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菲亚”:象征抵抗事业的巴勒斯坦头巾进入时尚界

“库菲亚”:象征抵抗事业的巴勒斯坦头巾进入时尚界
象征巴勒斯坦抵抗事业的头巾“库菲亚”开始出现在一些大型时装展上(通讯社)
字体大小
被称为“库菲亚”的巴勒斯坦头巾(Keffiyeh),最初是农民与贝都因人的传统围巾,而现在却在世界各地广受欢迎,甚至在全球顶级时装展上成为了时尚界的宠儿。

法国学者让·皮埃尔·菲利奥在《世界报》的报道中指出,在当下,各大时尚杂志与专业网站纷纷给“库菲亚”予以重视,无论是作为头巾佩戴,还是作为连衣裙、外套、皮带或短裤等衣物上的灵感元素。

菲利奥指出,不同之处在于,时尚人士及其他追求街头风格的人士,都开始爱上了巴勒斯坦头巾“库菲亚”。他还补充道,库菲亚的历史值得一谈,哪怕是以简短的形式。在20世纪初,巴勒斯坦精英佩戴的还是西方的帽子或是带有奥斯曼风格的小毡帽。


一名巴勒斯坦活跃人士在约旦河西岸挥舞巴勒斯坦头巾“库菲亚”,挑衅前方的以色列士兵 [路透社]

但是,巴勒斯坦精英却未能在大起义中抵挡英国统治与犹太复国主义势力在巴勒斯坦的扩张(1936年至1939年),这渐渐演变成为帮派斗争与反殖民主义运动,席卷了从农村到耶路撒冷老城区的各个位置。

不明命令

在这些事件之中,菲利奥指出,“在不明背景下,出台了禁止阿拉伯人穿戴奥斯奥式小帽的命令,并规定自那时起,使用库菲亚作为爱国主义意识的头巾”,以表彰站起来捍卫领土的巴勒斯坦农民。

自此,带有黑白格子装饰的“库菲亚”成为了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等爱国运动的标志,并被用作支持革命宣传的社会金字塔核心。

菲利奥指出,当巴勒斯坦已故领导人阿拉法特1974年应邀前往联合国讲台时,作为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主席,当时的他便佩戴了黑白格子的库菲亚。


库菲亚出现在所有的巴勒斯坦斗争场所中,包括回归大游行,每周在加沙地区举行的[阿纳多卢通讯社]

在1982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并造成黎巴嫩危机期间,“库菲亚”成为了圣战者的标志,此后还成为了示威者的标志,从1988年至1993年间,他们在约旦河西岸及加沙地区挑战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占领。

在被称为“巴勒斯坦大起义”的示威期间,“库菲亚”成为了青年参与者们的面具,它有助于减轻催泪弹的效果,此外,它还是国家的象征,其象征意义相当于巴勒斯坦国旗。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在革命浪漫主义的影响下,西方青年将巴勒斯坦头巾“库菲亚”系在脖子上,作为对巴勒斯坦人的声援和支持,但是,随着西方新一代的诞生,佩戴“库菲亚”已经成为一种标志和形式,代表着对起义中的革命青年的团结与声援。

这名法国学者还指出,在本世纪初,“库菲亚”得到了众多企业家与时装设计师的重视,从而引发了很多争议。2007年,美国一家连锁商店被迫从其商店将多种颜色的库菲亚下架,原因是“本产品所具有的敏感性质”。


“库菲亚”象征着巴勒斯坦人民:2003年在伯利恒召开的一次宗教会议上,占领军禁止阿拉法特出席,人们用库菲亚代表他与巴勒斯坦人民 [盖蒂图片社]

服饰与象征

这位法国学者认为,在强烈的抗议运动浪潮中,“库菲亚” 在世界各地成为了伊拉克武装人员与圣战分子的象征,但是对于巴勒斯坦而言,仍然存在反对者的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巴勒斯坦的“库菲亚”通常是从印度或中国进口而来,特别是出售给旅游者们的纪念品。而西岸地区唯一一家生产库菲亚的工厂,则坐落在希伯伦,这家工厂是亚西尔·哈尔巴维于1961年创办的,目前,他的三个儿子正在经营这家工厂。

由于以色列占领当局的种种限制,该工厂还在互联网上开设了“库菲亚”的销售渠道。例如,以色列当局拒绝该厂以加沙、杰宁或伯利恒的名义生产传统样式的库菲亚。

菲利奥还指出,在约旦,杰拉什难民营的巴勒斯坦难民们设计了一组原创的“库菲亚”,但是,这种进步却伴随着一股日益增加的“库法亚的女性化”趋势,而这是由于国际客户的订单支持所产生的。

菲利奥在文章结尾时指出,现在,极少的巴勒斯坦领导人还会佩戴“库菲亚”,如2005年接替阿拉法特出任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的阿巴斯总统。

菲利奥强调,“库菲亚”虽然成为了巴勒斯坦事业延续的主题,但它在世界范围的流行,却进一步削弱了它的政治意义。
文章来源 : 法国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