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翻雕像 非洲如何铭记殖民时代象征?

纳米比亚首都温得和克的一个骑马士兵雕像保留至2013年 (德国媒体)
纳米比亚首都温得和克的一个骑马士兵雕像保留至2013年 (德国媒体)

“黑人的生命很重要”示威抗议活动已蔓延至世界各地,比利时前国王利奥波德二世(King Leopold II)雕像被拆除,历史学家将利奥波德二世统治的殖民时期称之为最血腥时期,当时他对刚果实施殖民统治,并将刚果资源作为他在布鲁塞尔的私有财产。

但是,1884年德国殖民的纳米比亚经历却有所不同。整整一个世纪,直到2013年,纳米比亚首都温得和克德国基督教堂附近的一个骑马士兵雕像都非常显眼,这座雕像如今被独立的纳米比亚开国总统萨姆·努乔马(Sam Nujoma)铜像所取代。

斯图特罗佩——这是德国在非洲殖民部队的官方名称——士兵岩石雕像手里拿着枪目视前方,代表着自1912年成立以来德国在西南非洲前殖民地的帝国势力。

在1904年至1908年之间在非洲西南部发生的赫雷罗人和纳马人之间的“种族战争”,被称之为20世纪第一次种族灭绝,许多历史学家认为这次大屠杀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第三帝国灭绝犹太人的先兆。

纪念馆纪念在压制赫雷罗人和纳马人“种族战争”期间在德国丧生的士兵和平民。

德国人类民族学专家安娜·玛丽亚·布兰德斯特(Anna-Maria Brandstetter)表示,刚果和喀麦隆也发生了类似事件,她并表示, “非洲的雕像通常不会被推翻,而是被拆除。”

南非和塞内加尔

南非西开普大学教授萨拉杰·拉苏尔(Siraj Rasul)也表达了类似观点,“许多雕像正在重新被定义,这些雕像此前的位置正在重新被分配。”

他并补充说, “每个社会都以自己的方式经历这种改变。”

尽管如此,萨拉杰·拉苏尔认真审视了沿海城市学生爆发示威游行之后,位于开普敦桌山景区内的英国殖民者塞西尔·罗兹(Cecil Rhodes)的雕像被“斩首”,他并表示,“这是对殖民人物的隐喻杀害。”

萨拉杰·拉苏尔表示,塞西尔·罗兹的殖民遗迹仍然存在。他并表示,“有必要重新审视雕像问题,这不仅仅是人们在推翻雕像问题。”

这场始于2015年初的“罗兹必须倒下”抗议运动取得了成功,塞西尔·罗兹在开普敦大学的雕像被拆除,这座雕像为了纪念19世纪末担任南非英属开普敦殖民地首相的塞西尔。

布兰德斯特还谈及解决殖民地继承问题的另一种方法,她表示,“铭记殖民时代很重要,就像铭记非殖民化过程一样,但是不同国家和社会之间存在着与过去不同的印象。”

布兰德斯特表示,思索非洲殖民经历是社会不同经历的捷径,她并表示,“欧洲无法来决定那些经历是重要的,哪些是不重要的。”

例如,在塞内加尔,格雷岛上迈丹(Maidan)的名字被改为以前的奴隶,来自格雷岛学院的杜都·迪亚谈及因美国警察暴力执法而死亡的非裔美国黑人事件,他并表示,“此前的欧洲广场被命名为自由与人类尊严广场,以此向乔治·弗洛伊德致敬。”

由于格雷岛的历史原因, “欧洲广场”此前的名字引发了“极大的争议和矛盾”。

历史档案

在纳米比亚,赫雷罗人和纳马人代表呼吁彻底清除殖民地遗迹。

赫雷罗族裔首席谈判代表及其首席官员玛纳斯·克里斯蒂娜·泽拉表示,“我认为,所有殖民地雕像都必须被拆除,并放置在纳米比亚众多博物馆中,这些雕像只能代表那些侵占我们人民的人们,对我们的人民毫无意义而言。”

泽拉表示,但是这些雕像对教育机构具有历史价值,他曾参加了德国和纳米比亚之间就赫雷罗人和纳马人种族灭绝道歉及赔偿问题进行的谈判。

在纳米比亚,对街道进行重新命名的行动很早就开始了,此举旨在帮助国家树立自己的形象。

从欧洲角度来看,旨在铭记过去的努力似乎存在一些矛盾之处,例如,赫雷罗人在纪念仪式上穿着与前镇压者使用服装类似的服装。德国种族主义问题专家戈德温·科尼斯(Godwin Kornis)——他对种族纳米比亚殖民地问题进行了研究——表示,“事实上,这是多种民族服饰混合的结果:德国人、英国人和许多个人的修改。”

德国裔哲学家汉娜·阿伦特(Hanna Arendt)在1951年表示,欧洲帝国主义在纳粹极权主义及其相关种族灭绝的发展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 德国媒体

相关文章

莫扎特歌剧中这令人难忘的一幕,如今已成为了一个恰当的隐喻,即这些装饰着美国和欧洲城市景观的种族主义者、殖民主义者及大屠杀罪犯的雕像,会从基座上掉落下来,并将他们当年的历史,一起拉入地狱的最深之处。

美国诗人和作家迈克·古尔德在1930年创作的小说《没有钱的犹太人》中,一位年轻的叙述者在当时与他的父母一起,随着“犹太复国主义领袖”一起前往布鲁克林郊区,以考虑一名房地产商人在种族隔离的住宅区所提出的购房要求。

更多文化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