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建墙:为何说美国正重复帝国错误?

美国总统坚持建造与墨西哥边境的隔离墙 [路透]
美国总统坚持建造与墨西哥边境的隔离墙 [路透]
古老的文明建成时,它们的墙壁并没有阻止内部的坍塌。从长达2,400公里的长城到古罗马和英国中世纪的古城墙,再到柏林墙和苏联城墙,这些城墙并没有成功保护这些伟大的帝国,而是其中大部分沦为旅游景点。
 
美国似乎也不例外。目前关于特朗普总统的隔离墙和移民问题的辩论几乎是重大历史错误的重演,其中一些错误导致了罗马、大英帝国的推翻。
 
历史学家说,人类从墙壁的历史中吸取的许多教训都被忽略了,包括它们对移民、环境、历史乃至动物的影响。
 
以下是历史上为保护伟大的古代城市而建造的一些最重要的帝国城墙的命运。
 
中国的长城
 
中国的长城被认为是世界上和历史上最着名的城墙之一,它也是最古老的城墙之一,建于公元前3世纪初,以防御蒙古入侵者。
 
城墙的长度为6700公里,这是特朗普在墨西哥边境要建的墙的好几倍长度,是一个庞大的军事防御项目,中国人为此抛洒了大量汗水和血液。
 

中国长城的一部分(欧洲通讯社)
 
隔离墙有时能阻止移民和贸易的流动,最终并未停止入侵和战争的企图,但更多的是对移民和贸易被压抑的需求以及区域扩张的企图。
 
一些地区的墙高五十英尺,是特朗普建议的边界墙的两倍多。今天,中国长城是世界主要景点,奇观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
 
英国墙、提供工作和招兵买马
 
第二座历史墙是哈德良长城,目前是一个旅游地标。这座城墙和防御工事建于英格兰北部,由罗马皇帝哈德良在公元117年上台后不久命令建的,以防止北方各种野蛮部落的入侵,是其防御性政策的一部分,而不是为了持续扩张。
 
这就是为什么哈德良墙代表了罗马灭亡的历史性转折点。当时,帝国爆发了各种形式的叛乱,包括英格兰本身,而这一新政策旨在应对帝国衰落的这一新现实。
 
关于建哈德良墙有很多理论,包括防止入侵,但有些学者怀疑防止入侵是否是一项具有成本效益的优先事项。据经济史学家、澳大利亚经济、安全与和平研究所研究员马克桑顿说,建墙的背后原因,可能是为了规范移民,防止走私和牲口被盗,收取贸易关税,为英格兰北部的罗马士兵提供工作,也是政府获取收入,以为军队提供资金的渠道之一。
 

柏林墙的遗迹(欧洲通讯社)
 
柏林墙
 
柏林铁幕是1961年共产主义东德当局,为将东德与西德分开而建造的一座墙,直到1989年被推倒以前一直是双边的障碍,象征着苏联领导的共产主义阵营与美国领导的资本主义阵营之间的冷战,也是德国家庭分裂的象征,数十人因为试图翻越而抛洒鲜血。
 
但是在过去的三十年里,为与家人和朋友相聚,东德人一直想方设法寻求迁到西德,无论是隐藏在机器中,还是通过在隔离墙下挖隧道。成千上万的人成功逃脱了,也有数千人失败了。
 
1989年头几个月,在民主德国,出现了一种半集体(估计超过5万人)经过匈牙利逃亡至奥地利,寻求政治庇护的现象。美国《新闻周刊》称之为“大逃亡”,这是柏林墙倒塌的原因之一。
 
1989年10月7日,成千上万的东德示威者参加反政权示威活动,参加人数很快增加到100万人。1989年11月9日晚,东柏林突然宣布柏林墙的倒塌以及东西德之间边界开放。数百名德国人开始拆除部分隔离墙,报复这座限制了他们自由的隔离墙,成千上万的人在数小时内涌入西德。
 
1990年6月13日,正式启动拆柏林墙行动,当日,东德保守派领导人埃里克·昂纳克称该墙“将保留百年”。
 
从此,两德从此走上统一之路。1990年10月3日,德国宣布统一。
 
君士坦丁堡的城墙
 
罗马帝国分裂成东罗马和西罗马时,君士坦丁堡成为东罗马帝国的首都。为了对抗威胁,皇帝以巨大的代价在帝国首都的陆地和海洋周围建造了世界上最先进的防御系统,但它未能成功地保护君士坦丁堡——被征服和城墙被暴露后,它沦为了这个奥斯曼帝国的首都。
 
虽然几个世纪以来,这座围墙遭遇了几次围攻和攻击,但由于墙壁和防御工事的强度,拜占庭军队感到一种惯性和过度自信,没有任何力量可以穿透这些防御工事。
 
但是后来奥斯曼帝国开发了火药和大炮,能够炸毁这座一直保护士兵、围攻设备甚至隧道的墙壁。自15世纪中叶以来,君士坦丁堡终于开放,其防御工事成为奥斯曼帝国首都的历史旅游景点。
 
特朗普的墙
 
到目前为止,特朗普提议的隔离墙增添了政治复杂性和内部危机,最近甚至导致政府关闭,政府宣布紧急状态以及总统和国会之间的分歧。
 
特朗普寻求获得50亿美元,在与墨西哥接壤的南部边境建立隔离栅,以阻止非正常移民。同时,民主党人呼吁专注于调整和现代化非正规移民控制系统,而不是建造隔离墙。
 
作为一个物理屏障,这些围栏将人们留在外面,将公民留在内部,但无疑它将造成象征性和物质上的分裂,正如臭名昭着的柏林墙或以色列种族隔离墙所造成的那样。
 
专家说,美国经济增长的真正困境不在于边境移民的车队,相反,是因为其错误的政策。美国两党民粹主义者实施的贸易或移民保护主义——有时是孤立主义——的政策,阻碍了多样性、创新和开放,限制了增长。
 
纵观历史,没有一面墙完全或永久地实现其目标,无论其大小、巩固程度如何,人类都会发现超越墙壁的方法,无论是在其之上、之下或穿过它。但美国总统可能尚未意识到这个历史教训。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文体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