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下手为强》 一本揭秘摩萨德与通向犹太复国主义梦想道路的书籍

《先下手为强》作者赞扬以色列战术的成功,但批评其战略上的失败(半岛电视台)
《先下手为强》作者赞扬以色列战术的成功,但批评其战略上的失败(半岛电视台)
自以色列成立至2000年,以色列情报和特殊使命局(摩萨德)对世界各地的巴勒斯坦人和阿拉伯人进行了数百次暗杀。
 
法国《费加罗报》对以色列记者罗恩·伯格曼(Ronen Bergman)新著《先下手为强》(Rise and Kill First)发表书评说,这是“平衡的”,该著作揭示了以色列机密机构的秘密,并认为这是没有道德规范的历史课。
 
著作介绍人查尔斯·盖格(Charles Gayego)表示,运动员的体魄和调查记者的耐心帮助伯格曼专注研究国防事务,这促使高级间谍特工和将军们与他进行了长达944页的交谈,以犹太复国主义者梦想为名概述了110年的秘密工作。
 
作者解释说,这本书——作者计划在一年内编写完成——花费了六年时间编写,作者表示,“我当时很快意识到我需要进行一系列采访并确认一些事实,这花费了很长时间”。
 
尽管作为国家机密,无法翻阅摩萨德和辛贝特机构的档案,但是自以色列成立60年以来,这些机构的领导人准备打破沉默,作者表示,“他们之所以同意与我交谈,是因为他们想告诉人们他们为国家所做的事情,”所以,这些前任总理、前国防部长以及机构所有领导人同意坐下来,谈论犯下的重大错误和毫无疑问的虚假成功。
 
作者补充说,编者搜集了大量资料,“ HBO”频道与伯格曼合作,开始制作电视连续剧,伯格曼表示,“关于摩萨德的许多著作只是推测,并非基于真实资料。”他批评了这部讲述1972年慕尼黑进程的电影,他表示,这部电影从头到尾都是“基于假想的著作”。
 
纳粹帮助以色列
 
据《费加罗报》报道,相关说法证实了这本著作的真实性。据信,一名前纳粹军官于1960年代初重返为以色列服务,以确定埃及导弹建造项目,他并表示,士兵们违反了以色列前总理阿里埃勒·沙龙的命令,当时沙龙命令他们击落一架载有平民的飞机,已故巴勒斯坦领导人亚西尔·阿拉法特当时也在这架飞机上。
 
作者表示,编者回顾了他所处时代的地缘政治变化,并解释了以色列对埃及和平选择方式感到满意,并对伊朗霍梅尼的崛起感到惊讶,霍梅尼创建了黎巴嫩真主党,当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领导人被害后,突然爆发了起义,街头爆发了革命,情报机构无法预测革命的爆发。
 
作者指出,情报部门很少成为任何国家政治进程的核心,但本-古里安被认为不具备同时向许多敌人发动战争的军事手段,这可能给政府带来一个失控的实体,该实体完全致力于在“敌后”作战。
 
根据作者的说法,在这个灰色地带,除了使该国同盟处于危险之中举动之外,一切行动都被允许,因为犹太复国主义者中很早就开始了无休止的战争。
 
本国工业
 
编者回忆了莫西·达扬1950年代为当时被游击队杀害的士兵举行追悼会上发表的讲话,他说:“你们不要责怪杀手,当我们在他们祖先赖以生存的土地上建立我们的国家时,我们怎么能对他们的仇恨感到惊讶呢?”
 
达扬补充说:“我们是殖民的一代,没有钢盔和枪管,我们就无法植树。成千上万的犹太人因为没有国家而死亡,他们正在犹太历史的灰烬中注视着我们,并命令我们安顿下来,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命运。”
 
根据查尔斯·盖格的说法称,这本书能够恰当地描述情报界,情报机构总是在期待成功感和害怕第二次“大屠杀”挫败感中摇摆不定,就像人们在过度自信和偏执之间摇摆不定一样。
 
战略失败
 
这本著作中提及,以色列取得了许多成功的行动,特别是在1967年战争之后,这场战争取得了完全胜利,侵占了数十万巴勒斯坦难民居住的领土。
 
在这场战争之后,伯格曼引用了以色列国防军机密报告内容称,“我们应该避免鼓吹,并呼吁立即进行谈判,同时提出撤离(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被占领土的提议,以换取我们可以得到对以色列的承认并达成最终和平协议。”
 
编者援引以色列前总理埃胡德·巴拉克对“绝对权力错觉”的遗憾,这种错觉使他们错过了这一机会,巴拉克表示,“ 没有任何一个以色列人在1967年意识到,占领敌人的领土会导致严重的危险。”
 
二十年后,贫穷街头爆发了反对梅尔·达甘(Meir Dagan)——他执掌摩萨德近十年——的第一次起义,这表明,没有政治解决方案,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持续改变。
 
达甘谴责定居点政策,这种政策事实上建立例双民族国家,继而建立例一个“种族主义”国家,他从有针对性的暗杀中意识到,摩萨德无能为力。
 
编者在他的著作结尾处写道,“情报部门的历史既是一系列令人印象深刻的战术成功的组合,也是灾难性战略失误的历史组合,因为除了政治和外交解决方案,就不存在持久的解决方案。”
来源 : 法国媒体

更多文体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