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文学家在伊斯坦布尔为“诗王”庆生

阿拉伯诗人、文学家和作者在伊斯坦布尔的文学沙龙吟诵邵基的诗歌 [半岛电视台]
阿拉伯诗人、文学家和作者在伊斯坦布尔的文学沙龙吟诵邵基的诗歌 [半岛电视台]
在他150岁生日之际,“诗歌王子” 艾哈迈德·邵基(1868年10月16日至1932年10月14日)仍然活在追随者们的心中,在土耳其城市伊斯坦布尔的一个咖啡馆,他的诗歌在“安纳托利亚文学”组织的“文学沙龙”中为人朗诵。
 
叙利亚革命诗人阿纳斯·阿尔德海姆(Anas Aldogheim)认为,邵基在他所写的《赞美真主使者》的三首诗誉为“阿拉伯诗歌之眼”(指非常重要)。
 
在第一首诗中,阿尔德海姆援引邵基在《赞美真主使者》中模仿伊玛目蒲绥里《哈姆兹雅》(Al Hamziya)的诗体所写的诗歌,开头写道:
 
你如何不辜负先知?
无尽的天空啊
 
邵基写自己的“哈姆兹雅”,开头是:
 
先知诞生万物发光
光阴微笑赞美
 
第二首诗也是邵基模仿蒲绥里《衮衣颂》(又译《先知的斗篷》)的《真主的宽容》所创造的,开头是:
 
你还记得你向往的宾萨拉姆的那些遥远的地方吗? 最近你应该越来越多地流下血泪。
 
在《斗篷之路》(Nahj Al Burda)开头为:
 
瞪羚(指爱人)在鼓槌树和群山之间徘徊……
愿意让我在圣月里流血
 
第三首诗是邵基在他《赞美真主使者》中所写的《叩问我的心》:
 
问我的心它醒来的那天
也许美丽在责怪它
只有聪明人才应该被问
美给它留下了智慧吗?
 
诗的引领者
 
阿尔德海姆告诉半岛网,艾哈迈德·邵基是最为人所知的阿拉伯诗人之一,是真正的“阿拉伯诗歌王子”,他是阿拉伯诗歌的引导者,政治和社会文学先驱,也是记录阿拉伯诗歌的永恒话语的王子。
 
叙利亚诗人阿尔德海姆、伊卜拉欣、侯赛因·阿卜杜拉、艾敏·加布里、玛纳夫·阿贾吉,两位埃及人马苏德·哈米德、伊斯兰穆·希吉拉斯,巴勒斯坦诗人萨米尔·阿蒂亚,伊拉克诗人哈米德·杜雷米参加了“诗王”纪念大会。
 
参与文学沙龙的还有故事家阿比尔·那哈斯、小说家伊卜第萨姆·沙库什、叙利亚作家穆罕默德·法尔胡德、土耳其学者苏尔坦·沙姆什克、两名媒体人穆阿塔兹·那娃什(约旦)与人穆罕默德·阿克拉比(突尼斯)。
 
特色与传承
 
当代文学记忆满载着众多诗人的名字,他们在阿拉伯诗歌中留下了清晰的痕迹,但艾哈迈德·绍基仍然是在众多领域的诗歌影响中最突出、与众不同的诗人之一。
 
作为“安纳托利亚文学协会”创始机构的成员,萨米尔·阿蒂亚说,之所以纪念绍基的生日,是因为他的诗歌遗产成为散居在外的阿拉伯男子的致敬,是留给阿拉伯人和母语为非阿拉伯语的人的遗产。
 
阿蒂亚向半岛电视台解释说,在绍基去世前后时期,阿拉伯人已经熟知许多诗歌创作,诗人间仍然相互竞争,他们扛着诗歌的旗帜并向前迈进。
 
阿蒂亚毫不掩饰他对当代诗歌的钦佩,但他认为伊拉克诗人穆罕默德·马赫迪·贾瓦希里(1899-1997)最能担当起“诗歌王子继承人”的称号,尽管他不同意贾瓦希里的政治观点。
 
文学协会创始成员阿比尔·那哈斯表示,社会精英知识分子和作家之间相互交流和鼓励的最重要方式之一是举办文学沙龙,为纪念绍基生日而专门举办的此次文学沙龙也不例外。
 
那哈斯表示,文学沙龙赋予了作家文学创作的动力,陶冶情操,文学环境的巨大遗产丰富了思想的存在,强化了思想和品格,使作家笔下涌泉。
 
那哈斯介绍了伊斯坦布尔城市的特殊性,称之为“特殊时期的特别地方”。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文体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