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历史:反犹太复国主义的左翼犹太人

1920年3月8日在耶路撒冷大马士革门举行的反犹太复国主义的示威活动 (社交网站)
1920年3月8日在耶路撒冷大马士革门举行的反犹太复国主义的示威活动 (社交网站)

美国诗人和作家迈克·古尔德在1930年创作的小说《没有钱的犹太人》中,一位年轻的叙述者在当时与他的父母一起,随着“犹太复国主义领袖”一起前往布鲁克林郊区,以考虑一名房地产商人在种族隔离的住宅区所提出的购房要求。

通过观察被隔离的社区并探索白人与支持犹太复国主义者的人士,还有房地产商人、投机分子之间的关系,这位年轻人将反工人阶级与犹太复国的种族主义进行了比较。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试图通过武力吞并约旦河西岸30%的土地,而左翼的犹太人与以色列人则希望以色列能够重新成为帝国主义运动的背景下产生的殖民项目,并依靠种族清洗与对巴勒斯坦人民的暴力控制而存在。

世界各地的许多犹太人都反对以色列国代表犹太人民的意愿及利益的观点,目前,许多知识分子、学者和左翼活跃人士都离开了以色列,并选择了流放的生活,因为他们遭受了很多的骚扰并被剥夺了说话的权利,除了离开之外,他们别无选择。

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早在上个世纪的三四十年代,曾经存在一股广泛的左翼犹太趋势,反对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并认为后者是殖民主义的面孔之一,认为它是右翼和帝国主义民族主义的一种存在形式,而这从根本上与左翼关于“工人阶级的国际主义”中提到的普遍观点相矛盾。但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支持以色列政策的犹太复国主义者的声音则开始高涨。

非犹太复国主义的犹太主义

美国记者莎拉·拉扎尔在美国媒体上发表的报道中引用了印第安纳大学多民族文学副教授本杰明·巴塔西尔的文章,后者在这篇文章中谈及了20世纪反对犹太复国主义、帝国主义和种族主义的左翼犹太运动,以及现代犹太复国主义的殖民起源,还有左派犹太人对此所持的负面态度——他们认为这是右翼民族主义的一种表现形式。

1917年在乌克兰首都基辅举行的运动海报,上面写着“我们住在哪里……哪里就是我们的国家”,并拒绝移民至巴勒斯坦的领土上 (通讯社)

巴塔西尔在对话中强调,他的主张是否认犹太复国主义反映了所有犹太人民的意愿,他还指出,“对于美国犹太人而言,他们不仅要考虑与巴勒斯坦之间的关系,还需要考虑他们在世界上作为遭受过历史迫害的少数族裔的地位,必须考虑在这些问题上,他们想要与哪些全球大国实现和解?”

巴塔西尔补充称,“如果我们不想与极端右翼、殖民主义和种族主义的极端分子站在一起,那么,我们可以建立一种基于文化角度的犹太立场”,这代表的是反对帝国主义和反对犹太复国主义的人士。

巴塔西尔认为,在犹太复国主义出现之前,犹太人已存在悠久的历史,他还补充称,“整个犹太历史上曾出现过多次灾难性的尝试,犹太人试图通过这些尝试重返巴勒斯坦,其中最著名的一次发生在17世纪。但是,以色列大多被理解为一种文化向往,并没有犹太人真正渴望搬到那里定居,但是在奥斯曼帝国时期,仍有少数犹太人继续住在巴勒斯坦,据估计,他们的人数约占总人口的5%。

“以色列”替代品

巴塔西尔补充称,“当代的犹太复国主义,特别是政治犹太复国主义,企图依靠庞大的文化渴望与宗教文本来为自身赋予合法性,而这将会引发混乱。”

巴塔西尔指出,“现代犹太复国主义起源于19世纪末期,是欧洲民族主义运动的一种。我认为,这是试图理解它的正确方法。它曾是被压迫的少数民族创建的众多欧洲民族主义运动之一,这些运动试图从西欧和东欧的不同文化之下,构建属于同一种族的统一国家。而在19世纪末期和20世纪初期的各类犹太民族运动中,犹太复国主义只是其中一种。

