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当今世界的政治混乱?

改变世界需要一种更为积极、更为有效的方式,而不是试图逃避或者拒绝接受那些正在发生的事情 [社交网站]
改变世界需要一种更为积极、更为有效的方式,而不是试图逃避或者拒绝接受那些正在发生的事情 [社交网站]
当今世界,西方的民主正处于危机之下,二战之后建立的世界秩序也在逐步瓦解,而我们却没有理解到正在发生的事实真相,或者我们应当为此做些什么。
 
幸运的是,有些古老而伟大的文学或哲学能够帮助我们理解这一点,或许还能帮助我们找到摆脱这场困境的出路。
 
作家迈克尔·霍斯克勒在澳大利亚“对话网”(Conversations)上发表的文章中指出,“首先,我们必须放弃那种相信世界是以合理的方式组建起来的观点。”
 
德国哲学家叔本华认为,一切存在(包括我们在内)的本质都不是逻辑,而是盲目的意志。
 
叔本华在他的作品中阐释了为什么世界处于如此不幸的状态之下,以及我们如何通过不必要的战争来使事情更为糟糕,并给自己和他人带来更多的伤害与痛苦。
 
小说《白鲸记》的作者赫尔曼·梅尔维尔认为,生命不过是众神对我们搞的一个恶作剧,而我们所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与他们一起游戏并与他们一起大笑。在哲学家尼采宣布“上帝已死”之后,我们成为了自由人,我们能够根据自身的意愿来做任何我们想做的事情。
 
而法国哲学家、小说家阿尔伯特·加缪则将世界描述为一个不太关注人类的需求与渴望的地方。
 
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相信,哲学思想能使人的生活变得完美。虽然有些夸大其辞,但是无可否认哲学思考给我们的生活所带来的价值和意义。
 

美国诗人、小说家赫尔曼·梅尔维尔1819年8月1日出生于纽约 [社交网站]
 
需要混乱
 
作者指出,在这个疯狂的世界上,人们通常也会带有疯狂的色彩,这是我们需要明白的第二件事情。我们倾向于假设人们会由于某些原因而违背内心意愿去做一些事情。
 
很多时候我们也会追求一些毫无意义的事物,而这些事物甚至明显有害。当某人试图与我们一起理性思考,并向我们指出我们所犯下的所有现实与理性错误时,我们却会忽略他,并继续我们当前的状态。
 
如果我们拥有真正的理智,那么这个世界就会非常令人困惑,但事实上我们却并非如此。当然,我们也可以保持理性并合乎逻辑,但问题是我们并不总是想要这样。作者表示,这种逻辑让我们感到无聊,因此有时候我们会渴望或需要一点混乱,甚至是很多的混乱。
 
作者补充称,小说《罪与罚》的作者陀思妥耶夫斯曾在他1864年出版的小说《地下室手记》中提到,人们通常会愚蠢至极且忘恩负义,但他并不对此感到惊讶。
 
创造者与追随者
 
尼采还意识到了人们是多么容易犯错,多么希望得到他们不该得到的东西,多么容易喜欢上不值得他们喜欢的人。
 
尼采在他的作品《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写道,“在这个世界上,哪怕是最美好的事物——如果没有人来追随它和发扬它,那么它也将失去价值。所以这些追随者也是伟大之人,因为人们通常并不理解何为伟大,更无法理解创造的价值。”
 
而作者却认为,我们的问题在于我们经常赞扬那些追随者而非创造者,即赞扬那些佯装使这些事物更为美好、佯装完成了使命之人,这些人擅长说服他人相信他们的说法,而事实上他们并没有完成任何伟大的工作。
 
作者问道:面对这一切,我们究竟能够做些什么?我们要如何应对这个并不清晰的世界?我们该如何在这个似乎越来越疯狂的世界内维持我们的理性?
 
伟大的作者们为我们提出了不同的战略性建议:叔本华认为,我们应该找到一种消灭意志的方法,并永远抛弃这个世界。
 
与世界隔离
 
赫尔曼·梅尔维尔则建议与这个世界相隔离;马塞尔·普鲁斯特倾向于逃往艺术世界;托尔斯泰则在信仰中找到了意义并得到了安慰。
 
陀思妥耶夫斯基诉诸普世之爱,而丹麦哲学家索伦·克尔凯郭尔则认为,只有依靠上帝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途径。
 
尼采指出,我们应当拥抱并热爱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一切。而维特根斯坦则认为,我们应当为一切美好的事物而生活。
 
作者认为,改变世界或许需要的是一种更为积极、更为有效的方式,而不是试图逃避或拒绝接受那些正在发生的事情。
 
另一方面,我们还可以参考卡莫的建议——通过打破一切形式的旧秩序来创造一个更有意义的世界。打破旧秩序的过程可以被限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不需要喧嚣之声或引人注目。
 
这件事情只要求我们成为受人尊敬和保持理性的人,此外,无论今天我们面临怎样的挑战,我们都要坚持下去。
 
这些不同观点的哲学观点似乎对我们的生活非常重要,因为哲学问题的答案非常重要,不仅是有关生与死的问题,还有其他问题的答案——法律的本质是什么?语言的作用是什么?道德从何而来?我们的身份是什么?美是什么?
 
此外,还有其他的能够帮助社会并反映出有关人类的深层本质的问题——我们是物质上的存在,但是我们的意识并不局限于物质。事实上,哲学正是对人类本质的反映与完善。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文体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