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新加坡关系中的“定时炸弹”

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正试图通过1月8日成立的联合委员会来控制柔佛海峡周围的紧张局势。 尽管两国官员承认了由于空域和海上边界争端引发的严重危机,但他们强调必须控制冲突。冲突的根源是多重的,预示着进一步恶化。

马来西亚去年10月25日单方面扩大柔佛新山的港界,引发与新加坡之间的海上边界危机。新加坡认为此举侵犯其领海,并于12月6日宣布争端海域为新加坡水域,位于其现有的港口海域界限,并在冲突地区部署军舰。


国际海峡法则规定,海拔最低点是两国之间的边界,因为可能改变边界点,钻井和填埋行为具有敏感性(半岛电视台)

愤怒和担忧

两国关系专家穆罕默德·朱哈利排除了新加坡愤怒的原因是因为边界问题,事实上,其担心的是马来西亚港口将与其重要港口竞争,几十年来,港口一直是该岛经济繁荣的一个重要因素,作为该地区唯一一个战略港口,其停泊着巨型船只,小型船只从该港口运输货物至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等港口。

为了强调上述观点,朱哈利称,由于城市原因,双方一直进行填海作业,新加坡土地面积扩大了23%,但填海敏感度尚未足以引发危机,只是被警告环境破坏和违反海洋海峡国际法。

朱哈利称,根据国际法有关海峡的相关规定,海峡中海拔最低的一点是两国之间的界限,马来西亚拒绝 侵犯行为的指控,政府声明证实,所有的填埋工程都是在其水域和境内进行的。


朱哈利:争端超越了边界问题,变成区域和经济竞争(半岛电视台)

空域

12月4日,马来西亚交通部长安东尼洛克表达了他的国家对新加坡实里达机场新降落系统的不满,并指责新加坡违反1974年双边空中航行协议,单独启用着陆系统。

该马来西亚部长说,在实里达机场降落的飞机侵犯了马来西亚领空,扰乱了柔佛州巴鲁的居民并破坏了其港口。

新加坡拒绝马来西亚的指控,表示其坚持商定的航线,称该机场的空中交通没有对柔佛州巴鲁的居民和港口造成负面影响。

马来西亚外交部长萨拉赫丁·阿卜杜拉和新加坡外长维文·巴拉科瑞斯南于1月8日会面后,宣布成立技术委员会,研究空域和海上边界争端,并冻结双方为期一个月所采取的行动, 包括新加坡暂停实里达机场的航空系统工作,马来西亚停止宣布禁飞区,并撤回部署在冲突地区的海军舰艇。


本·卡马利:水价审查合乎逻辑(半岛电视台)

白礁

为人惊讶的是,去年5月上台后,马来西亚新政府放弃了前任政府向国际法院提起的诉讼,该诉讼要求从新加坡收回南海小岛白礁岛。

马国放弃白礁岛主权纷争的同时,宣布将取消新加坡-吉隆坡特快列车项目,理由是该项目对马来西亚而言过于昂贵且经济收益低下。

鉴于违反协议的一方将承担巨额赔偿和罚款,观察人士预计马来西亚以取消罚款来换取该岛主权的退让, 特别是在新加坡已就其最新列车开始大规模的建设、贸易和旅游项目的情况下。

与中国南海接壤的国家之间的主权冲突,更显白礁的重要性。白礁只有一座引导船只的灯塔,由于先进的导航技术和雷达出现,其传统重要性有所下降,但现代海洋法则重新赋予这个距离新加坡22海里、距离马来西亚8海里的岛屿重要的战略意义,对其所拥有的国家提供了至关重要的关键海洋经济和领海。

饮用水

马来西亚要求对1962年签署的水协议进行审查。马来西亚历史学家秘书长哈马德·本·卡马利说,该协议没有规定有效期,但对水价的审查是有道理的。自签署协议以来,水价没有变化,即每千加仑20美分,马来西亚从新加坡购买精馏水的价格为每千加仑60美分。

饮水问题是两国冲突中最敏感的问题,因为马来西亚关闭一旦关闭“水龙头”,意味着新加坡渴死,该国大部分饮用水都靠进口,并在用于农业之前精馏几次。

经过两年的独立和加入,新加坡于1965年与马来西亚分离。卡马利告诉半岛网,五十年来,两国成功摆脱英国殖民主义留下的一些合同,如马来西亚在新加坡的火车、铁路和财产,但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来解决所有问题,可能需要第三方提供援助,例如他们所属的东盟。

正如马来语的一句俗语所说,“邻居彼此之间越近,就越容易被误解”,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就是很好的例子。两国在历史伙伴关系以及地理、经济、文化、民众和民族方面的交错,伴随的是各行各业的相互竞争。


AJMN(半岛媒体网络) © 版权所有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