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命令切断互联网:即将进入苏丹司法之战

喀土穆 - 艾哈迈德·法德尔

在苏丹,手机互联网服务在被中断37天之后终于再度恢复,移动设备上的社交平台也终于能够再度使用,然而,另一场司法领域的战争即将出现,通信公司或将成为这场战争的牺牲品。那么,到底是谁命令切断了互联网?又将由谁为服务的中断而买单?

这些问题都将移交至法院诉讼,直至所有责任人都得到相应的惩罚。

根据苏丹军方发言人沙姆斯丁·卡巴什的声明,苏丹人民正等待着过渡军事委员会与自由变革力量之间签署政权过渡协议,以使之享有互联网服务。

但是,律师与活跃人士阿卜杜勒·阿齐姆·哈桑所发起的司法程序,却在苏丹消费者权益保护协会的支持下,从个人利益转向了公共利益,随后,喀土穆地方法院法官阿瓦提夫·阿卜杜勒·拉蒂夫,命令通信公司恢复向用户提供互联网服务。

隐瞒内容

卡巴什担保,协议签署后互联网服务就会恢复——因为担心社交平台会在权力过渡协议签署之前破坏相关的努力。然而,法院的决定却破坏了军方的计划,以控制社交网站上有关破坏6月3日在陆军司令部门前静坐行动的视频内容。

哈桑向半岛网记者表示,切断互联网服务的原因在于当局试图隐瞒有关其破坏静坐行动的信息,这意味着以保护个人为代表的个人利益的坐实与公共利益的消亡。

苏丹消费者权益保护协会秘书长亚西尔·米尔加尼表示,将尽力查明是谁下令切断了互联网,以及由向通信机构、邮件组织下达切断互联网服务的命令后,由此产生的不透明与混乱状态究竟为谁带来了好处。

存在共谋

米尔加尼表示,苏丹消费者权益保护协会已经发现“通信机构、邮件组织与通信公司之间存在共谋,这将使后者的可信度降低。”

他还表示,“我们希望这些公司不接受切断用户互联网服务的要求,这些公司应该按照2018年的电信与通讯设备法而遵守其合同内容,否则将涉及高达10年的处罚。”

在有关谁应该对此负起刑事责任的问题上,哈桑表示,当有关其工作与银行业务的利益受到损害时,被法院命令恢复互联网服务的Zain公司留下了一个空白,这就证实,切断互联网的主体是通信公司,而非通讯机构,虽然二者存在共谋。

发言人补充道,活跃人士与律师们现在都处于调查谁发出了中断互联网服务命令的法律进程之中,而这桩罪行受到2007年《信息法》第9条内容的约束。

给予赔偿

一旦法院判定由苏丹通信公司承担切断互联网服务的责任,并启动赔偿程序,那么,这些公司的库房就将变得紧张。

苏丹消费者权益保护协会秘书长要求这些公司向所有消费者赔偿37天中断服务的损失,在此之前,需要制定如何通过手机支付余额的赔偿方案。

律师阿卜杜勒·阿齐姆对赔偿金额进行了估算,苏丹国内约有1300万用户(占到苏丹国内人口的三分之一)使用互联网服务,如果所有人都提出这个要求,而每个人的赔偿金额约为1000苏丹镑(近16美元),那么,通信公司将总共支付近2.08亿美元的赔偿金额。

世界银行估计,苏丹每天因中断互联网服务而产生的损失接近4500万美元,根据其网站消息,在整个互联网服务中断期间,损失的总额相当于6.65亿美元。

而在互联网服务暂停期间,苏丹与互联网相关的公司与个人业务的损失达7.5亿美元,其中以移动支付领域的公司、运输公司及社交网站市场受到的损失尤为严重。


AJMN(半岛媒体网络) © 版权所有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