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哲学家的惊人评论 欧洲及其古老文明会崩溃吗?

法国当代哲学家米歇尔·翁福雷谴责法国抗击新冠大流行的方式,并认为这是欧洲的倒退
法国当代哲学家米歇尔·翁福雷谴责法国抗击新冠大流行的方式,并认为这是欧洲的倒退盖帝图像

法国当代哲学家米歇尔·翁福雷(Michel Onfray)不断提出令人惊讶和震惊的评论引发了诸多争议。在与新冠病毒大流行有关的最新评论中,翁福雷在接受法国《观点》(Le Point)杂志采访时表示,欧洲已经成为“新的第三世界”,他并表示,新冠病毒疫情的爆发与欧洲意识形态的崩溃同时发生,而欧洲意识形态遵循的是仅以赢利为目标的自由政策。

这位法国哲学家-——他被认为是法国后现代哲学家的延伸,以其多达数十篇的丰富作品而著称——谴责欧洲政府在应对新冠病毒大流行方面的效率低下,并呼吁阅读法国哲学家米歇尔·德·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的著作,他因个人反思和对独立的承诺而闻名,直到1592年离世。同时,翁福雷并呼吁观看法国电影导演雅克·塔蒂(Jacques Tati)的电影,作为对强制隔离措施所持立场的一部分,雅克·塔蒂展示了获得国际大奖的重要故事片。

古老大陆的衰落

翁福雷认为,根据其著作《衰落》一书中的分析,新冠病毒大流行将标志着 “犹太-基督教文明的崩溃”的新阶段,在这本著作中,翁福雷认为西方文明正在不断崩溃,并且处于金字塔状态,他并指出,缺乏真正的文学和艺术创造力体现了西方的衰落。

根据这位法国哲学家的说法称,这场新冠病毒大流行表明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的无能,也表明了法国总统演说中的前后矛盾(例如呼吁民众留在家中与走出家门进行投票),这导致对“听话”总统的不信任。

翁福雷还表示,欧洲意识形态正在瓦解,这是因为自由主义政策表明将老年人安置在医院走廊中并让他们自生自灭的举措是合理的,同时,医疗队被抛进了“战区”,却无法为他们提供口罩甚至是酒精消毒剂;这不仅仅预示着欧洲意识形态的崩溃,而且充分显示了崩溃的方式。

翁福雷表示,媒体全天候监控死亡情况,并将法国人置于这一生存困境之中。

全球化的崩溃

在谈到中国以援助形式运送一百万个口罩以及这如何凸显欧洲人的极端软弱问题时,翁福雷明确表示,这就像苏联解体时,西方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直在幻想着马克思列宁主义帝国的成功。

事实上,这种流行病表明,欧洲——在过去的25年中一直是世界经济大国——可能会加入注定要衰落的伟大世界帝国行列,这体现在其无法为接收新冠病毒感染者的医疗队生产口罩。简而言之,这位哲学家表示,“欧洲已经成为新的第三世界。”

根据这位法国哲学家的说法,所有人都认为,即将到来的危机将主要是经济危机,但使世界崩溃的却是病毒。

翁福雷在解释这种错误判断的原因时指出,新冠病毒与全球化经济有关。他对自己的观点进行解释指出,自由经济使赢利成为所有政策的目标和目的,并提出质疑称,为什么我们要生产和储存口罩?他并表示,这使得健康服务成为可以提供金钱以换取服务享受的独特专权。

翁福雷补充说,“不能否认新冠病毒暴露了经济选择这一事实,因此,法国从1974年至1981年担任总统的瓦莱里·吉斯卡尔·德斯坦、弗朗索瓦·密特朗和伊曼纽尔·马克龙都遵循了这一政策。”

哲学的乐趣

有关居家隔离举措,翁福雷建议阅读斯多葛派哲学家马库斯·奥雷留斯(Marcus Aurelius)的著作,他是帝国动荡和沦陷前帝国“五个最佳皇帝”之一,于公元96年至180年统治罗马,他的个人日记《冥想》(Meditations)作为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自助和精神经典之一。马库斯·奥雷留斯在他的国家正经历一场激烈战争时写下了这部作品,尽管他不想向公众公开,但这成为斯多葛哲学最重要的著作之一,而奥雷留斯则体现了哲学家柏拉图的梦想,即统治者是哲学家。

翁福雷还建议阅读拉丁哲学家和作家卢修斯·塞内卡(Lucius Seneca,卒于公元65年)的作品,他创作了九部悲剧作品,体现了他的道德和坚忍哲学,其人物在理性与情感之间进行了戏剧性的斗争。

这位法国哲学家表示,这些伟大的作家可以被认为是与卓越逆境作斗争的哲学家。正如他所说,他们提供了与焦虑、恐惧、痛苦、衰老、疾病、痛苦、背叛和死亡作斗争的建议。

关于这段时期的无聊感,翁福雷表示,他一直不曾感到无聊,因为书籍对他来说是摆脱所面临所有困境的一种方法。

这位法国哲学家引用法国作家和哲学家孟德斯鸠的话说,“读书对于我来说是驱散生活中的不愉快的最好手段。”因此,翁福雷认为,无法想象别人会感到无聊。在这个世界位于我们自己之外的广阔时代,无聊意味着除了自己之外,什么都不做。

教育与儿童

关于远程教育框架下应该教给孩子什么的问题,翁福雷表示,应该教给他们如何阅读、写作和计算,继而教给他们分析、思考和获得批判性的心智,这在“虚无主义者”看来,这些都是反动的东西,而“虚无主义者”多年来以进步态度来表现自己。

除此之外,翁福雷在接受法国杂志采访时还表示,这种教育方法还可以用来做学校尚未真正完成的工作,即艺术教育,这是一门真正的敏感学校。

翁福雷还补充说,可以向儿童教授诗歌和诗集以及故事,并让他们了解戏剧或歌剧、课本文学作品,并让这些儿童了解智能场景。

无视科学

在谈到无视科学话题时,翁福雷强调称,“科学”一词不应成为批判性思维的障碍。

关于这场危机在欧洲社会引起公民和道德爆炸的可能性,翁福雷表示,这场危机将带来严重后果,预示着愤怒的增加。

翁福雷还补充说,目前对表达有关隔离封锁以及思想和道德上的纷争的愤怒之情持保留态度,但是根据这位法国哲学家说法,这场危机不会主动恢复最终被法国五十年公共广告所摧毁的公民精神。

最后,翁福雷对关于过去历史事件可能会激发欧洲人重建自我的问题发表评论称,出于对当前的了解而对过去进行搜索是没有意义的。对于那些发挥自己的才能、思想、思维和批判性思维的人来说,当下就足够了。

翁福雷被归类为“反自由左派”之一,他在著作中介绍了伟大的哲学思想,他认为,哲学是一种存在的艺术,其哲学目标是通过感官和知识上的愉悦实现幸福,而翁福雷的著作《反哲学史》则承载着一种解放的意识,他试图将哲学简化为对公众所用,而不是由学术和专业精英所垄断的专属物,翁福雷提出了“哲学属于所有人”的口号。

来源 : 法国媒体

相关文章

更多文体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