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图书馆的纪录照片 巴勒斯坦田径运动100周年

巴勒斯坦田径联合会从国会图书馆获得的照片上写着“田径运动100周年”口号标语 (半岛电视台)
巴勒斯坦田径联合会从国会图书馆获得的照片上写着“田径运动100周年”口号标语 (半岛电视台)

我们曾与巴勒斯坦田径联合会主席马赞·阿勒·哈蒂卜(Mazen Al-Khatib)博士进行了交谈,他一开口就说,“我们的谈话将伤及内心,激发情感。今天,我们庆祝巴勒斯坦体育运动100周年活动,可能比这更久。”

巴勒斯坦历史和体育遗产研究人员将寻找体育活动、比赛和锦标赛等相关照片,这些照片和文件记录了纳克巴大灾难和巴勒斯坦人民流离失所之前几乎被遗忘的那段时间。

哈蒂卜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美国籍巴勒斯坦裔研究人员加桑·哈达德(Ghassan Haddad)在国会图书馆中找到了一张照片,这是1933年在西耶路撒冷大卫王酒店(King David Hotel)前修建的一座巴勒斯坦运动场照片,并在国会图书馆中找到了有关其他地点的图片和文献,而这些地点被伪造成以色列地点,尽管所有这些地点建筑物都是在1948年以色列成立之前修建的。

体育研究

两人讨论并发起了一项名为“巴勒斯坦田径运动100周年”的运动,指的是有关巴勒斯坦体育活动的第一批文件,其中最著名的是纳克巴之前西耶路撒冷的国际田径。

这场运动首先是由联盟在加沙地带悬挂的一张古老的航拍照片开始的,然后将对体育活动进行研究,以了解纳克巴之前的巴勒斯坦体育活动,这场运动还将前往巴勒斯坦大学传播这一思想,研究并复兴这个重要时代,并旨在获得巴勒斯坦人进行的这些体育赛事的文件和照片。

哈蒂卜鼓励我们与如今居住在华盛顿的巴勒斯坦研究员加桑·哈达德进行交谈,因此,我们与加桑·哈达德进行了电话交谈,后者看上去非常高兴。

这位男子已经很久没有说阿拉伯语了,他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他最近出版了一本名为《档案》的书籍,书中讲述了1929年至1948年的巴勒斯坦体育运动,他并表示,收集到的信息让他感到震惊。

关于《档案》这本书的名称问题,加桑·哈达德表示,“国际奥委会使用这个词来谈论在纳克巴之前的巴勒斯坦体育,鉴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政治条件,这个名词不会涉及巴勒斯坦的名字。”

图片显示了1930年代和1940年代英国授权期间的巴勒斯坦体育活动(国会图书馆)

基督教青年会

哈达德是“巴勒斯坦田径运动100周年”这一概念的提出者,也是自1910年以来有关巴勒斯坦足球体育运动的最古老文献,以及在20世纪初基督教青年会(YMCA)活动中引入了击剑和网球等其他体育运动,除此之外,哈达德还找到了巴勒斯坦参加1930年代在柏林举行的奥运会的相关文件。

哈达德在他的书中透露,建于1932年的巴勒斯坦运动场是该地区具有国际规格的首个运动场,此外,还试图建立一个巴勒斯坦奥林匹克委员会,但由于20世纪末布拉克革命和当时的政治紧张局势而失败。

另一方面,基督教青年会秘书长彼得·纳赛尔表示,“基督教青年会成立于1844年,是英国的一种思想,其目的是通过身体、社会和体育活动使青年摆脱空虚的状态,滋养身心。这一运动从伦敦传播到全世界各地120个国家,巴勒斯坦就是其中之一。”

基督教青年会大楼及其前面设立了该地区第一条国际田径跑道(国会图书馆)

难民机构

基督教青年会经历了纳克巴的所有细节,成为像巴勒斯坦人民一样的难民机构,但是,在纳克巴之后,基督教青年会5名成员成为了伯利恒Aqabat Jabr难民营难民,他们重新开始活动,以色列占领者占领了基督教青年会位于西耶路撒冷的总部,并出售了其大部分地区,将其用于投资公寓和广场,基督教青年会所发挥的作用在以色列占领者限制下不断下降。

在东耶路撒冷,基督教青年会成员得以重新开放其位于纳布卢斯街的总部,该协会的社会和体育活动一直持续到公元1986年,直到基督教青年会拥有的一家酒店停止营业,这家酒店为协会活动创造了收入,并于1995年恢复了活动。

宣传“巴勒斯坦田径运动100周年”运动的第一幅壁画 (半岛电视台)

纳赛尔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基督教青年会的停止及其成员难民身份所受的苦难,使他们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教育上来,直到联合国救济和工程处(UNRWA)的到来,但该协会仍继续进行工业教育,今年,基督教青年会的第70期教育活动将结束,该协会的活动范围也扩大到包括社会发展、妇女发展和为巴勒斯坦人民服务的多个项目计划。”

纳赛尔将如今的基督教青年会称之为一个难民机构,其作为最古老的巴勒斯坦体育协会的体育活动可能又重新回来了,但以色列控制该协会总部并改变了其地理特征,这使得人们忘记了,巴勒斯坦自古以来就拥有运动的事实,以色列占领者想要摧毁它,就像他们驱散巴勒斯坦人民一样,以色列占领者想要控制巴勒斯坦人民的领土和财产,甚至想要控制他们的体育运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巴勒斯坦人民所遭遇的纳克巴大灾难不仅限于屠杀、流离失所和种族灭绝,而且还包括犹太复国主义者对巴勒斯坦村庄和城市的破坏,在纳克巴大灾难期间,犹太人将巴勒斯坦民众家中财产洗劫一空,这些行为在纳克巴大灾难发生后持续了数月之久,而纳克巴旨在清空巴勒斯坦的阿拉伯民众,并确保他们无法重返已被摧毁的城镇和家园。

对于我的家人和加沙人民而言,八月真是恐怖。以色列几乎每天轰炸加沙地带,使我们感到自己好像陷入了无休止的地震之中。爆炸声有时离我们家仅一公里之遥,声音如此之大,以至于我两岁的侄女在晚上无法入睡。每次听到巨响,她都会迅速将玩具收集到她身边,好像是要保护这些玩具免受以色列的炸弹袭击。

许多文章批评阿联酋和巴林两国与以色列达成的关系正常化协议,并声称这是对巴勒斯坦人民的背叛,而有些人则认为,这并不奇怪,因为阿联酋和巴林两国统治寡头与以色列占领者秘密联络已有数年之久,对外公布两者之间的同盟关系只是时间问题,而这两者的同盟关系旨在共同对抗两个主要威胁:伊朗及阿拉伯世界民主普遍化。

更多体育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