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紧对以色列的控制》法国作者:内塔尼亚胡和犹太复国主义梦想的终结

Israeli Prime Minister Benjamin Netanyahu gestures as he attends a news conference in Vilnius, Lithuania August 24, 2018. REUTERS/Ints Kalnins
费里尤:内塔尼亚胡为了卑鄙的政治目的一直在操作大屠杀的历史 [路透]
在《加紧对以色列的控制 内塔尼亚胡和犹太复国主义梦想的终结》一书发布之际,帕斯卡·博尼法斯在法国知名严肃新闻网站 “Mediapart”网站上与中东现代历史学家让·皮埃尔·费里尤对话,呈现他对以色列的回应。
 
对话始于这本书,回应的是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于2015年10月20日发表的声明,其中他为前德国总理阿道夫·希特勒洗脱对大屠杀的全部责任,包括文化责任,并试图将这些责任加于前耶路撒冷穆夫提艾敏·侯赛尼和巴勒斯坦人。
 
该书的作者说,从历史和公民角度来看,这一宣布激怒了作为历史学家和公民的他,特别是内塔尼亚胡在宣言中强调,后来流放到德国的耶路撒冷的穆夫提艾敏·侯赛尼在1941年底启发了阿道夫·希特勒的建造毒气室的想法。
 
该宣言是以色列总理正式出访德国前在耶路撒冷世界犹太复国主义大会上发表的。声明在以色列引发了真正的愤怒,并被当时的工党反对派领导人艾萨克·赫尔佐格谴责为“严重歪曲历史”,并呼吁内塔尼亚胡“立即纠正它”。
 
历史谬误
费里尤表示,2000年到2002年担任以色列驻法国大使的埃利·巴尔纳维批评这一宣言是“大屠杀的恶棍”,内塔尼亚胡似乎正在操纵大屠杀的历史以妖魔化巴勒斯坦人。
 
这位历史学家纠正道:“自1937年流亡以来在巴勒斯坦被边缘化的穆夫提侯赛尼是反犹太主义者。他与纳粹的合作在阿拉伯世界非常有限。至于他的军事特遣队,则是由波斯尼亚穆斯林组成的。”
 
费里尤证实,侯赛尼在1941年与希特勒的听证会证明,穆夫提对由纳粹战争机器构思和计划的大屠杀的执行没有任何影响。
 
费里尤在接受Mediapart文本采访时说,他在研究期间发现,在2015年10月的公开声明之前,内塔尼亚胡向外国官员重复了巴勒斯坦人在屠杀欧洲犹太人方面负有文化责任的谎言。
 
费里尤解释说,这种为了卑鄙的政治目的而操纵大屠杀历史的行为仍在继续,特别是当内塔尼亚胡2018年在匈牙利和波兰安抚执政的民粹主义者时多次误导他们,声称匈牙利和波兰人对帮助消灭犹太人没有责任。
 
当被问及“内塔尼亚胡是否赢得了以色列的思想之战、 以什么方式”时,费里尤表示,他在书中将内塔尼亚胡置于长期犹太复国主义的正确历史位置,并表明这个人是歪曲以色列国先辈 “古老历史”的工具,其中他们大多数来自工党,用犹太复国的修正主义——经济、政治和社会上的极端右翼——取代历史。
 
作者费里尤指出,内塔尼亚胡能够劫持这一历史,因为他执政超过13年(1996年至1999年三年总理,自2009年以来十年再次担任),相当于戴维·本·古里安的执政时长。
 
国父转世
 
这位历史学家说,这就是为什么他将内塔尼亚胡称为“国父转世”,相对于国父本·古里安来说。但后者在1948年独立宣言中保证 “所有公民的社会和政治权利完全平等”,无论是犹太人还是阿拉伯人。然而70年后,内塔尼亚胡无视民主,采取了一项“基本法”,该宪法具有宪法权力,只给予犹太人民在巴勒斯坦土地上自决的权利,抹去20%的人口讲的阿拉伯语的官方地位。
在解释内塔尼亚胡能够使美国采取其立场的原因时,作者回忆了书中有关内塔尼亚胡对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第二任期竞选发起了针对性运动(2008年奥巴马当选时得到了80%美国犹太人的投票支持)。他说,此运动在奥巴马的第二任期内中愈演愈烈,甚至内塔尼亚胡还绕过奥巴马到美国国会,以拒绝伊朗核协议。
 
作者费里尤认为,内塔尼亚胡执政是因为他获得了豁免权,而不是因为他自己的权威,并指出,总理害怕重复前任埃胡德·奥尔默特的命运,后者因操纵房地产被判处18个月监禁,而目前内塔尼亚胡面临的指控更加严重——以色列警方已经建议指控他在与总理任期直接相关的三起案件中实施腐败。
 
但费里尤说,问题在于检察官–内塔尼亚胡最亲密的同事之一–是否敢于正式挑战他。指控会在2019年4月的立法选举之前吗,还是之后?
来源 : Mediapart

更多文体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