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加罗报》:犹太人在欧洲的终结 以色列是解决方案吗?

《费加罗报》:犹太人在欧洲的终结 以色列是解决方案吗?
法国犹太人回忆“大屠杀”(美联社)
字体大小
法国《费加罗报》报道称,社会学家丹尼·特罗姆出版了一本题为“担忧”的书籍,作者在书中谈及犹太人在欧洲的终结,他表示称,反犹太主义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该社会学家并提出质疑:以色列将是解决方案吗?

社会学家丹尼·特罗姆在记者查尔斯·吉特审查的这本书中表示,他引用了法国前总理曼努埃尔·瓦尔斯著作《没有犹太人的法国》中的说法,在2015年11月袭击犹太商店之后,法国前总理表示,“没有犹太人的法国不是真实的法国。”

社会科学高级研究员研究人员丹尼·特罗姆认为,瓦尔斯当时是正确的,但是,话说仿佛一切都已经结束了,这是依据可信的事实存在,自2006年Ilan Halimi被暗杀之后,犹太移民发生了特别显著的增加。

查尔斯·吉特表示,超过两万名法国犹太人——总数达约47万人——已经移民至以色列、加拿大或任何其他国家,但是部分犹太人又重返法国,尽管如此,吉特表示,“我们不应该低估这些迁移——即使看起来很少,因为离开是大多数人的选择,即使结果是令人失望的。”

以色列是部分解决方案

丹尼·特罗姆表示,原因是众所周知的,总而言之,一方面,犹太人要应对具有新伊斯兰血统的反犹太主义,根据特罗姆的说法,日常生活对一些少数民族来说成为了不可能,另一方面,他们发现以色列存在“B计划”,将为犹太人提供无条件的保护。

回顾散居犹太人的历史,就会发现他们在诉诸的外国王国保护下遭遇了很多危险,他们正在遵循等待“基督救世主”的生存策略,但是,以色列国——根据作者的说法——为犹太人提供了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好的新安全保护。

在此基础上,作者认为,法国的犹太人在这种情况下可以从两种保护中作出选择:法兰西共和国的保护亦或是新的犹太复国主义国家的保护。

吉特表示,犹太人直到2000年代中期仍然喜欢法国的保护,直到发生特罗姆认为的不可逆转迁移运动的开始,尽管作者对犹太人选择移民以色列感到惊讶,他们在以色列面临的危险并不比在法国面临的危险要少,但是该作者表示,在以色列的犹太人感觉到,犹太人在那里并不是目标,而这个国家会对他进行保护。

作者认为,犹太主义在世界历史中的脆弱可能意味着以色列国本身并不能保护任何东西,作者并指出,犹太人在等待只能提供部分解决方案的基督教。

特罗姆认为,悲剧性的政变不能通过创建一个世俗的国家来取消,很多拉比对此表示反对,在特罗姆看来,他并没有看到什么可以证明建立世俗国家的正确性。

该作者表示称,雷蒙·阿隆说建立以色列国绝不会解决“犹太人问题”时是真诚的,作者并分析了阿隆对以色列所持的感觉,在特罗姆看来,以色列似乎必须要相应“保护的传统需要”,因担心以色列在1967年被从地图上抹除,阿隆发起了对犹太人的“传统保护”。

 

特罗姆呼吁法国的犹太人向阿隆一样期待,他并指出,法国领土不会在某天成为犹太历史上最糟糕的庇护所,这是由于法国是教堂的重大“子民”,自公元一世纪以来,法国就是犹太人在西方的首个庇护所。

作者表示称,这种长期共存渡过了两个可怕的时期,第一个可怕时期被遗忘了,作者特罗姆并没有提及该时期,第一个时期是在1394年,当时,法国国王查理六世将犹太人从他的国家中集体驱逐出境,犹太人在巨大打击下纷纷逃往东欧。

悔恨的欧洲

至于第二个可怕时期,则是在1940年——根据吉特的说法——的两个时期之间,当时废除了“南特救令”,以纪念法国国民历史上对其他派系的否认,如果不是这样,事情一切都很顺利,特别是在革命后期和拿破仑时期,历史记录了法国犹太人的非凡成功故事。

作者赞扬了犹太教和基督教两者之间的有机联系及两种宗教古代神灵之间的相近性,甚至在近代史上法国出现了伊斯兰教,这种宗教在神学和历史层面上被认为是局外人。

作者认为,“激进的穆斯林”渴望驱逐犹太人,他们寻找机会来阻止以色列获取利益,特别是在2015年袭击之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呼吁法国的犹太人前往以色列生活。

根据特罗姆的说法,除了伊斯兰教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因素要求犹太人从欧洲进行移民,席卷欧洲的“悔恨”运动和民粹主义认为,以色列是一个基于对巴勒斯坦人羞辱的国家,该国只能被认为是一个丑陋的落后国家。

作者最后总结发问称:在欧洲人变得国际和平之后,而欧洲认为犹太人成为民族主义者、欧洲人从今以后不再想听到这种丑陋暴力关系之后,欧洲人是否希望犹太人离开他们的土地?
文章来源 : 费加罗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