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阶级战争》:威胁西方民主的文化冲突

《新阶级战争:从精英统治中拯救民主》讨论了西方国家中,精英阶层对文化机构的控制
《新阶级战争:从精英统治中拯救民主》讨论了西方国家中,精英阶层对文化机构的控制
像美国总统特朗普和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这样的“民粹主义者”的崛起,动摇了欧洲和北美现有的政党制度,并使各国政府处于动荡状态之下。受到“围困”的官方机构则声称,来自“民粹主义的叛乱”试图推翻“自由民主”的统治。然而,真相却似乎更加复杂,正如今年一月份发行一本新书中所说的那样,“西方民主政体正在被一场新的阶级战争所摧毁”。
 
美国新闻工作者和历史学家迈克尔·林德在其著作《新阶级战争》中,否认了“叛乱首先是不服从造成的结果”的观点,并分析了此前的“阶级妥协”的崩溃,是如何导致了新的冲突并揭示了真实的战线。
 
另一方面,高级管理阶层和大学精英阶层聚集在高收入的中心,并主导着政府、经济与文化,并与有关移民、贸易规则、环境和社会价值观的工人阶级相抵触。
 
一度曾赋予工人阶级权力的工会机构,经历了长达半个世纪的崩溃,而这种崩溃的结果是——权力转移到了由上层阶级所主导的机构之内,包括公司、行政与司法部门、大学与媒体。
 
作者林德希望通过以下三种方式之一来解决阶级战争:上层阶级的胜利,或是民粹主义赋权,或是在双方之间达成融合所有种族、信仰的妥协方案,实现在政治、经济和文化领域决策内妥协。
 
林德表示,“只有阶级层面上的解决方案,才能避免少数精英阶层与群众之间无休止的冲突循环,并最终拯救民主。”
 
精英阶层的政变
 
美国网站“美国保守派”发布了罗伯·德雷尔的评论文章,并谈到了迈克尔·林德的这本著作。林德在该书中提到,西方民主政体正在经历一段根本性的变革时期,因为西方国家的精英们反对本国的劳动阶级和中产阶级,并倾向于投资劳动力全球化,因为他们更喜欢依靠来自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工人,而不是提高本国的劳动生产率。
 
通过这条途径,精英阶层创造了一个就业市场,而在这个市场中,来自工人阶级的人们在获得工作机会方面所面临的困难越来越大,而又只有工作机会才能实现他们所期望的生活水平。
 
这些变化还催生了另一个社会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工人阶级曾一度非常依赖的工会等机构,其作用正在不断弱化,其影响力也不断下降。此外,在全球化的作用下,工会的作用也在不断增弱,而同时,美国工业部门的发展也在不断放缓。
 
许多社会学家、政治评论家与文化评论家,都批评了以阶级斗争来解释历史和社会的观念,而这正是德国社会学家卡尔·马克思所提出的思想。批评家们认为,现代社会消除了阶级之间的鸿沟,因此,无法再通过马克思主义的观念来有效地理解历史。
 
表达同情
 
作者指出,这本书的作者林德表达了他对中产阶级和劳动阶级的同情,并认为这两个阶级受到了少数的统治群体的欺骗。他还认为,这些阶层正在伪造事实,并给社会现象贴上虚假的标签,例如,仅仅用恐惧症来解读白人工人阶级中普遍存在的偏见,包括用伊斯兰恐惧症来进行类比。
 
而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使这些不同的政治立场和观点表现得像是心理疾病,还有需要治疗的情绪失衡一样。
 
作者补充道,如果这些新的自由主义者,认为所有反对他们管理公共事务的方式的人们,都只是精神病患者,那么他们就应该宣布,他们的打算将这些反对者们强制扣留在医院中,其中应包括特朗普的选民,还有为英国脱欧而投票的人员,以及其他民粹运动的支持者。
 
作者认为,在政治和金融界富有影响力的精英人士,正试图控制人们的思想与文化,并力图宣传一种观念——现在比过去更好、未来比现在更好,并使人们对他们的传统及原始身份感到羞耻,以使他们在宣传与媒体面前抛弃过去的一切。
 
阶级战争
 
作者补充道,这些精英阶层主导了西方国家的文化机构,并制定了规则,主旨是将所有挑战社会自由主义目标的人都视为反动者,而那些 捍卫传统思想的人们,则不再被视为落后或属于过去的人,而是被视为“人民的敌人”。
 
还传播了这样的思想——在这个世界上缺乏绝对的幸福,而这是那些反对进步思想的人们的罪恶所造成的,如果我们能够消除这些反对者的存在,那么正义与和谐就将占上风。
 
因此,作者认为,在与劳动阶层和中产阶级打交道时所使用的所有这些方法,都是统治精英对他们所发动的一种阶级战争,通过改变他们对社会和现实的认知而实现。
 
在文化战争的背景之下,过去被称为“进步”的思想与观念,在今天,却变成了少数精英手中的武器,他们通过这种武器对他们的敌人发动战争,以打击处于社会金字塔最底端的两个阶级。
 
例如,美国中产阶级的白人形象已经被妖魔化,他们被形容为民权运动和进步思想的反对者。
来源 : 美国媒体

更多文体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