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古代阿拉伯语铭刻建立数据资料库

النقوش العربية1
通常很难识别古代阿拉伯语的铭文和石刻[半岛电视台]
奥姆兰·阿卜杜拉
 
在伊斯兰教出现之前,阿拉伯半岛曾是许多文化的发源地,在这里发现的铭文、手稿及保存下来的古迹,成为了记录中东地区这段历史的最重要的来源。
 
近期,意大利比萨大学发起了一个主导项目,通过将古代的铭文与石刻存档,使用现代的数字技术研究伊斯兰教出现之前的阿拉伯半岛上的古代生活,
 
将伊斯兰教出现之前的阿拉伯语手稿与铭文进行数字存档的项目,致力于搜集一组古代闪含语系的阿拉伯古代铭文、手写文本等,数量超过了1.5万份。
 
这些文本资料成为反映公元前2000年末至公元6世纪初这段时期内,阿拉伯半岛北部与南部的文化状况的重要画卷。在这段时期内,阿拉伯半岛的不同地区都出现了阿拉伯语和阿拉伯文化的繁荣。
 
目前,数字存档项目的内容包括伊斯兰教出现之前的阿拉伯铭文和手稿,比萨大学的专家团队将一组包含8150个文本的资料进行数字化存档处理。
 
南方阿拉伯语与北方阿拉伯语
 
在这些繁多的铭文之中,已经成功将近900件哈德拉毛时期的铭文进行了数字化存档。这些铭文的历史可追溯到公元前7世纪到公元3世纪末,这些文字对示巴地区的文化与语言影响显露出来。在当时,哈德拉毛曾是一个强大的王国,在政治方面具有很强的重要性,其最主要的经济活动是香料贸易。
 
南方阿拉伯语的铭文还包括欧洲各大博物馆内的收藏,即自19世纪开始以来,随着欧洲对该地区的殖民以及欧洲科考代表队涌入阿拉伯半岛所获得的收藏。目前已经对这些资料,以及来自美国博物馆、也门博物馆及其他私人收藏的资料完成了数字化存档的工作。
 
undefined
在阿拉伯半岛南部发现的铭文 [半岛电视台]
 
从阿拉伯半岛南部至北部,这些电子文档还包含了另外一组来自古代阿拉伯半岛北部的铭文,由牛津大学哈利利研究中心进行记录,为之建立了可供更新的电子版本并编入索引。
 
通常来说,很难识别古代北方阿拉伯铭文上的语言,因为这些书写方式通常很短,且不完整,专家们认为,这些铭文是古代阿拉伯语的一种“方言”。
 
专家将古代阿拉伯语分为两类:北方阿拉伯语和南方阿拉伯语,其中,南方阿拉伯语包括哈德拉毛、示巴等。
 
虽然这些古代的语言已经消失了,但是现代的阿拉伯语标准语却得以保留。其他的古老铭文与历史文本,如公元4世纪的纳马拉铭文,被认为是最接近现代标准语的一种语言,它是采用最接近当代阿拉伯语字体的纳伯特体写成的。
 
在这些古代铭文中,还有在公元前1世纪在肯德王国首都发现的以接近示巴语的穆斯尼德体写成的法乌铭文,此外,还有在内盖夫沙漠发现的公元1世纪或2世纪用纳伯特体写成的铭文。
 
南方阿拉伯语包括许多种语言,其中最重要的包括示巴语。由于在成百上千种铭文中得以保留,研究人员对这种语言非常了解。同样,还有马因人自公元前8世纪就开始使用的马因语,在多地的铭文中也被发现。
 
这个数字存档项目还包括从纳伯特王国的不同地区所选出的铭文,涉及从叙利亚到阿拉伯半岛北部的广袤范围。另外,还有来自佩特拉和霍兰的重要文本。鉴于90%的纳伯特铭文都刻在墙壁上,数据库也将选出一组作为代表。
 
该项目的组织者认为,他们在5年内的最大成就,就是进行这项数字编目的项目,其内容涉及古代不同的闪含语言写成的资料,而这些语言是现代阿拉伯语的起源。将这些资料都纳入数据库,并提供搜索的可能性,这一过程将把有关的信息都记录下来。
 
数字档案用户可以通过不同的索引而获得文本,还可以通过上传建议而改良搜索结果,根据语言或文本进行分类。
 
该项目在比萨大学进行,并得到了欧盟下属的跨地中海合作项目的融资。借助包括约旦耶尔穆克大学、黎巴嫩遗产中心、巴塞罗那大学古代近东研究所等国际团队的经验,旨在加强对腓尼基和纳伯特等铭文的理解与认识,并鼓励当地保护这些具有价值的文化遗产。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