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旅行者眼中的三千年阿拉伯历史

英国旅行作家提姆·麦金托什 ·史密斯的新书《阿拉伯人:民族、部落与帝国的三千年历史》
英国旅行作家提姆·麦金托什 ·史密斯的新书《阿拉伯人:民族、部落与帝国的三千年历史》
英国旅行作家提姆·麦金托什 ·史密斯(Tim Mackintosh-Smith),在萨那这座导弹不断、炮弹连天,睡在炮声之上的城市中,推出了他的新书《阿拉伯人:民族、部落与帝国的三千年历史》,而萨那,正是他近二十年来的居住之地。
 
提姆·史密斯说着一口萨那口音的流利阿拉伯语,他在牛津大学学习后,前往也门首都萨那定居,他知悉萨那的每一条街道,并对它充满了热情和眷恋。
 
这种感情体现在他的作品之中,他认为,他的作品与其他西方学者所写的不同,“并不是纯学术的作品”,他在书中的一个章节里,还对贾西利叶时期的诗歌与现代的流行音乐节之间进行了有趣的比较。
 
但是史密斯眼中的萨那却不再像过去那样,地面上充满了轰炸、破坏、流血与胡塞武装的士兵,而空中遍布沙特的战斗机。萨那,古代阿拉伯人在这里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伊斯兰教出现之前,然而,它漫长的历史却面临消失的风险。史密斯试图揭开掩盖它表面上的尘埃。
 
史密斯在他的书中,回顾了阿拉伯民族在伊斯兰教出现之前至今的三千年历史,包括首个形成阿拉伯文化的萨巴与哈米尔王朝。
 
提姆·史密斯认为,阿拉伯人的故事是游牧部落与半游牧部落,以及定居民族之间共同的故事,他们被同一种语言和同一种宗教联系起来。
 
提姆·史密斯研究了在伊斯兰教出现之前形成的阿拉伯世界的社会和经济变化。
 
远在石油和天然气时代之前,香料和宝石曾是阿拉伯历史的主角,阿拉伯人常常感到,受到邻近的亚述人、波斯人、罗马人及蒙古人的威胁,他们传奇般的骑兵涉入战争,马背上带着武器传教。
 
阿拉伯骑兵横跨大洲传播他们的语言与信仰,用伊斯兰教征服世界,包括现在的波斯人、土耳其人、突厥人、塔吉克人、柏柏尔人和阿富汗人都拜倒其下,而与之形成巨大差别的是,阿拉伯人从阿拉伯半岛、伊斯兰教发源地的持续迁移,却造成了文化的荒无。
 
提姆·史密斯受到摩洛哥旅行家伊本·白图泰的书籍影响很深,他重视与周边的也门人建立良好的关系,他还教孩子们学英语和音乐。
 
阿拉伯历史上的关键点
 
提姆·史密斯认为,阿拉伯历史的伟大征服过程经历了几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在伊斯兰教出现之前的几个世纪,阿拉伯语在阿拉伯半岛上的传播为起点。后来,他又讲述了公元7世纪和8世纪走出沙漠征服世界的阿拉伯骑兵的故事。
 
虽然提姆·史密斯解释了这种离开与征服,认为它在传统的伊斯兰历史上具有重要的宗教意义,但是,他认为它也是阿拉伯旧有习惯的延续,表现在袭击与劫掠之上,更有甚者,他还在现代发现了这种暴力传统的黑暗的历史延续性,这体现在包括巴沙尔·阿萨德在内的现代独裁者的“掠夺”过程中。
 
在这种比较中,提姆·史密斯忽略了在古代阿拉伯强盗进行的掠夺,与伊斯兰文明带来知识、规则、管理制度的扩张之间,存在本质上的不同。后者并没有掠夺被征服的城市,而是在统治政权变更后,仍然承认其居民原有财产。
 
书中另有一处,作者首次指出,阿拉伯著名的雕刻出现在公元前853年,即先知穆罕默德出现的1400年前。
 
作者认为,在征服时期统一起来的各个部落和民族,从海湾地区到北非地区,均是通过阿拉伯人口口相传的《古兰经》以及这本由阿拉伯语写成的圣书,“它不仅是伊斯兰教的圣书,也是阿拉伯语的存在之本”,他认为阿拉伯历史与伊斯兰历史,相互紧密相连。
 
