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姆斯基:呼吸机的匮乏揭露了资本主义的残酷与美国的失败

美国著名思想家、政治活动家、语言学家乔姆斯基(Noam Chomsky)
美国著名思想家、政治活动家、语言学家乔姆斯基(Noam Chomsky)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范围内的迅速传播,各国采取的抗疫措施也不断升级,其中部分国家还对出入境旅行实施了禁令,从而使这场危机形成了对全球化进程的“巨大考验”,与此同时,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主导全球的“自由市场”和“国家不干预经济”等原则,也受到了巨大的考验。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地区,都处于恐惧与担忧之下,唯恐其人口会被病毒无情吞噬。
 
美国著名思想家、语言学家乔姆斯基(Noam Chomsky)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谈到,“新自由资本主义本身,正是美国在应对新冠疫情时遭遇失败的原因所在”。需要指出的是,乔姆斯基是当今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公共知识分子之一,曾撰写120余本著作,发表文章数千篇,获得过无数的奖项,目前是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社会和行为科学学院的荣誉教授。
 
乔姆斯基表示,在这场新冠肺炎疫情出现的很久之前,就已经预料到了世界大流行的出现,但是处理这类危机的必要预防措施,却因经济体系的残酷性所阻止——这种经济体系根本不在乎防止未来的灾难,因为这在经济上是无利可图的。
 
野蛮的自由主义
 
这位美国思想家以其对“野蛮的自由主义”及对美国历届政府的外交政策的尖锐批评而闻名。乔姆斯基解释称,美国在应对危机方面的有着糟糕的记录。

他还指出,多年以来,科学家们已经对大流行疫情的出现发出了警告,特别是自2003年非典爆发之后。乔姆斯基认为,自那时起,建立快速响应制度以应对疫情扩散的时机就已经成熟,并需要储备必须物资,采取措施研发相关病毒的预防和治疗模式。

 
乔姆斯基补充称,但是科学的理解还不够,“必须有人付之实践”,但是由于当代社会和经济体系的弊端,这一选项被取消。
 
乔姆斯基指出,“市场信号非常明确,预防未来的灾难无利可图。政府原本能够进行干预,但是,由于资本主义所奉行的理念——政府正是麻烦,这种干预是不被允许的,这就意味着,必须将决策权完全移交商界,而该领域却只重视行业与个人利益,缺乏关心公共利益的个体。”
 
乔姆斯基补充称,“随后的几年给不受限制的资本主义制度一剂苦药,野蛮的新自由主义由此产生了扭曲的市场形式。”
 
在应对疫情的过程中必不可少的呼吸机出现匮乏,从而使资本主义的顽固弊端暴露无遗。乔姆斯基指出,美国卫生部在疫情发生之前已经预测到了出现世界大流行的可能性,并与一家小型公司签约,以生产廉价且易于使用的呼吸机。
 
乔姆斯基补充称,但是后来,资本主义的逻辑却对此进行了干预。一家大公司收购了这家小公司,并将该项目边缘化。“在2014年,这家大公司没有向政府交付这批呼吸机,而且根据3名美国联邦医疗研究机构前任官员们的说法,该公司的高管们还向该机构的官员们表示,他们想要取消合同,因为这项合同为公司创造的利润不足。”
 
新自由主义的危险
 
乔姆斯基认为,这场危机凸显了雇用私营公司对公共医疗领域所构成的风险,这些公司重视的只是实现利润最大化,这通常与政府为未来危机作准备的目标不相一致。
 
这位美国思想家表示,按照新自由主义学说,正如诺贝尔奖获得者、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所言,公司高管的任务是实现利润最大化。对这项“道德义务”的任何背离,都将摧毁“文明生活”的基础。
 
乔姆斯基指出,新冠危机产生的花销将非常巨大,甚至令人震惊,特别是对于贫穷和弱势群体而言,他认为,美国现政府虽然提前得到了有关可能发生重大疫情的警告,却仍然选择以商业的方式来处理危机,如果我们对这种后果加以考虑的话,我们会发现,这可能会产生历史上最大的罪行。
 
乔姆斯基表示,我们很容易将应对这场危机的灾难性反应归咎于特朗普,“但是,如果我们希望避免未来再次发生灾难,我们就必须看到以后,特朗普上台的背景,是一个在持续40年的新自由主义中已经病态化了的社会”,“自里根总统和撒切尔夫人上台以来,资本主义就进入了新自由主义时代”,乔姆斯基认为,里根对富人的慷慨,与今天发生的一切有着直接关系,这导致了政治变革并带来了可怕的后果,该政策旨在为少数人谋取利益,而其他人则因此陷入困境。
 
乔姆斯基在评论中指出,那些重视在当前的危机之下重建一个适于生存的社会的人们,他们对历史学家维杰·普拉萨德的呼吁进行回应将是一件好事,后者认为,“事情不会恢复如常,因为这种如常的状态正是问题所在。”
 
开创性的学者
 
乔姆斯基被誉为现代语言学创始人,他提出了开创性的“句法结构”等理论,对20世纪的语言学理论作出了重要的贡献。自加入亚利桑那大学社会和行为科学学院以来,他还多次对其提出的语言学理论进行了修改,但是保持了最基本的假设。他还提出了“语言与思想”,“句法理论”和“最简方案”等理论。
 
在政治领域,除美国外交政策外,乔姆斯基对无政府主义哲学早有兴趣,并在媒体上对自由资本主义进行了广泛的批评,因此,他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称为“无政府主义反对者、自由社会主义者”。
 
1968年,乔姆斯基因支持学生抗议运动,而被当时的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列入“国家公敌”的名单,并数次被捕。1967年,乔姆斯基在其文章《知识分子的责任》中,提出对美国军事入侵越南的反对,而被列入“新左派”的名单。
 
乔姆斯基认为,2001年9月11日发生的袭击之所以著名,只是因为它是针对西方的外部行动。他还指出,没有人记得发生在1973年9月11日发生的事情,当时,美国支持了智利的一场流血政变。
 
乔姆斯基还反对2003年美英对伊拉克的入侵,他后来还强调,正是这场入侵,摧毁了伊拉克社会,并使宗派主义趁机崛起,才为ISIS的出现创造了适宜的环境。
 
乔姆斯基认为,美国担心阿拉伯地区会出现任何真正的民主,特别是随着阿拉伯之春革命的爆发以及其统治世界的力量的衰退。
 
乔姆斯基在2012年10月访问了加沙地区,并与加沙人民团结在一起。乔姆斯基总是强调,以色列采取的是使风险最大化的政策,“这些政策选择牺牲安全而实现扩张,导致了道德败坏与国际孤立,并剥夺其合法性,并可能最终导致其毁灭。”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 美国媒体

更多文体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