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热者领先,世界会焦灼

看着G7峰会前肆虐的亚马逊雨林火灾,我不禁想到地球母亲正试图讲述一些事情:发出警告,如果他们继续回避集体行动以应对重大挑战,全球要发生的所有严峻后果,包括气候变化。

但有人在听吗?真的在听吗?

暴躁的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当然没有。他先是驳回了对局势严重性的担忧,然后就起火指责非政府组织,而其支持者则谴责西方的强烈抗议,认为帝国主义干涉巴西主权事务。他甚至拒绝了G7—适度的—帮助扑灭野火而提供2000万美元援助承诺。

但地球母亲本身并没有与巴西说话。它的信息传达给世界,响亮而清晰:不要滥用自然,开始和谐共处。

全球暖化

一直以来,火可能是生命的一部分;有些东西总在地球上某处燃烧。是的,气候活动人士可能经常喊着“狼来了”,但最近欧洲、亚洲、非洲,北美和南美的火灾不仅仅是“自然的”—这些也是人为的,是政治和经济方面的不负责任。

尽管对于亚马逊森林感到担忧,但最富有的自由民主国家的领导人迄今为止还没有做足够工作来应对全球变暖的问题。

随着最富裕的自由民主国家—美国摆脱相对温和的气候变化行动《巴黎协议》,情况更加恶化。在这次七国集团会议上,特朗普总统提出了跳过气候变化会议的观点。美国,中国和印度的碳排放量约占全球排量的一半。

但无法应对气候变化是全球事务中更大问题的反应症状。除了《巴黎协议》之外,特朗普政府还退出了核,贸易和其他国际协定以及机构,为其他国家放弃国际规则和规范承诺树立了新先例和坏榜样。

火三角

自人类文明开始以来,冲突就像火一样伴随着我们。新冲突,如新野火,是由“火三角”造成的。

对于野火,归咎于燃料(干树等),热风和干燥风。对于新冲突,即不公(生活水平,人权等),部落主义(民粹民族主义,宗派主义等)和全球化。

在她2003年的著作《火中世界》中,艾米·蔡解释了出口自由市场民主如何滋生种族仇恨和全球动荡。她认为,与冷战后的传统智慧相反,全球化一直是具有破坏性和破坏稳定的力量。

蔡在书中遗漏的是,全球化在自由民主国家中滋生不稳定,导致新社会裂痕和新民粹主义权利兴起的程度。正如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七国集团会议前的新闻发布会上所说:“我们正经历着一场非常深刻的民主危机”。

迫在眉睫的冲突

毋庸置疑,全球化并没有发明部落主义或不平等。事实上,它帮助无数人摆脱了贫困,并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将世界联系在一起。

但是,在国内和国际上,全球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突出了不平等。在七国集团会议期间,领导人将国家间和国家内部的不平等作为其峰会议程的优先事项,但,唉,他们未能达成或承诺或采取真正战略来结束它。

同样,超宗派主义和民粹民族主义在现代全球化之前就已存在,但后者已激发并强调了新的地方和国际身份。

美国外交政策,俄罗斯和全球安全以及中国和贸易造成七国集团的内部紧张,破坏了就地区冲突、贫困,气候变化进行的任何集体行动。

换句话说,尽管周末存在外交争议,但各方尚未就全球面临的主要挑战达成一致意见。即使法国在美国和伊朗间进行调解的尝试值得称道,这也可能只不过是危机管理中的一种做法,而这种做法无法实现持久的解决方案。

事实上,这些可能志同道合的自由民主国家仍存在严重分歧,甚至缺乏应对全球挑战的“共同语言”。他们甚至无法就七国集团的最后公报达成一致。

他们只会同意不同意。

世界没有比2003年海湾战争期间,以及20世纪重大战争期间更糟糕。但毫无疑问,经济和战略冲突的条件正在加剧,正如在这些可怕事件之前所发生的那样。

随着七国集团和国际机构陷入瘫痪,世界主要大国—俄罗斯和美国—似乎正在接受这样愚蠢的观念:“在与权力不计后果的争夺中,最好以毒攻毒”。 如果他们坚持寻求不受质疑,世界将会因为他们焦灼。

              本文表达作者自身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编辑立场


AJMN(半岛媒体网络) © 版权所有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