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和阿拉伯语翻译的影响 这就是欧洲精英的形成方式

成立于1088年的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是塑造欧洲精英思想的欧洲大学之母(维基共享)
成立于1088年的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是塑造欧洲精英思想的欧洲大学之母(维基共享)
阿卜杜勒·拉赫曼·马扎希尔·哈卢什-卡米什利

14世纪的欧洲精英仍然受制于教会的权威,无法脱离教会的认知体系,但是存在两个重要事件促使其从教会权威中解放出来,即14世纪瘟疫冲击和君士坦丁堡在15世纪中叶落入奥斯曼帝国手中。

黎巴嫩作家和思想家瓦利德·努埃希德(Walid Noueihed)在文化出版社发行的《欧洲精英1400-1920年的崛起》一书中观察到了始于15世纪的那一刻,并在改变了旧的贸易路线(丝绸之路)且越过远洋轮船之后得以发展。

努埃希德通过书中所说的“用知识来拥抱城市主义”来追溯欧洲精英之路,这导致了16世纪教会权威的破裂和叛乱事件的出现。

精英在改变中的作用

在本书的引言中,作者将精英定义为由文化和社会渊源不相称的支流组成的阶层,因为其通常是选自土著群体(宗派、宗派、阶级、种族和宗教)的少数群体。精英不是阶级或党派群众,而是是在意识和思维上不一致的最高机构,其充当导师或影响公众舆论的角色。


努埃希德在他的《欧洲精英1400-1920年的崛起》一书中讨论了文艺复兴时期的形成因素[半岛电视台]

作者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精英不仅意味着知识分子、思想家或哲学家,而且还包括众多医生、工程师、发明家、发现者、官僚和国家机构中的部分雇员,在传统的兴衰过程中,这些国家机构已成为教堂组织的竞争力量。

努埃希德认为,自15世纪下半叶以来,欧洲大陆见证了欧洲精英意识的一个非凡转折点,在这个过渡时期出生的一群人,他们将在16世纪初占据重要地位。

就在上述那个过渡时期,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于1452年出生,尼古拉·马基雅维利(Niccolo Machiavelli)于1469年出生,哥白尼(Nicholas Copernicus)于1473年出生,路易斯·菲格斯(Louis Figes)于1492年出生。作者强调称,这一精英阶层的部分人员致力于使天文学家现代化,以为船舶和完成海上航行任务提供便利。

另一方面,贝鲁特法国近东研究所研究员哈姆丹·奥克拉(Hamdan Al-Oklah)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发表声明称,精英概念意味着所在领域的杰出思想家,因此,这一概念仅限于创立了现代性概念的哲学家和思想家,他们将欧洲大陆带入了文艺复兴时期。

精英二元论与教会

努埃希德认为,在直到15世纪末之前,天主教会一直统一着欧洲,直到新教运动发动了一场反对上述所有思想的革命,这为精英阶层提供了超越教会视野的理性解读的机会,因此,革命来自教会并同时反对教会。

作者表示,教会成为向公众提出的所有问题提供参考意见的严重障碍,对立打破了那些庇护所的局面,发明、发现和百科全书帮助平行的精英们提供了替代性答案,这些答案开始迫使他们出现在与时俱进的细分领域,因此这些精英们成功地确立了自己在创造当代意识方面的领导作用。


作家瓦利德·努埃希德出版了《马克思主义批评研究》、《胜利时代》和《反对家庭精英》以及《阿拉伯思想家和书写历史方法》等书籍[社交网站]

文化摩擦

作者强调说,关于阿拉伯伊斯兰文明在复兴欧洲文明过程中所发挥作用的解读,是其无知地采取了完全排斥的方法,并声称产生了有限而简单的效果,另一种看法则是认识到欧洲的崛起与伊斯兰教在地中海文明框架中的作用之间存在联系。

努埃希德指出,当时的欧洲多数派受益于安达卢西亚的穆斯林征服者,并且在欧洲文明开始之初,其根据一系列继承的规则为基础来发展欧洲的现代公民进步。此后,在连续数十年的独立累积发展后,欧洲开始放弃穆斯林征服者的传统,重新建立自己的独立体系。

作者提到了在从阿拉伯语翻译至欧洲语言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的翻译者的名字,例如非洲的君士坦丁(生于11世纪,出生于突尼斯迦太基),他精通阿拉伯语、希伯来语、希腊语和埃塞俄比亚语,并且翻译了医学和哲学书籍,君士坦丁重点翻译了哈奈尼·本·伊斯哈格(Hunayn ibn Ishaq)、阿里·本·阿巴斯·马祖西(Ali ibn al-‘Abbas al-Majusi)、伊斯哈格·伊斯拉伊(Isaac Israeli)、本·贾扎尔(Ibn al-Jazzar)的书籍。

