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与间谍:网飞与摩萨德的惺惺相惜

网飞公司在关于摩萨德的影片制作中完全基于以色列方面的叙事 [社交媒体]
网飞公司在关于摩萨德的影片制作中完全基于以色列方面的叙事 [社交媒体]
艾哈迈德·优素福

网飞公司(Netflix)于9月初推出了连续剧《特工科恩》(The Spy),讲述了以色列间谍伊莱·科恩在叙利亚的故事,但是这并不是网飞公司制作的首部讲述为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服务的间谍的作品。

 
在这部电视剧推出之前,网飞公司还曾制作过电影《天使降临》(The Angel),其中讲述了阿什拉夫·马尔万的人生,此外还有电影《逮捕艾希曼》,以及其他有关摩萨德情报行动的纪录片,此外,还将其设定为世界末日的最后堡垒,正如电影《末日之战》(World War Z)中的那样。
 
关于网飞公司近期有关以色列情报题材的制作不断增加一事,以色列记者伊桑·肖尔评论道,“我们在过去就已经够能触及好莱坞,现在则是网飞公司,2018年我们还将进一步加强,似乎美国的影视行业已经成为了以色列情报遗产中心的一部分。”
 
其中,引起广泛质疑的问题在于,网飞公司在影片制作中仅仅基于以色列官方及非官方的叙事,此外,还有网飞公司制作此类题材作品的速度,以至于上述三部作品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就相继推出。
 

部分人可能会认为,这些来自阿拉伯世界的质问与担忧过于夸张,其原因在于阿拉伯世界的自信不足,但是,以色列记者伊桑·肖尔也以不同的方式提出了同样一个问题,并提供了一个与其他任何客观人物并无不同的答案,无论对方是阿拉伯人还是犹太人。

 
肖尔表示,“我已经不再是六年级的小学生了,老套的情报故事不再让我对军事英雄产生过去那样的热情;事情已经过去了多年,我也理解,或者说我在试图理解一个事实,即摩萨德给我们讲述的这些故事,并非完全属实,而且,更为糟糕的是,这些故事是在故意扭曲真相,并仅仅呈现出其中的某一个层面。很明显,与失败的故事相比,胜利的故事更能引起重视,因为我们不会满足于空洞的宣传。当然,失败的故事缺乏等同的魔力,因此,失败的故事在我们的世界里并不重要。”
 
值得一提的是,这句话引自伊桑·肖尔的文章的一部分,肖尔在文章中批评了网飞公司近期的政策——将摩萨德特工转变为身着现代装束的超级英雄,而无视阿拉伯方面的不同叙事。肖尔在文章中谴责这种情况,认为这是对“杀戮者”的美化,而不是在宣扬和平。
 

网飞公司近年来试图虚构有关摩萨德的神话故事,突显该机构内的英雄人物,将其塑造为超级英雄(如蜘蛛侠等)的当代替身。

 
网飞公司为实现这一点,在制作过程中仅仅采用以色列方面的独家叙事,甚至歪曲历史,采用令人怀疑其真实性的事件,使用摩萨德的单方面叙事。
 
法国电影制片人西蒙·埃斯托利安则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他指出,制作团队曾多次尝试与埃及相关机构沟通,包括阿什拉夫·马尔万的家属,甚至计划让埃及演员参与影片制作,但是所有这些努力都遭到了对方的拒绝。
 
埃斯托利安表示,“在这方面想要接近埃及人是极为最困难的。我们曾多次试图与穆娜(马尔万之妻、纳赛尔之女)进行交谈,但是毫无结果,出于恐惧她没有回应我们的要求,她说,这将给她带来危险,她不想知道关于这个问题的任何事情,她的丈夫已经给她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而网飞公司尚未对任何相关的批评发表任何评论。
 
捏造历史
 
影片中出现了一系列的历史错误,而该影片还声称自己了解历史真实、还原历史情景:
 
影片《天使降临》以埃及已故总统纳赛尔访问英国首都伦敦的一系列事件为开始,然而,此事的真实性从未得到过证实,无论是在纳赛尔担任埃及总统之前还是之后。
 
影片制作人选择了埃及与叙利亚合并时期的国旗作为萨达特上台之后的埃及官方旗帜,但这是又一个历史错误。早在萨达特出任共和国总统的整整10年之前,埃及与叙利亚之间的合并就已经正式结束,而这面旗帜也不再被使用。
 
同样,埃及现在使用的国旗也出现在影片的部分场景中,而这面国旗是直到1984年才开始使用的,即影片讲述时代的10年之后。
 
此外,影片中的一座建筑被称为“埃及国防部”,这是影片中的又一处历史性错误,因为这一命名是自1980年才开始正式使用的,即在影片记叙的故事结束的很长一段时间后。这一命名来自萨达特总统在战后提出的和平倡议,其中一项条件就是将埃及作战部更名为国防部。
 

但是,影片中的谬误却不止于此,甚至开始不正确地使用著名历史人物的名字,此后对历史事件记述的失真甚至达到了相当荒谬的地步。

 
在影片中,萨达特发动“修正革命”并逮捕警卫萨米·沙拉夫、萨阿拉维·贾迈阿、阿里·萨柏里,是阿什拉夫·马尔万从已故总统纳赛尔的办公桌上获取的腐败案件的结果,而种设想这明显违背了事实——这首先是一个政治问题,这是萨达特为了防止这些警卫策划的政变,而采取的先发制人的措施,这一措施与阿什拉夫·马尔万没有任何关系。
 
但是,在这部影片中,这一措施正是影片的核心所在,正是此举使马尔万赢得了萨达特总统的信任,马尔万才得到了成为共和国内二号人物的机会,而这一身份使他能够轻松提供以色列所需要的任何情报,此外,影片叙事在技术上也缺乏说服力,违背了其他的历史真相。
 
间谍的谬误
 
网飞公司近期制作的有关伊莱·科恩的系列电视剧也同样存在大量谬误,包括搞混了叙利亚著名历史人物的名字,以及虚构伊莱·科恩的各类关系,唯一能够证实的是科恩从家中被捕的方式,当时他正在写一封加密信,这一事实与有关他的传说都存在出入。
 
影片中指出,逮捕科恩的军事情报负责人艾哈迈德·斯威达尼,曾与科恩在阿根廷会面,但真相是,斯威达尼在其整个军旅生涯中,都没有去过那里。
 
影片中还提到,乔治·赛义夫——与伊莱·科恩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的叙利亚记者,已经成为了新闻部长,但实际上这种情况并未发生。
 
总而言之,这部电视剧绝不会是网飞公司有关以色列情报题材的最后一部制作。根据网飞公司的官方声明,当前还有部分项目正在推进,而这就意味着,还将出现大量有关摩萨德的谬误与扭曲的史实。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文体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