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的天堂 西方探险如何将大洋洲群岛变成地狱?

太平洋上,智利复活节岛上的神秘岩石石像(电子网站)
太平洋上,智利复活节岛上的神秘岩石石像(电子网站)
在关于欧洲人开始接触波利尼西亚群岛(分布在太平洋上并分属于不同国家的一千多个岛屿)上的原住民的任何讨论中,诸如英国航海家詹姆斯·库克等人为发现欧洲东部的澳大利亚、夏威夷群岛和新西兰做出了贡献,这样的想法不可避免地涌现。
 
从偏远的复活岛的海滩到巴布亚新几内亚的茂密雨林,太平洋群岛是地球上享有文化多样化最丰富的人们的家园,该地区拥有各种独特的艺术形式,从精致的装饰品到小船和迷人的会议厅。群岛上的艺术令人眼花缭乱,自库克船长的远征探索之旅起航以来,他的第一次航行始于250年前的1768年,这些艺术启发了诸多欧洲艺术家。
 
弗朗索瓦·雷纳德在一本法国杂志上介绍了澳大利亚血统史学家尼古拉斯·托马斯的《大洋洲》一书。尼古拉斯·托马斯被认为是太平洋历史领域最伟大的专家之一,他使用“大洋洲”一词指代澳大利亚和附近的岛屿以及马来群岛和马来群岛和太平洋岛屿,如美拉尼西亚、密克罗尼西亚和波利尼西亚。
 
雷纳德称,这本书向我们讲述了从欧洲人和印度洋岛民之间发生首次接触的18世纪后30年到下个世纪末的这段时期内,整个地区最终被各个殖民势力所分割。
 
弗朗索瓦·雷纳德称这本书之所以出色,有两个原因:一是主题,它反映了一个世界的迅速转变,其所有文化和宗教基础在几十年之内崩溃瓦解,这个世界试图依据乘坐大船抵达这片土地上的新来者所施加的其他规则来重建自己的形象;二是叙述方式,作者摆脱了历史书籍中传统的军事政治叙述方法,而选择了拼接式的叙事方式。
 
因此,作者画了一张像冒险故事一样的通俗易懂的图画,通过在研究中搜集到的海事记录、当时的新闻、法院报告和图书馆中被忽略的故事等,作者提取出数十个有关个人命运的事件来重构过去。
 

第一条纽带

 
在广阔的海洋剧院,托马斯告诉我们的这场大型悲剧的主角是谁。18世纪70年代,欧洲探险家,例如库克和布干维尔,他们发现了大部分太平洋岛屿。据称,英国的塞缪尔·沃利斯是第一位偶然抵达大溪地(法属波利尼西亚最大的岛屿)的西方航海者。
 
作者指出,二三十年后,商业船和军舰在这些水域里漫游,来自欧洲、亚洲或非洲的冒险家将他们的船在此处随意停靠。
 
他们定居在岛屿上,与当地居民结婚,试图开办小型企业,或者在部落首领之间发生的战争中,将枪支租给其中一方。
 
作者表示,这两个世界之间的第一条纽带就这样形成了,第一批冒险家对于在第二阶段前往的传教士来说是非常有用的中间人。库克或布干维尔对波利尼西亚人的“好心的野蛮人”的描述以及对当地人性关系的谈论,激起了传教士“拯救那些被撒旦蒙蔽的可怜人”的欲望。
 
传教任务
 
自公元1790年伦敦传教协会成立以来,他们很快就派遣了一支由木匠或面包师转变成的“灵魂猎手”组成的队伍前往大洋洲,但是他们的任务并不容易。圣约翰·威廉姆斯(1796-1839)被那些仍然被他们称为“野蛮人”的居民杀死在瓦努阿图的沙滩上,他们为他建立了当地第一所教堂。
 
到达汤加的威廉·哈里斯只停留了很短的时间,传教任务并未完成。在他到达的第一个晚上,他发现人们掀开他的毯子以了解他在前一天拒绝展示的解剖难题,之后他从这个被撒旦控制的地方逃离并返回。
 

作者认为,自布干维尔讲述故事以来,与当地人轻易地性接触激发了欧洲人的想象力,这是无数水手从中获益的事实,但它有可怕的一面,欧洲人带来的性病和其他许多微生物和致命病毒开始在当地传播,疾病摧毁了当地人,导致人口骤减,这和被西班牙征服后的美洲印第安人的情况十分相似。

 
这场灾难造成了令人震惊的后果,尤其是在民众对传教运动的反应方面。外国人在大溪地造成的健康破坏使民众“拒绝相信传教士想要说服他们信仰的上帝”,他们如何接受使他们的天堂成为死亡和疾病之地的上帝?
 
但是作者托马斯说,在将近20年后,这种逻辑被颠倒了。由于生活在灾难当中,当地居民认为他们的神明已经抛弃了他们,开始转向信仰上帝。在19世纪前30年,传教士的统治已遍及各地,各岛上布满了教堂,而波利尼西亚妇女至今仍穿着“传教士的服饰”。
 
文化崩溃
 
作者指出,19世纪的太平洋历史是一个关于所有权和文化崩溃的悲惨故事,欧洲将历史带入一个没有历史的世界,而这才是航海家伟大传奇的真实面目。作者强调,太平洋像其他地方一样有自己的历史,更新、衰落、交流和政治冲突,欧洲人在塔希提岛受到良好接待,因为一位当地国王打算依靠他们抵制竞争对手。
 
与工业革命时代的每个地方一样,西方对利润和贸易的渴望使他们达到了这个有鱼、鲸鱼、檀香木等其他商品的地方。
 
作者提醒我们,在19世纪20年代,当地还有一些活跃分子从西方的野心中获益,当时的夏威夷国王非常富有,而一些人却受这一制度的剥削。
 
作者称,最糟糕的例子是无人关心的复活节岛,因为它非常贫穷,只有人类能够生存。1862年,其居民几乎全部被捕,来自秘鲁的人奴役了他们,使他们在南美洲的农场上因过渡劳累和发热而死。
 

两年后,一位传教士在其废弃的房屋中发现了刻有象形图案的木雕圆盘,上面的内容看起来像是一个古老而晦涩的文字系统。托马斯认为,这是社会发现的两个世界之间文化交流的一个例证,岛民看见欧洲人在书写,认为欧洲人的一部分力量来自这些文字,便试图模仿他们。

 
18世纪下半叶是殖民统治时期,为了分享这块新的蛋糕,德国人获得了巴布亚新几内亚和周边群岛的一半,美国人吞并了夏威夷群岛,法国人和英国人保留了他们的部分。但当地人对吞噬他们土地和牲畜的定居者感到厌恶。

1878年,新喀里多尼亚(太平洋大洋洲西南地区的法国群岛)的卡纳克人(美拉尼西亚原住民)发起一场反对殖民统治的暴动,但在数周内被血腥镇压。

 
面对英国,毛利人(新西兰的土著人民)更加坚强,他们在1840年成功获得了一项比其他任何人得到的协议都更加具有重要意义的条约,而且正如作者所说,他们的权利得到承认是因为他们拥有武装。现在,他们在新西兰议会中有自己的代表,参与讨论各项国家问题。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 法国媒体

更多文体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