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尼斯旧书市场:以传统抵抗经济衰退与数字革命

“制革巷”的旧书市场中各类主题的书籍吸引了大量的读者[德国媒体]
“制革巷”的旧书市场中各类主题的书籍吸引了大量的读者[德国媒体]
在突尼斯首都,在靠近老城区城墙的、充满上世纪初法国殖民主义建筑色彩的一条小胡同之中,巴迪阿正在翻阅摆放在人行道货架上的部分阿拉伯小说,以及部分外国翻译作品。
 
这条胡同被称为“制革巷”,来来往往的行人都会习惯性地停下来看看书的题目,但是其中部分人也是专门前来寻找一些市场上无法买到的书的。
 
就在这条人行道的入口处,访客可以停下到,在一张倚墙而立的桌子上看到阿道夫·希特勒的作品《我的奋斗》,旁边还摆放着革命领袖节·格瓦拉的传记,另一面还有关于烹饪艺术的书籍,以及翻译用的词典。
 
这位名叫巴迪阿的访客表示,“我对旧书的热爱将我带到了这里。在这里,你可以找到在其他地方很难找到的书籍。”
 
巴迪阿是维也纳国际原子能机构总部的一名翻译,他利用到突尼斯度假的机会,来到了“制革巷”,最终,他完成了此次图书之旅,并购买了作家马哈茂德·麦斯欧迪的小说《大坝》,以及瓦西尼·阿拉吉的《卡萨诺瓦的女性》。
 
巴迪阿表示,“很久以来,我都在使用电子书,这更为实用。但是,怀旧的情绪仍使我不时想购买纸质版的书籍。在我阅读之后,会将它们再捐出去。”
 
像巴迪阿一样,大学生、律师等知识分子都非常喜欢到这个地方来,寻找一些他们喜爱的书籍及珍贵的参考资料,并以比普通书展和书店更为低廉的价格买入。

“制革巷”内一家突尼斯书店的陈列 [德国新闻社]
 

矛盾的节奏

 
历史上,“制革巷”并不是卖书的地方。在法国殖民时期,这条巷子仍然是皮革制造商们的最爱,由于皮革制造所带来的污染,这项产业一直被安置在由阿拉伯人、土耳其人所建造的老城墙之外。
 
但是,制革产业的逐渐消失,为旧书商们带来了机会,他们可以居住在巷子里,并利用这些旧仓库来储存书籍。
 
而如今,加入这条小巷的还有很多其他行业的商人,包括布商、缝纫工具商、中国小商品商,以及轻食店等。
 
我们可以发现,这里的日常生活以一种充满矛盾的节奏周而复始地进行。
在白天,小巷及其周边广场上的人行道和旧仓库就变成了开放的图书馆,充满了成堆的书籍。
 
而到了晚上,这个地方就变得贫瘠与荒凉,成了醉汉、及进行黑市交易的地方。
 
70岁的穆阿迈尔·布阿齐兹,是“制革巷”的一位书商,他长年生活在这个充满矛盾的地方。尽管如此,他仍认为,这个地方已经成为了他生活的一部分。
 
布阿齐兹曾是农业部的一名职员,但是,自1992年起他辞去了公职,此后选择在这里卖旧书为生。
 
布阿齐兹表示,“卖书并没有太大的利润空间,只能够满足最低程度的生活开销。我也不追求很多的利润。”
 
虽然电子媒介已在突尼斯广泛使用,但大学生等知识分子仍然不断涌向这里,寻找珍贵的参考资料、书籍及百科全书。
 
访客可以这里长时间逗留,最后他也可能买入原先并没有计划购买的书籍。
 
布阿齐兹解释道,“互联网与数字革命对书籍的销售造成影响,这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珍贵的旧参考资料,却是在互联网上找不到的。这里就是所有你想寻找的书籍的源头。”
 
但是,他和其他的卖家一样,并不隐瞒他们的销售量下降的原因,除了互联网媒介的广泛使用之外,还有国家的政治、经济形势对于市场的影响。

突尼斯的一位旧书店主[德国新闻社]
 

传统书籍

 
自上个世纪70年代就开始在父亲的书店卖书的哈姆扎表示,“传统书籍仍然是吸引访客到这条巷子来的一个重要原因。以外还有外国翻译作品和外文书籍。”
 
从政治层面来讲,伊斯兰主义者在2011年革命期间首次上台,也使得宗教类图书在书展中开始复兴,而在旧书市场上也是如此。
 
对于伊斯兰主义者而言,这种复兴就是在经历了数十年的宗教荒漠之后,重新让突尼斯人了解他们的宗教,了解他们的义务与使命。
 
但是布阿齐兹评价道,“这些书籍与特定的政治局势相关,过去在这方面存在限制,保守者在革命之后更喜欢购买这些书籍,但是在今天,它们又被抛弃了。”
 
小巷中旧书市场的未来并不明朗,这里的书商也不清楚,在这种技术与新一代读者关注内容的转变过程中,他们还能坚持多久。
 
与此同时,他们更关注的是,如何更好地利用人行道上这些狭窄空间。
 
哈姆扎与布阿齐兹等书商都明白,在这条小巷子之外寻求另外一个地方,从经济层面来说,确是一个真正的风险。
 
布阿齐兹表示,“我有很多超过10年的书籍储藏,但是我根本没有空间把它们摆出来。尽管如此,我也喜欢呆在这里,呆在这条人行道上,而不是去寻找其他的地方。”
 
哈姆扎承认,“旧书商无法承担新的展示空间所需要的开销。这就是至今为止最合适我们的地方。”
来源 : 德国媒体

更多文体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