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囚犯到演员:叙利亚演员为何在“迦太基”裸演?

مشهد من مسرحية "يا كبير" التي عرضت في مهرجان قرطاج وأثارت ضجة
戏剧作品《啊,大官》由叙利亚人拉法特·扎古特导演 [社交网络]
在突尼斯举行第二十届迦太基戏剧日活动,某戏剧演出期间,突尼斯市剧院表演厅的门骤然打开,群众纷纷愤慨离开,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一个演员会像刚出生光溜溜地出现在舞台上?” 一个人喊道,另一个人说这是一场“闹剧”,拒绝置评。
 
剧院大堂的讨论和抗议几乎要演变成争吵,至于在大厅里,另一部分观众则继续看戏。这部话剧是叙利亚-德国戏剧《啊,大官》(Ya Kabir),在一幕中,叙利亚演员侯赛因·马里在一段30分钟的悲惨场景中完全裸现在舞台上。
 
戏剧作品《啊,大官》(75分钟)由叙利亚人拉法特·扎古特导演,阿迈勒·伊姆兰撰写剧本,通过叙利亚女性(阿迈勒·伊姆兰演)探访她的流亡在外的兄弟现代艺术家(马里演)的故事,呈现了独裁与父权制社会的关系。
 
探访期间,两兄妹的父亲—一名情报官员—刚好去世,妹妹想要前往自2011年爆发战争的叙利亚参加父亲的葬礼游行,哥哥试图劝阻,然后两人发生冲突。
 
女儿表现出很喜欢他的“大”军官父亲,而儿子则试图说服妹妹称,他们的父亲参与国家的流血事件,随后冲突升级,最后以妹妹坚持立场结束了争吵。哥哥无法言语愤怒,于是裸体上台,强奸了她,最后以妹妹杀死哥哥,最后自杀的结局结束了这场兄妹冲突。
 
undefined
裸体演员(半岛电视台)
 
艺术场景
 
这部在突尼斯上演的叙利亚 “Maqlouba”第二部剧,引发了争议;有人拒绝舞台上出现全裸场景,认为这种令人震惊的场景,与艺术无关,是一种粗俗;也有人认为,艺术没有界限,该场景具有创新性和影响力。
 
文化广播电台卡迈勒·沙尔尼媒体人认为,该剧自在希腊首演以来都没有出现过演员全裸上场的场面,无论男女,尽管表现身体之美的艺术已广泛可见,但数千年来都只是通过雕塑、绘画等艺术表现形式表现,少有出现在“现实”中,即使用真实人物表现,也只是稍稍意思一下,并不展现生殖器。
 
沙尔尼认为这是荒谬、没有理由的,“例如,注重身体之美和舞蹈协调的歌剧,从未展示裸体场面,”他说。
 
“往往有那种仿人体颜色的服装来遮掩身体,试图重现裸体美丽和身体形状,而不是真的脱衣服,”他认为,完全展示身体特别是生殖器官,是对身体美丽的一种粗俗表达,“这种荒谬的肤浅只适用于性用品商店的性爱表演。”
 
美学评估,而不是道德评估
 
相反,导演和戏剧评论家尼扎尔·萨伊德告诉半岛网称,艺术只有自身限制,没有任何宗教、社会或政治因素,但它也需要提供丰富和合理的创作材料,因为评估是艺术性的,而不是“道德的”。
 
不过,他谴责了表演组的管理问题,称出于尊重,演出前最好事先向观众说明表演会出现震惊场面,这基本上是组织问题。
 
自由表达
 
“裸演属于表达自由,这是所有人都要求的,是不可分割的,”戏剧评论家纳吉亚·萨米里告诉半岛网说,她呼吁只能从审美角度来评价。
 
“是否就只允许难民在翻船后一丝不挂躺在沙滩上,而不允许在舞台上看到裸体演员?”她问道。
 
“我们认为裸体油画是创造性作品,令人赏心悦目,而在舞台上的裸体演员就值得羞辱?”
 
这位戏剧评论家引用了伊拉克诗人穆扎法尔·纳瓦布((Muzaffar Al-Nawab)的诗歌,有人认为他淫秽,但萨米里认为其诗歌揭示了阿拉伯局势的恶心程度。她强调,戏剧出现裸体场面是合理的,试图揭露的是阿拉伯独裁统治者对身体的残酷虐待。
 
undefined
戏剧导演(半岛电视台)
 
导演观点
 
这部剧曾在多个欧洲国家演出。该剧导演表示,突尼斯版本和其他国家的一样,声称只在突尼斯出现裸体场景的说法是谣言。
 
扎古特导演指出,他并没有指望阿拉伯国家接受和允许演出这部戏剧,他很惊喜地看到突尼斯将其作为迦太基剧院日的节目之一,被认为是阿拉伯世界中的亮点和“希望”。
 
导演认为,裸体场景引争议是正常的,他尊重所有异见,但他却惊讶于阿拉伯世界内部的破坏和侵犯的程度被忽视。
 
这部作品试图通过这种场景来提出真正的、也许是最重要的问题:在所有形式的破坏、侵犯背后,谁是始作俑者?谁造就了制裁者,是我们吗,抑或是制裁者了我们?
 
裸体演员如何看待?
 
叙利亚裸演演员表示,裸演是戏剧艺术所需要的,也是其他场景的一部分,整个团队旨在用所有方式全面抛出问题。
 
演员表示,他在叙利亚革命初始遭逮捕,并在政权监狱里受到侵犯,而这一幕恰恰是叙利亚悲剧的核心场景。“我们在沙漠和荒野中筋疲力尽,我们吃海里的鱼。我们是叙利亚人,赤身裸体,这是我们的现实,没有人听到我们。”
 
“对我而言,我的裸演揭示的叙利亚真相。这是我和我家人的声音。这是我们在六周的排练中一直在寻找的最有表现性场景,只是为了传达一个七年之久的悲剧中的冰山一角。”
 
他最后说道,《啊,大官》不仅仅剑指阿拉伯独裁统治,而是针对全球各地奴役个人的政权,以美国为首,个人是野蛮资本主义的奴隶,“所以我们都在一条船上,我们的人性受到威胁”。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