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人手中的奥斯曼档案:证明五个世纪以来房产与土地所有权的文件

巴勒斯坦人手中掌握了奥斯曼时期的档案:证明五个世纪以来土地与房屋所有权的老档案 [半岛电视台]
巴勒斯坦人手中掌握了奥斯曼时期的档案:证明五个世纪以来土地与房屋所有权的老档案 [半岛电视台]
在美国和平计划或所谓的“世纪交易”公布之时,巴勒斯坦人与以色列占领之间的实地冲突开始进入新方向——土耳其政府向巴勒斯坦方面提供了一份电子版文件,即奥斯曼帝国时期关于“土地所有权”(塔布)的纪录,这份文件包括3.6万页、共288条记录,包含自奥斯曼帝国时代以来有关巴勒斯坦土地登记的数千条信息。
 
巴勒斯坦人手中已经掌握了这份档案的副本,包括在1516年至1917年统治巴勒斯坦的奥斯曼帝国期间的上万条巴勒斯坦房地产登记信息,从而证明了巴勒斯坦对土地的所有权,而以色列正威胁要吞并这些土地作为其定居点。
 
这份档案以电子版的形式保存在位于被占领的耶路撒冷以东阿布迪斯镇的伊斯兰遗产复兴与研究机构“梅萨格基金会”之内,该机构与圣城之间被以色列的隔离墙分开,在其阳台上可以看到阿克萨清真寺。
 
保存在该基金会内的奥斯曼帝国档案,包括奥斯曼帝国时期在巴勒斯坦登记的巴勒斯坦土地情况。
 
以色列定居点已经吞噬了约旦河西岸的大部分地区,根据以色列方面的估计,约有64万名定居者居住在约旦河西岸,包括耶路撒冷城在内——其中居住着近22万名定居者。
 

救生圈

 
梅萨格基金会奥斯曼帝国时期文件负责人穆拉德·阿布·萨卜哈表示,“由于巴勒斯坦受到英国的托管、以色列的占领及居民的流散等情况的影响,巴勒斯坦的档案也处于流失的风险之下。”
 
萨卜哈向阿纳多卢通讯社记者表示,“以色列正在侵蚀巴勒斯坦的土地,声称这是无主之地,或是犹太人个人与社团的私有财产。”
 
萨卜哈补充道,“土耳其移交给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奥斯曼档案,是证明巴勒斯坦土地与房地产所有权的救生圈”,这份档案包括在1917年之前的“塔布”记录。
 
萨卜哈表示,“这些秘密文件,已经交给了巴勒斯坦的相关专职机构,例如土地主管部门、反对隔离墙和定居点机构等。”
 
萨卜哈指出,这些文件是用奥斯曼土耳其语写成的,萨卜哈通过专门的课程学习过这种语言,并由巴勒斯坦的专家完成了相关文件的翻译。
 
“梅萨格”基金会
 
另一方面,隶属巴勒斯坦教产事务部的梅萨格基金会负责人哈利勒·里法伊指出,该基金会正付出全方面的努力,以阻止耶路撒冷被犹太化和事实被歪曲,他强调称,占领不应改变现实,“奥斯曼帝国的档案正是证明事实的武器”。
 
哈利勒补充称,“以色列也拥有证明我们对土地所有权的文件,但这些文件被保存在以色列的国家图书馆内……巴勒斯坦的所有文件都已被以色列夺走。”
 
哈利勒指出,如果巴勒斯坦公民想记录其土地所有权,他需要前往土耳其以获取相关文件,但是在今天,他可以直接从西岸获取。
 

以色列的恐惧

 
以色列媒体也在近期的报道中,聚焦了以色列对土耳其此举的担忧。
 
相关报道称,“土耳其通过向巴勒斯坦人提供奥斯曼帝国时期的档案,来帮助他们证明对那些已被以色列占领的土地的所有权,特别是在耶路撒冷和西岸。”
 
记者纳德夫·沙格海也在报道中谈到了这个问题,他的报道以“在埃尔多安的领导下……土耳其对以色列的干预正在不断扩大”为题目。
 
纳德夫透露称,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律师们正在利用奥斯曼时期的档案资料,来反驳以色列对巴勒斯坦全国土地的所有权,特别是耶路撒冷和西岸地区的土地。
 
在奥斯曼帝国时期,巴勒斯坦由沙姆行省的总督管辖,该行省的中心是大马士革,而巴勒斯坦则被分为三个桑贾克(郡或区),即纳布卢斯、耶路撒冷和加沙,每个桑贾克都直接隶属大马士革,互相之间没有特殊的关系。而巴勒斯坦北部地区则隶属黎巴嫩行省(贝鲁特),阿卡作为该行省中心的时间超过了50年,而在其他时期,该行省的中心为贝鲁特和西顿。
来源 : 阿纳多卢通讯社

更多文体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