这名美国学者还回顾了这些欧洲犹太人运动的先例,其中最著名的是“犹太总体阵线”,这是二十世纪初出现的左翼社会主义运动,并认为东欧是其自然的家园和土地,该运动在俄罗斯、立陶宛和波兰广泛传播,她支持犹太人在留在欧洲以抵抗当地的专制政府,并拒绝往巴勒斯坦移民。

巴塔西尔表示,“如果不是纳粹大屠杀消灭了这些国家和地区内存在的其他犹太主义运动,那么,犹太民族主义现在的处境将完全不同。”

除了这项运动之外,苏联在俄罗斯的比罗比延市以及乌克兰还存在经验,这些运动试图在犹太人居住的地区建立犹太自治区,而当时的这些运动均植根于意第绪的文化和语言。

而犹太复国主义运动正是这些犹太文化运动之一。但是,这项运动与众不同的特点是,它已经使自己走上了英国殖民主义的道路,这种关系已经在1917年的《贝尔福宣言》中展露无遗,而英国殖民主义也为在巴勒斯坦领土上实现犹太复国主义的梦想创造了合适的条件。

巴塔西尔表示,“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说,犹太复国主义是欧洲民族主义和英国帝国主义所产生的有毒混合物,并从犹太神话提供的文化储备中汲取了遗产。”

“双重忠诚”

这位美国学者在一个左翼家庭中长大,他认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前及结束之后,当时的大多数犹太人都不喜欢犹太复国主义,当时在美国甚至还对此存在一种充满自由主义的批评,指责以色列的建立,是对居住在美国的犹太人与美国之间的隶属关系的一种怀疑,并且可能对美国文化产生一种具有威胁性质的“双重忠诚”。

他还指出,“但是,对于犹太主义左派人士(包括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托洛茨基和马克思主义左派人士),他们对犹太复国主义的批评正是对民族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批判;他们将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理解为右翼的民族主义运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资产阶级,也被视为英国帝国主义的延伸。”

但是,这一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即在上世纪40年代)发生了变化,特别是在犹太人受到大屠杀之后,尽管欧洲左派犹太人意识到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犹太国家意味着一项殖民计划,并且会将巴勒斯坦人赶出他们所居住的土地。

但是在共产党负责人伯尔·布罗德于曼哈顿发表的讲话中,他宣布,只有通过驱逐四分之一的巴勒斯坦人才能建立一个犹太国家。

这名美国学者断言,犹太复国主义只是犹太运动领导人的政治选择,其中部分人致力于移民美国。他还援引英国外交大臣欧内斯特·贝文的名言称,美国将犹太人送往巴勒斯坦的唯一原因,“是因为它不想要太多犹太人留在纽约”。

摆脱帝国主义

这位美国学者强调,任何解放斗争都是来自被压迫者,因此,巴勒斯坦解放运动将为自己的斗争设定规则,但是对于美国的犹太人,他们则可以与受压迫的其他人结盟。

巴塔西尔认为,冷战摧毁了旧有的左翼犹太人及其组织,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将其余部分势力转向犹太复国主义,他还谴责美国犹太人选择“美国的帝国主义计划以及像贾里德·库什纳这样的人物”。

以色列媒体在近期发表的一篇报道中,讲述了部分来自以色列的移民知识分子的故事,其中部分人员创立了政治运动或担任左翼组织及人权组织的领导人,然后,由于他们的政治信仰和政治活动而被迫离开了他们原有的学术职位,之后,他们感到,再也无法在以色列毫无畏惧地表达他们的观点,而且他们在以色列社会中也不再占有一席之地。

在过去的10年中,有许多激进主义者离开了这个阵营,其中包括部分最重要的非政府组织的创始人,例如“打破沉默”、“妇女争取和平联盟”等,还有在1960年代初创立的反犹太复国主义社会主义运动。而在以色列共产党内部,他们提倡采取一种同时涉及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的解决方案。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 美国媒体

相关文章

更多文化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