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有声书或读书 谁会将另一个从知识宝座上移除?

一本书带你去卢浮宫目睹关于蒙娜丽莎的血腥谋杀,一个女孩被达芬奇的线条带入黑暗世界,一位作家用文字的魔法将你带到灯火通明的街道中央,你站在一家商店的角落里,那里温暖的光线与薰衣草和沉香的气味交织在一起。

当我们阅读和用指尖触摸书页时,会发生比这更多的事情,但是如果有人从你手中拿走这些书,并提议为你阅读里面的内容呢?是的,它可能有点像小时候的睡前故事,可能是由收音机或其他物品播放。当今世界,广大读者分成了两个群体,第一个想自己看书,另一个更喜欢听别人的声音读书,每个群体都有自己的论点和逻辑。

有声读物的进军

多年来,有声读物一直被视为图书生产和出版过程的副产品,为了便利那些难以获得纸质书或因视力问题、文盲或阅读障碍而无法阅读的人。但是当市场要求有声读物与纸质书和电子书同时制作和出版,当营销人员以技术进步为由来说服消费者通过有声读物实现多任务处理和提高生产力时,情况发生了变化。

近年来的趋势显示,不同国家的有声读物市场蓬勃发展,这些书籍的销售利润不断上升。以美国为例,2019年有声读物的销售额比2018年增长了18%,达到12亿美元,而人均阅读的有声读物数量从2019年的6.8部上升到2020年的8.1部。在加拿大,2019年有声读物销售额占图书总销售额的5%,而2018年为3.6%。英国体现了最大的不同,与2018年相比,2019年的数字图书销售额平均增长了43%,利润估计为6900万英镑。

有声读物的这种上升趋势可以追溯到上个十年之初,但全球大流行加快了这种趋势。新冠疫情扰乱了出版业,推迟了书籍印刷,关闭了许多商店,使读者数月难以获得供以阅读的书籍。随着居家隔离的实施,人们想方设法寻找可以消磨时间的方法,数字书籍成为一种选择。尤其是各种电子设备和应用程序层出不穷,人们可以不受限制地下载和购买有声读。

未来的市场

有声读物有很多促进其传播和流通的优势,例如提高发音和会话能力。听书时,人们能够注意到不同单词的正确发音,以及语调、停顿和重音,这对学习任何语言来说都是必要的。有声读物还有助于多任务处理,高效管理时间。人们可以在听有声读物的同时轻松执行不同的任务,例如洗碗、锻炼或开车。

有声读物还有助于培养批判性听力技能,包括对音频材料的分析和评估,提高注意力和专注力,因为回头重听遗漏的内容确实是件麻烦的事情。此外,传统阅读具有的诸多优点,如趣味性、改善心理健康、增强感受以及建立对事件和故事的同理心,有声读物同样具备。

有声读物也有助于吸引更多的人进入阅读和知识的空间。英国国家扫盲信托基金会(National Literacy Trust)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25%接受调查的儿童和青少年证实,听有声读物或有声节目增加了他们对内容的享受;与不喜欢听有声材料的样本成员相比,听众对书籍的消费意愿高于同龄人;且多位参与者表示,他们认为倾听可以帮助他们放松并摆脱焦虑,从而改善他们的心理健康。

该机构的另一份报告表明,有声读物成功地引起了儿童对文本的情绪反应,而这在进行传统阅读的读者身上并没有观察到,特别是在那些有阅读困难的人群中,这可能是由于讲述书面故事的人声的存在。有声读物对家庭也很有帮助,它们可以用于家庭成员之间的集体活动,以及睡前故事。对于那些不相信自己为孩子读书的能力或者对此有困难的父母们,有声读物不是为一种特别的选择。但是。如果将有声读物的好处与阅读书籍的好处进行比较呢?

尽管有一些科学研究试图比较倾听和阅读对成人理解的影响,但研究显示出相互矛盾的结果。其中一项研究由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彼得·罗戈夫斯基、加利福尼亚大学的芭芭拉·卡隆和宝拉·塔拉尔进行,目的是测试人们在倾听或阅读后理解和记忆信息的能力。研究人员将参与者分为三组,一组阅读,一组倾听,一组阅读和听力一起。研究结果表明,三组之间没有差异,无论阅读材料的类型(科幻小说、教科书、新闻等)、样本成员的参数(教育水平、学术成就、使用技术的能力等),甚至是可供阅读的书籍类型(纸质书或电子书)等许多因素的改变。

阅读的群体如何回应?

在大脑内部,听书和读书的工作方式相对不同。读书激活大脑中参与视觉处理的区域,这与听有声读物实现的听觉处理激活的区域不同,尽管语言学家认同,理解小说、情节等相关的心理活动并不根据书籍的形式不同而有所不同。这里,另一个理论来了,即信息的保存和记忆能力;一个人要想更长时间地记住信息,就必须与它进行更长时间的整合和互动,这在阅读一本书时能够实现,尤其是科学和学术领域的书籍。

读书会让你忙个不停,很难同时完成其他任务,这可能就是为什么读书在让人储存和记住所呈现的信息方面优于有声读物的原因。为了验证这一点,滑铁卢大学的研究人员丹尼尔·斯迈克、主教大学的乔纳森·卡里尔和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崔西·苏萨分析了材料阅读或倾听模式对走神和材料回忆的影响。他们让参与者执行了三种特定文本输入模式:大声朗读文本、听另一个人朗读文本、默读文本;然后测试他们的认知成果。结果表明,大声朗读文本引起的走神程度最小,听读文本时走神程度最大,记忆材料的程度最低。

这项研究是新的证明,与听音频材料相比,传统阅读体验为读者实现了与材料的更大融合、更少的注意力分散和更好的记忆。研究人员通过研究每种方法所需的身体活动量作出了解释。阅读材料需要眼球运动和词汇发音,因此需要更高的注意力和更少的走神。对此还有另一种解释,那就是随着身体越来越多地参与到阅读任务中,走神的迹象会更加明显,更容易被注意到,然后使人迅速回神。

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人断言有声读物不会取代读书,特别是,如果信息是专业、实用和难以理解的,这意味着理解它需要大量的整合,而这仅能通过阅读书籍实现。此外,还存在一群不喜欢听材料或音频的人,他们倾向于读书,因此很难将有声读物强加给他们,尤其是在学习场合。

阅读书籍也有助于提高听力技巧,尤其是在学习外语时。掌握了二十种语言的语言专家史蒂夫·考夫曼的建议是,提高任何语言的听力技巧都需要阅读这种语言的文本,他认为看单词可以增强一个人记住单词及其用法的能力。

对于喜欢速读的人来说,阅读书籍似乎也优于听有声书。人的文本阅读速度在每分钟250到300个词之间,但易于听众理解的推荐语速介于每分钟150到160个词之间。

那么,听书还是读书,似乎取决于个人喜好、书籍类型和最终目标。当执行各种任务时想听些声响、难以获得纸质书或者纸质书与有声书成本相当时,阅读可以是为了娱乐;至于以分析或学习为目的的阅读,带着随时可以回顾前几页的要求,或者为了让自己完全沉浸在书中而使用更多感官,这些需要的是纸质书。毫无疑问,您可以将有声读物和图书馆中可供阅读的书籍结合起来,这没有什么坏处。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