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哲学家提出惊人言论 欧洲和其古老文明会崩塌吗?

法国哲学家提出惊人言论 欧洲和其古老文明会崩塌吗?
法国哲学家米歇尔·翁弗雷谴责法国处理新冠肺炎疫情的表现,他认为,这是在欧洲衰落的背景下(盖帝图像)
字体大小
法国哲学家米歇尔·翁弗雷不断提出令人震惊的思想评论,在法国引起争议,其中最著名的是2015年的言论,他认为, 西方试图在中东强加一些奇怪的想法时,就制造了暴力,在政治伊斯兰中播下了战争的种子。

米歇尔·翁弗雷是法国后现代哲学家,以其著作丰富而著称,共有10多部著作。他谴责欧洲政府在应对疫情时效率低下,呼吁人们阅读法国哲学家米歇尔·德·蒙田的著作,蒙田于1592年去世,以个人反思和承诺孤立著称。米歇尔·翁弗雷还呼吁观看法国电影导演雅克·塔蒂的电影,他制作了获得国际奖项的重要故事片,展示了他在强制性隔离的立场。

哲学的乐趣

在与法国杂志记者对话时,翁弗雷建议阅读斯多葛学派哲学家马可·奥勒留的著作,他是“5位最优秀的皇帝”之一,在动乱时期和帝国沦陷之前,他从公元96年至180年统治着罗马帝国。他以反思而闻名,写了著作《沉思录》,撰写此书时,罗马投入一场激烈的战争,这场战争并未阻止他记录自己的思想,虽然作者本不想公开,但这是葛学派哲学最重要的作品,马可·奥勒留完成了哲学家柏拉图“统治者是哲学家”的梦想。

翁弗雷还建议阅读拉丁哲学家、作家洛基乌斯·塞内卡的作品,他写了9部体现其道德和斯多葛哲学的悲剧,书中人物在理性与情感做出剧烈的挣扎。

这位法国哲学家说,这些伟大的作家是与逆境作斗争的哲学家,在克服焦虑、恐惧、痛苦、衰老、疾病、苦难、背叛和死亡方面,他们提供了建议。

翁弗雷是反自由主义左派人士,他在著作中介绍了伟大哲学家的作品,认为哲学是一种生存的艺术,其目标是在感官和思想的乐趣上获得幸福,他的著作《反哲学史》带有一种解放意识,他试图对公众普及哲学思想,哲学不应被学术和专业精英垄断,他提出了“全民哲学”的口号。



教育与儿童

关于孩子通过远程教育学习,翁弗雷指出,应该教他们如何读写和算术,培养分析、思考和批判性思维,在多年来表现出进步的“虚无主义者”看来,这是反动的行为。

翁弗雷告诉法国杂志记者,应利用这种教育方法,来完成学校尚未真正完成的工作,那就是学校认为敏感的艺术教育。

翁弗雷接着说,可以教给儿童短诗,为孩子们读诗,让他们发现戏剧或歌剧、文字和小册子以及智能场景。

常识和无聊情绪

在此期间,关于人们可能会觉得无聊,无视无聊的概念,在他看来,书本让我们摆脱了面临的所有困境。

翁弗雷引用法国作家、政治哲学家孟德斯鸠关于读书治愈的话说,在阅读的时候,我从来不沮丧,因此,翁弗雷认为,无法想象别人会感到无聊,无聊意味着独处,什么也不做,而自己以外还有广阔的世界。

关于人们被剥夺自由的讨论,人们担心,如果不遵守隔离,就可能感染疾病死亡,或者交付罚款,翁弗雷评论说,这主要是由于常识。

翁弗雷此前在1月28日的前一次记者采访中曾强调, 如果没有严肃的理由,不承认真正威胁的存在,中国决不会决定封锁数百万人居住的城市。

欧洲陷落

翁弗雷在其著作《衰落》中进行过分析,新冠肺炎疫情是否将构成犹太与基督文明衰落的新阶段,他表示,新冠肺炎疫情是崩溃过程的一部分。

翁弗雷称,新冠肺炎疫情暴露了总统和政府效率低下,马克龙的讲话前后矛盾,他呼吁在家隔离,又说要走出去投票,因此,人们不再信任前后不一的总统。

翁弗雷说,欧洲的意识形态正在瓦解,这是因为自由主义政策辩解,把气息奄奄的老人扔在医院的走廊里,把医务人员投入抗击疫情的战场,却无法提供防护病菌的口罩甚至酒精消毒剂,这并不预示欧洲衰落,但是充分显示了欧洲衰落的方式。

他表示,媒体日以继夜地更新死亡病例,让法国人面对这一生存困境,这不是要面对死亡,而是要面对在这种情况下的无能,无法在这一方面和其他方面提供补充。

全球化的崩溃

翁弗雷还谈到,中国送去100万口罩的援助,这如何显示出欧洲人的极端软弱,翁弗雷解释说,这类似于苏联的垮台,西方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直幻想着马克思列宁主义帝国的成功。

事实上,疫情显示出,这种流行病表明,欧洲曾有25年之久,布满世界经济强国,现在,可能无法跻身世界强国之列,因为欧洲无法提供医用口罩,给会接触患者的医护人员。

欧盟成员国意大利约有6千万人口,意大利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比中国死亡病例还要多。简而言之,这位哲学家说,欧洲国家已经成为新的第三世界国家。

翁弗雷说,每个人都以为,下一场危机将主要是经济危机,但是导致世界崩溃的是新冠肺炎。在解释导致这种误判的原因时,翁弗雷指出,新冠肺炎与全球化经济有关。

翁弗雷解释他的观点说,自由经济使利润成为所有政策和纲领的最终目的,他质问,我们为何生产和储存口罩?他认为,富人垄断了卫生服务,他们可以花钱享受这些服务。

他继续说,从1974年至1981年,从法国总统瓦莱里·吉斯卡尔·德斯坦、密特朗到马克龙,不可否认的事实是,新冠肺炎具有赤裸裸的经济选择,其次是法国实行的一系列政策。

无视科学

翁弗雷还谈到无视科学的话题,他强调,“科学”一词不应成为妨碍任何批判性思考的论据。

关于这场危机可能在欧洲社会引起公民和道德爆发,翁弗雷说,这场危机将带来沉重的后果,但他相信,会引发更多的民愤。

目前,由于隔离、知识和道德上的对立以及信息分散,人们还未表达出愤怒,但是,翁弗雷表示,这场危机不会自动恢复平民主义精神,而这种精神最终在法国50年的公众宣传中被摧毁了。

总而言之,关于过去可能会激发欧洲人重建自我的历史事件,翁弗雷指出,从过去寻找理解当前的理由,没有意义,对于那些发挥自己的才智、思想和批判性思维的人来说,目前的情况就足够了。
文章来源 : 法国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