提姆·史密斯试图通过惊人的细节而丰富这些形象。他还指出,当阿拉伯军队在公元9世纪到达顶峰时,当时阿巴斯王朝的第纳尔在世界上的流通性就相当于今天的美元。同样,他还指出,当时思想的创造性到达了极高的水平,我们可以从以下的阿拉伯词语中一窥究竟,如酒精、代数、算法,同时,阿拉伯语在全球范围内迅速传播,成为了“新的拉丁语”。
 

提姆·麦金托什·史密斯在萨那居住了二十多年,他知悉萨那的每一条街道,并对它充满了热情和眷恋 [半岛电视台]
 
现代阿拉伯人
 
书中不仅谈到了古代的阿拉伯人,在这个长达三千年的主题中,自然也包括了现代的阿拉伯人。从法国1798年远征埃及开始,以及出现的短暂的“希望时代”所依靠的民族思想,还有在埃及纳赛尔身上出现的失望。
 
提姆·史密斯将21世纪阿拉伯人的另一面体现在2011年1月革命期间埃及政权支持者的身上,他将这个长期以独裁而闻名的国度与要求自由的抗议示威之间进行了比较。
 
提姆·史密斯认为,阿拉伯人在这个时代中唯一的胜利体现在阿拉伯之春上,这次革命自最接近欧洲的突尼斯开始,但是,它只是取得了部分的成功,便迅速转入了黑暗的阿拉伯之冬,或阿拉伯之秋,埃及也重回比前总统穆巴拉克时代更为独裁的时期。
 
同样,修建了摩天大楼和购物中心的海湾君主们,他们也成了前所未有的脱离人民的国王。在叙利亚,国家遭受着战争与破坏之害,并且这种苦难远未结束。同时,巴勒斯坦人仍然承受着来自贝尔福宣言的后果,以及帝国主义瓜分中东的痛苦。
 
当提姆·史密斯来到最遥远的阿拉伯国家——毛里塔尼亚时, 他听到了熟悉的语调——类似他所知道的也门方言。甚至在西班牙,他指出,在安达卢西亚停留了8个世纪的阿拉伯语,深深影响了西班牙语,这体现在西班牙语中的4000个阿拉伯语单词上。
 
提姆·史密斯认为,书面阿拉伯语在现代,尤其是在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发展不断变慢,但是,很快,在十九世纪和在当前的数字时代这种差距就缩小了。但是,我们发现,现在对阿拉伯语的威胁来自两个完全不同的来源,即专制和镇压,由于二者在“错误的信息技术时代”——特别是在阿拉伯世界的称霸。
 
据认为,阿拉伯的推特战争代表着一部分当代阿拉伯世界的场景,可以将之与墙上涂鸦和前伊斯兰时代的墓碑相比。假设生活在当代阿拉伯世界的失望与悲剧中,这可以证明当代存在的裂痕,而这种裂痕是《古兰经》要求人们避免的。
 
提姆·史密斯强烈批评那些不想要自由的民众,他们想要的是强大的独裁模式、强人政治,作者援引伊拉克人与利比亚人的话称,“我们不需要民主,我们需要一位强大的领导人”。
 
提姆·史密斯认为,阿拉伯文明的太阳落入了独裁领导人的手中,民主并没有在阿拉伯世界里找到肥沃的土壤。
 
提姆·史密斯的第一本著作《也门:在词典国度旅行》获得了1998年托马斯·库克旅游丛书奖,此后,他还记叙了自己追随摩洛哥旅行家伊本·白图泰在公元14世纪游历古老的伊斯兰世界的足迹的旅行。
 
史密斯的这两部作品都是《纽约时报》评选出的畅销书,此外,他的书籍《千柱廊:与伊本·白图泰从印度到马拉巴尔》也在2006年出版,并获得广泛关注。
 
2011年5月,史密斯被《新闻周刊》评选为过去百年来十二位最优秀的旅行作家之一。
 
史密斯在 2010年8月,推出了系列丛书《登陆:伊斯兰教的边缘》,在书中,他追随伊本·白图泰的旅行,从桑给巴尔到阿尔罕布拉,直至中国与廷巴克图,此书获得了阿拉伯地理文学中心评选的伊本·白图泰奖。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文体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