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 这是六个世纪的科学之地

耶路撒冷一直是伊斯兰世界的主要科学中心之一[社交网站]
耶路撒冷一直是伊斯兰世界的主要科学中心之一[社交网站]
穆罕默德·沙班·阿尤布

耶路撒冷在其悠久的历史中不仅仅是一个宗教目的地,真实的情况是,耶路撒冷是两宗教的首要朝拜方向,也是第三大神圣清真寺的所在之地,但更加重要的是,对于来自世界各地的穆斯林来说,耶路撒冷不仅仅具有宗教意义,因为这座城市在其悠久的历史中成为了伊斯兰文明中心,这个科学与文化中心不断吸引着旅行者。

1187年,阿尤布·萨拉丁从十字军手中夺回了耶路撒冷,后者栖息在这座圣城长达九十多年,在穆斯林眼中,耶路撒冷圣城再次恢复了其独特的吸引力,正如麦加和麦地那,值得注意的是,来自伊斯兰世界各地的很多代表团在这段时期内访问耶路撒冷。

例如,摩洛哥代表团在阿尤布和马穆鲁克时代访问耶路撒冷受到了极大的关注,他们之间建立了友谊,这种深厚且古老的关系仍然存在于我们当今时代,这就是摩洛哥邻居,很多历史和文学文献为我们保留了数百名科学家和文学家的名字,他们从西方来到东方学习科学和法理学,我们在一本名为“安达卢西亚良好分支”的文献中发现了数百名西方科学家的名字,他们在耶路撒冷被盛情款待,并要求他们在耶路撒冷定居,这些人都以科学、圣训和法理学著称,耶路撒冷人为他们在阿克萨清真寺里设置了专门的讲座,此外,当时的耶路撒冷市还拥有大量的科学学校。

或许其中最著名的人士就是阿布·伯克尔·穆罕默德·本·艾哈迈德·巴克里·沙利什·马格里布·马利基,他被任命为耶路撒冷圣寺的谢赫,以及贾马尔丁·瓦伊利·马格里布,他在阿尤布时期耶路撒冷的一所学校里任教,此外,还有谢赫苏菲·沙赫里·阿布·阿卜杜拉·盖尔什·安达卢西亚,他来自安达卢西亚,并定居在耶路撒冷,他用自己的知识和学识为耶路撒冷人送去福祉,警醒他们并净化他们的心灵,谢赫苏菲于55岁去世,他的坟墓是访问和祈福的目的地,历史学家在百科著作“纳弗哈·塔耶布”中讲述了他的故事。

前往耶路撒冷圣地的迁徙学者和神职人员不仅仅来自摩洛哥,而且包括来自东方的很多学者,这不仅提醒我们想起了1485年(伊历890年)本·阿亚斯,当时正处于马穆鲁克时代,耶路撒冷有传言称,谢赫萨义德拉·希尔迪·哈尼非曾担任阿克萨清真寺伊玛目,有关“希尔迪”的说法——根据历史学家阿里·萨义德·阿里的说法称——指的是他来自印度,这就向我们证实了,耶路撒冷圣地在当时不断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不同国籍的科学家们,他们中的很多人享有高贵的宗教和科学地位,例如担任阿克萨清真寺的伊玛目“希尔迪”。

但是,其他一些历史资料表明,很多伊拉克科学家来到耶路撒冷,并定居在那里,或许伊拉克高级科学家的迁徙行动是当时蒙古人席卷伊拉克及伊斯兰世界东部地区的原因,例如大不里士,耶路撒冷的很多科学家来自大不里士,并定居在耶路撒冷,他们在那里从事教授和司法工作。

吸引这些科学家和他们家人来到耶路撒冷城最重要的原因是,这里有大量的科学奖励和圣训和法理学校,以及阿尤布时代和马穆鲁克时代各当权者在这里修建的其他学校,这些奖励包括为从世界各地而来的科学家们发放固定工资,也许来到耶路撒冷最著名的科学家们有幸从那里的科学家身上学得科学知识,例如历史学家和圣训学家沙姆斯丁·宰哈比,于公元1347年(伊历748年)逝世,谢哈卜丁·本·哈吉·法基赫·沙姆,于公元1413年(伊历816年)逝世,以及埃及著名的历史学家巴德尔丁·伊尼,而且,中世纪最著名的伊斯兰学家是本·哈吉尔·阿斯盖莱尼,他前往耶路撒冷圣地,并师从于六世纪前当时那里的很多科学家,例如沙姆斯·丁·盖尔盖什迪和巴德尔·丁·本·马吉。

置于居住在耶路撒冷圣地最著名的科学家族,他们及其后代们以出售学识和知识为生,他们为耶路撒冷人民——甚至是为伊斯兰文明——留下了独特的科学文化遗产,例如,班尼·基克利家族,其中最著名的是萨拉赫·丁·哈利勒·本·基克利·阿莱伊,他的最重要的著作包括“圣训现代解析”、“科学概念修订版”和“科学原则总则”。

六个世纪以前,来到耶路撒冷最著名的家族之一是班尼·盖尔盖什迪,其中最著名的是谢赫塔吉·丁·盖尔盖什迪,于公元1376年(伊历778年)逝世,该家族产生了很多著名的科学家,其中很多人从事咨询和教学工作,他们投身现代科学,他们在耶路撒冷这座城市的特殊角落里享有特殊的声誉,他们在那里被认为是高级创新者。

同样,还有来自农村的班尼·贾迈阿以及班尼·迪利家族迁移至耶路撒冷,据说,他们是纳布卢斯家族的后裔,或许他们中最著名的人谢赫萨义德·丁·迪利·哈纳非,他大部分工作是于公元15世纪在开罗担任司法相关工作,并被任命担任最高司法职位,同时,他也拥有很多知名的著作。

至于班尼·古达迈家族,则被认为是教法领域最著名的名门望族,他们重视阿拉伯科学、律例和计算,该家族中最著名的人物是谢赫塔盖·丁·本·古达迈,与此同时,班尼·加尼姆家族也是在远古耶路撒冷时代重视科学和文化的著名家族之一,阿尤布萨拉赫丁政权任命谢赫加尼姆·姆盖迪斯担任隶属于政权控制的哈恩盖谢赫,后者是苏菲教派及其信奉者的特殊场所。

在“马穆鲁克时代的耶路撒冷”一书中,我们看到这些家族在科学领域进行着竞争,彼此成为科学、司法和布道领域的竞争对手,似乎那个时代的苏丹和王子们满足于这些家族之间的竞争,但这些家族的很多后代共享同一个职位,耶路撒冷历史学家哈利勒·迈吉尔·丁·阿利米证实了这一点,他谈及耶路撒冷圣地当时的职位情况说,“八百二十年前,受当时政权支持的迁徙家族班尼·盖尔盖什迪和班尼·贾迈阿共同担任耶路撒冷圣城的布道工作。”

耶路撒冷圣城这种科学复兴以及当时迁移名门望族及其后代对科学的竞相学习的结果,导致在伊斯兰科学的各个领域出现了大量的书籍、文献和著作,例如《古兰经》科学、教法学、圣训学和阿拉伯科学等领域,此外,诸如医学等其他科学领域也出现了大量的著作文献,在公元十五世纪,与当时诸如开罗、大马士革和巴格达等伊斯兰世界的重要文明城市相比,耶路撒冷在人口数量上来看只是一座小城,尽管耶路撒冷当时的领土面积很小,但是该城市的科学家人数及科学家族的数量表明了耶路撒冷在科学和文化复兴进程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这座城市是中世纪伊斯兰教时代最重要的启蒙和创造中心之一。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文体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