创造历史

努埃希德强调称,阿拉伯语作品的翻译和转移在罗马人皇帝之一弗雷德里克二世(1212-1250年)统治期间得到了发展,弗雷德里克二世熟悉包括阿拉伯语在内的九种语言,并在翻译学家雅各布·安纳托利(Jacob Anatoly)帮助下翻译了托勒密和伊本·拉希德的书籍。弗雷德里克二世还依靠当时正在西班牙学习的苏格兰翻译家迈克尔·斯科特(Michael Scott),翻译了托莱多卡斯蒂利亚图书馆中的很多阿拉伯文学作品。

努埃希德提及了很多重要人物的名字,这些重要人物有助于将伊斯兰科学和伊斯兰哲学从阿拉伯语翻译至拉丁语。其中最重要的是英国哲学家阿德莱尔·巴蒂(Adelaar Al-Bathi,1070-1150),他是一位重要的翻译家,并提高了英格兰国王亨利二世的教育水平。西班牙哲学家雷蒙德·拉尔(Raymond Lull,1232-1316)精通阿拉伯语,并说服教皇建立阿拉伯语、阿拉姆语和希伯来语学校的必要性。

努埃希德表示,伊斯兰文明对欧洲的影响是三种文化与和平相互摩擦产生的结果,以当时的丝绸之路为代表,并体现在暴力——尤其是法兰克战争——之上。但是,文化摩擦才是最重要的因素,因为哈瓦宰米(al-Khwarizmi)、布卢尼(Al-Biruni)、伊本·哈斯米(Ibn al-Haytham)、盖兹里(Al-Ghazali)的作品被翻译传播,同时,有关金融、医学手术和农业方面的书籍也不断被翻译传播,这些名字直到后来才被人们视为欧洲精英的代名词。


德国首相俾斯麦代表德国举行的1878年柏林会议[维基百科]

至于叙利亚研究员哈姆丹·艾克拉则拥有另外一种看法,他认为,伊斯兰文明不仅因为其宗教结构而对精英阶层崛起产生影响,而且还由于阿拉伯语的丰富性,并受到其道德基础和认知原则的支持。

瘟疫或黑死病

努埃希德表示,(公元1348-1393年)席卷整个非洲大陆和地中海盆地的大瘟疫导致丝绸之路的部分贸易中断,并造成了产量下降、生活补助下降、人口下降、贫困扩大、饥荒蔓延、混乱以及对末日(人类与宇宙的终结)的恐惧,转向迷信并寻求奇迹,以摆脱世俗的破坏。

努埃希德解释说,当瘟疫敦促欧洲精英思考并寻求治疗这种疾病的方法时,这场灾难发挥了积极作用。

努埃希德认为这一阶段具有极大的讽刺意味,因为伊斯兰世界进入了一种不温不火的状态,并屈服于这场瘟疫,其退缩至寻求神灵的救助,而面临瘟疫的欧洲世界则走向了研制战胜黑死病疫苗的方向发展。

努埃希德补充说,瘟疫冲击向帮助欧洲向前迈出的有利一步,知识和城市领域将取得进一步发展,这一挑战鼓励欧洲精英们努力研发药物和实验室,并发明药物来阻止这种流行病的蔓延。

科学发展阻止了教会的介入,因为其需要一种医学发现来减少欧洲大陆的恐慌和灭绝。

努埃希德解释说,瘟疫大流行是黎凡特和马格里布伊斯兰文明的灾难,其中包括乡村、城市、贸易和农业,在半个多世纪时间里,这些文明遭受了死亡、萎缩和干旱以及部分精英的灭亡,欧洲发生的情况与此相类似,但欧洲大陆成功地控制了这场大流行并成功应对了这种流行病的影响,这使其有机会超越来自地中海另一岸的竞争对手。

理性时代

作者还提及船舶在欧洲复兴中的作用,亨利·阿尔·法特(Henry Al-Fateh,1394-1460年)监督了一项计划,成功发现大西洋水道,而这项计划得益于地中海商业城市造船业的发展。

根据努埃希德的说法,在随后的政治、认知和地理变革之后发生了重大变化, 在政治方面,西班牙成功地结束了伊斯兰在欧洲的存在,格拉纳达王国于1492年倒台。 就在这一年,克里斯托弗·哥伦布(Christophe Columbus)成功地闯入了大西洋并到达了美国,当时却并不知道他已经取得了当代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地理成就。

努埃希德认为,教会在欧洲社会中地位下降和神职人员威望相对薄弱(牧师制)是十七世纪欧洲精英时代的开端,因为弗兰西斯·培根、伽利略、霍布斯和笛卡尔的作品和著作,以及帕斯卡、斯宾诺莎、牛顿、洛克和莱布尼茨的作品都熠熠生辉。如果没有他们,欧洲将无法成为我们现在所了解的欧洲。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文体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