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伦特—西班牙皇家学院里的阿拉伯学家

科伦特指责西方人没有努力了解阿拉伯世界,从而致使冲突和仇恨不断加深 [西班牙皇家学院]
科伦特指责西方人没有努力了解阿拉伯世界,从而致使冲突和仇恨不断加深 [西班牙皇家学院]

作为西班牙最富盛名的文化机构之一,西班牙皇家学院接受了阿拉伯语语言学家费德尔科·科伦特(Federico Corinthi)作为其会员。作为一位年近八旬的人,这似乎是对他以往付出的一个迟到的认可,几十年来,他一直不知疲倦地致力于具有悠久交往史的两种语言和文化间的沟通与交流。

科伦特1940年出生于格拉纳达,进入皇家学院不仅关系到他个人的名誉,还为西班牙文化机构在阿拉伯语言文化领域的研究奠定了象征性的基础,因为他被认为是伊比利亚世界里阿拉伯语语言研究领域的先驱之一,也是第一个在西班牙皇家学院工作二十多年的阿拉伯学家。一直以来,这一空缺似乎不符合逻辑,似乎是对西班牙与阿拉伯-伊斯兰世界之间语言文化重要性的淡化和漠视。

通过在摩洛哥和埃及一段时期的生活,科伦特加深了对阿拉伯世界的了解和同情,加入皇家学院的喜悦并没有阻止他在学院成员面前揭示一个惨痛的事实,那就是人们对于阿拉伯研究的明显忽视,同时他也指责西方人没有借助于实事和证据来努力了解阿拉伯世界,从而致使冲突和仇恨不断加深。

作为1965年至1968年在拉巴特穆罕默德五世大学任教的一名西班牙学者,他热衷于提醒人们警惕对阿拉伯语言和文化的”自愿无知”状态,因为该语言和文化是西班牙历史的一个组成部分,他还警告说,意识形态和宗教上的敌意将不利于民族身份的丰富,限制其多样性,损害其根基。

因此,他是东方学家们的继承者。这些东方学家们曾致力于消除西班牙对阿拉伯的历史性复仇情结,并让西班牙人意识到拥有纯粹的语言、文化和生活方式等民族遗产的必要性。



《阿拉伯语句法》一书是东方学家科伦特最知名的作品之一。[社交网站]

科伦特很早就热衷于研究闪族语,特别是其中的阿拉伯语,他对阿拉伯语的热爱及对阿拉伯语的贡献使得他进入开罗阿拉伯语语言学会,并在众多阿拉伯、美国和西班牙大学授课。同时他也是大型语言文化项目的主持者,并于1970年出版了《西班牙语阿拉伯语词典》,该词典已成为西班牙语和阿语翻译学习者不可或缺的指导工具。

作为马德里康普顿斯大学1962年的毕业生,科伦特并没有把对阿拉伯文化的漠视和当今的政治围墙分隔开来。他认为,这种政治围墙分离了阿拉伯和西方世界,加剧了文明之间的冲突,他还将指控直指西方,并将”圣战恐怖主义”的出现和遏制阿拉伯伊斯兰世界的一些现代化努力等重大责任归咎于他们。

来自格拉纳达安达卢西亚遗产中心的一位研究员–其以前经常游历于格拉纳达的林园和宫殿古迹、经常观察带有阿拉伯特色和阿拉伯文化多样性的珍贵文物–认为,与其它欧洲国家相比,伊比利亚地区在应对阿拉伯文化时所产生的思想意识为该地区的阿拉伯研究带来了负面的影响,尽管西班牙和阿拉伯世界在地理上更临近,并具有共同的遗产,但令人奇怪的是西班牙作品中对俄语的借用比从阿拉伯语语言和文化中借用的要多得多。

新入选46位学者名单的科伦特对西班牙语中出现的阿拉伯语词汇非常感兴趣,他认为这些阿拉伯词汇大约有1700个(暂不计数量大约为4000个的派生词汇),并警告,由于这些词汇是富于变化的活体,所以它们会由于各种客观因素的作用而逐渐消失。

除了《西班牙语阿拉伯语词典》外,科伦特还因考证伊本·卡兹曼(IbnQizman)诗集、研究安达卢西亚方言、出版《阿拉伯语句法》基础教程、《安达卢西亚阿拉伯语词典》、《安达卢西亚二重韵诗》等被人们所熟知。

古稀之年的科伦特继续履行着具有人道主义视野的文化使命,他在这两种临近地中海、且具有悠久历史的文化之间架设沟通的桥梁,从而丰富了记载西班牙籍阿拉伯学者努力的史册,这些学者都热衷于恢复西班牙民族身份中的阿拉伯文明成分,以此来反对那些带有宗教信仰和封闭沙文主义性质的压制和诽谤。

这些阿拉伯学者中有诸如像历史学家胡安·伯内特这样的知名人士,他曾翻译《古兰经》,并将《一千零一夜》翻译成西班牙语,此外他还编写了一本名为《欧洲对西班牙伊斯兰所亏欠的》的参考书,书中对阿拉伯人和伊斯兰教在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所做出的贡献进行了探索性的解读。
此外,阿拉伯语翻译先驱佩德罗·马丁内斯·蒙塔比斯(Pedro Martinez Montabeth)的诸多贡献也不容忽视,他集中精力来翻译现代阿拉伯文学,先后翻译了纳吉布·马哈福兹、艾麦乐·顿古勒(Amal Dunkoul)、萨拉赫·阿卜杜·萨布尔(Salah Abdel Sabour)和马哈茂德·达尔维什等人的作品。他的作品,例如《阿拉伯当代诗歌》、《阿拉伯当代文学入门》和表明其支持巴勒斯坦事业立场的《巴勒斯坦抵抗诗人》等,都为西班牙研究人员留下了宝贵的遗产。

阿拉伯学者在西班牙语领域的活动并非是最近产生的,而是真正始于19世纪,是伴随着安达卢西亚文学研究与复兴、对手稿遗迹和学者著作的研究而开始的。

几代研究人员都已从抛弃西班牙-阿拉伯共同过去的迷误中走了出来,他们倾其一生来探索和发现这一遗产中的精华,抹去与他人交往时的刻板印象,消除盲目自大和自我满足,并通过文化经验的相互交流来创建未来,所以相对于他们来说,费德尔科·科伦特进入西班牙皇家学院就是对这些努力的象征性回顾。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文体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