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大流行如何滋养美国仇恨?

2015年在美国针对黑人的反种族示威活动(维基共享资源)
2015年在美国针对黑人的反种族示威活动(维基共享资源)
你对流行病了解得越多,就越会意识到这是一种心理现象,因为它不仅与病毒感染和患病有关,而且是通过人们的行为及其行为方式形成的。
 
澳大利亚精神病学学者斯蒂芬·泰勒(Stephen Taylor)在他的《流行病心理学》一书中指出,流行病学季节与种族主义有关,并归咎于某些人群,部分原因是“人类本质上是部落的”。
 
另一方面,当人们同意做某些事情——例如遵守卫生规则、抗击感染和遵守社会隔离——时,流行病得到了控制,其传播受到了限制;但是如果人们出于各种心理原因拒绝这样做,那么该流行病将继续传播。
 
在历史性流行病的案例中,存在种族主义、恐慌和极端焦虑感、急于住院,人们对自我隔离和其他形式的社会隔离感到沮丧,很明显,心理学对于理解人们如何应对流行病的威胁非常重要,我们在当前新冠病毒大流行中确实注意到了所有这些情况。
 
如果说爱是哥伦比亚著名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的小说《霍乱时期的爱情》,那么美国白人种族主义者的仇恨是与新冠病毒大流行平行的精神疾病。
 

澳大利亚精神病学学者斯蒂芬·泰勒撰写的《流行病心理学》一书[半岛电视台]
 
仇恨蔓延
 
哥伦比亚大学现代阿拉伯政治与思想史教授约瑟夫·马萨德在英国中东眼网站发布的报告中表示,美国的种族主义者——无论是自由派还是保守派——都仇恨美国白人和非美国白人,并仇恨非美国人,无论肤色如何。就像在入侵他们的国家杀害他们并掠夺他们的土地时对美国土著的仇恨,就像被奴役的非洲裔美国人一样,以及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非白人和德国移民,及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日裔美国人。
 
该报告中指出,自那以后,美国白人对所有美国帝国主义者的种族仇恨已经表现出来,从印度中国和拉丁美洲到阿拉伯人,再到穆斯林,后来又发展为包括美国来自俄罗斯和中国的竞争对手。
 
自从中国武汉市爆发新冠病毒大流行以来,据报道,反华种族主义的推文增加了900%。
 
鉴于特朗普针对新冠病毒的种族主义运动,联邦调查局警告说,针对亚裔美国人的仇恨犯罪有所增加,并报告称,“亚裔美国人家庭的三名成员——其中包括两岁和六岁的两个孩子——被刺伤,被告强调称,他刺伤这个家庭的成员是因为他觉得这个家庭是中国裔,正在向人们传染新冠病毒。
 
除了“中国病毒”以外,白宫文件上的新冠病毒还有其他名称,包括“功夫流感”。一些美国种族主义政客和评论员也指责中国人的饮食习惯是新冠病毒传染来源。
 
但是这种种族主义没有考虑到西方人的鸡蛋饮食习惯是否导致了诸如英格兰的疯牛病和美国的大肠杆菌等疾病的传播。
 

在此背景下,非洲裔美国记者埃利·米斯塔尔提出质疑称,这些白人种族主义美国人——其中包括指责饮食习惯传播这种病毒的狂热参议员约翰·康宁——是否会反对将大肠杆菌病称为“美国牛仔废物流行病”的想法。 

 
自由派仇恨
 
这位作家指出,如果自由派美国民主党人和一些自由派美国媒体批评特朗普的反华种族主义,他们也会助长对中国以及古巴、俄罗斯、伊朗和委内瑞拉等其他国家的仇恨。这使我们想起了在与苏联冷战时期蔓延的政治和思想文化。
 
尽管世界上许多国家都赞扬中国在控制新冠病毒方面的成功以及在帮助其他遭受流行病困扰的国家上的慷慨解囊,但美国自由媒体却发表了有关中国向各国提供援助的背后邪恶动机的文章,并试图质疑中国在抗击新冠病毒疫情所取得的成功。
 
马萨德还补充说,美国国务院正忙于丑化派往世界各地以援助诸如意大利等受新冠病毒影响的古巴医生的形象,俄罗斯仍然是美国媒体攻击的目标。特朗普的努力未受到任何自由主义者的称赞,他别无选择,只能自夸他在大流行时期的表现。
 
虚假国家
 
作者表示,大流行病揭示了美国及其在欧盟的新自由主义盟友“只是虚假国家,其不仅未能够使民众免于疾病,而且随之采取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导致死亡和苦难的增加”,他指责自由主义思想家数十年来捍卫新自由主义总统,并指责他们应该为摧毁美国这个福利国家及其卫生部门负责。
 
与此同时,马萨德表示,美国帝国主义政策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中找到了另一个机会,以表达其侵略性的仇恨,并加紧努力摧毁其在伊朗、伊拉克、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的敌人。
 
大流行前后
 
根据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学者说法称,在大流行期间,美国司法部宣布对包括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在内的委内瑞拉多位高级官员提起公诉,指控他们为“麻醉恐怖主义”,并提供数百万美元的奖励金,以获取导致其被捕或定罪的信息。同时,国会——由多数白人民主党人主导——花费了一些时间通过一项法案,以试图推翻尼加拉瓜民主选举产生的政府。
 
作者强调说,即使在新冠病毒爆发情况下,以色列仍然对巴勒斯坦人怀有仇恨,新冠病毒威胁到管理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与管理被封锁的加沙地带的以色列之间的区域合作。
 
作者还补充说,有一个明显的事实是,在大流行爆发之前就存在着美国白人种族主义者仇恨和帝国主义的侵略,更不用说欧洲种族主义、殖民仇恨和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的种族主义了,这些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前已经存在,并将在当下和未来继续存在。
 
最后,作者解释说,新冠病毒大流行下的仇恨情绪也曾出现在其他时刻,根据作者的说法称,当前的大流行只是帝国暴力和仇恨蔓延的另一个场合。
来源 : 中东之眼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文体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