义时代世界,并试图通过确保新成立的联合国内部自决权,建立非洲和加勒比地区的区域联盟,以及建立超越种族、法律、政治和经济等级制度新的国际经济秩序。

突尼斯穆斯林游击队战士与独立战争-叛军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 纽约时报

相关文章

莫扎特歌剧中这令人难忘的一幕,如今已成为了一个恰当的隐喻,即这些装饰着美国和欧洲城市景观的种族主义者、殖民主义者及大屠杀罪犯的雕像,会从基座上掉落下来,并将他们当年的历史,一起拉入地狱的最深之处。

更多文体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