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什么要对哈马斯和以色列之间的协议细节保密?

当被问及内塔尼亚胡继续加沙战争的目标时,拜登(左)在不同时候的回答自相矛盾 (通讯社)

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威廉·伯恩斯出现在多哈、美国总统乔·拜登的中东事务首席顾问布雷特·麦格克抵达开罗,这些都反映出美国为促成拜登在上周五提出的协议取得突破而施加了多么巨大的压力。

迄今为止,在缺乏对最终停战以及以色列军队在协议第二阶段结束后完全撤出整个加沙地带的有力保障的背景下,哈马斯(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尚未宣布明确批准该协议。与此同时,以色列同意了该协议的第一阶段,但却没有承诺会进入第二阶段,并将这一点留待谈判。

拜登认为,双方必须接受该协议并开启其第一阶段,前提是只要双方继续谈判,停火就将持续下去。

路透社援引三名美国官员的话报道称,在没有获得内塔尼亚胡同意的情况下,拜登就以色列的提议发表宣言

模糊性

在与以色列谈判的过程中担任巴勒斯坦领导层前任顾问的哈立德·朱迪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表示,拜登认为自己比所有人都要聪明,并认为通过将这项提案定性为以色列的提案,就可以向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施加压力。

由于冲突各方存在不同的诉求和期望,这项协议存在普遍的模糊性,因此无法达成包括加沙地带重建在内的第三阶段协议。内塔尼亚胡似乎对这一阶段漠不关心,而哈马斯则担心永远无法达到这一阶段。

在美国《时代》杂志本周一发布的一篇采访中,当被问及是否相信内塔尼亚胡正在延长以色列与哈马斯的战争以增强其政治存在时,美国总统拜登回答称:“是的”,“答案可能是肯定的,人们有充分的理由得出这个结论。”

然而就在几个小时后,拜登在离开一场选举会议时,记者问他:“内塔尼亚胡在他的政治游戏中利用了这场战争吗?”这时拜登似乎又回答了相反的话:“我认为不是的,他是在试图解决他所面临的一个严重问题。”

这种矛盾促使许多观察家回想起白宫自去年10月7日以来,对以色列侵略加沙事件的进展所采取的一些相互矛盾的立场。

白宫在这些声明、言论中的立场,与美国坚持支持以色列的事实所存在的这种矛盾,被部分评论人士归咎于拜登希望安抚那些立场经常发生冲突的不同选举团体,尤其是在总统选举日期临近的情况下。

据半岛电视台评论员称,白宫发出的信息旨在满足亲以色列选民的要求,以确认释放所有被哈马斯绑架的人质,同时确保该运动不具备任何允许其在未来攻击以色列的能力。与此同时,达成停火也能满足阿拉伯和穆斯林选民群体的诉求。

美国大选日期的临近是否会推动美国政府促成协议?

施压手段

在过去的几个月内,白宫毫不掩饰其对以色列政治权力高层更迭的渴望,拜登还支持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民主党参议员查克·舒默要求在以色列举行选举的呼吁,以期换掉内塔尼亚胡。

这促使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拜登提出停火计划和释放被拘留者的方式,只是朝这个方向迈出的一步。

另一方面,隶属美国五角大楼的国防大学安全研究教授、前北约官员大卫·德罗什表示,拜登错误地将这一提议描述为以色列政府的提议,而以色列政府立即否认了这种说法,而这是为了吸引特拉维夫内部的一些人员。

德罗什表示,这表明该提案旨在扰乱以色列的民族团结政府,并推动解散其内阁,并导致建立由内塔尼亚胡以外的人员所领导的新政府。

德罗什认为,白宫团队认为拜登此举是向内塔尼亚胡施压并分裂其政府的手段,而且他对内塔尼亚胡的不满并不是什么秘密,“显然,美国总统相信他有能力解决加沙问题——只要能在以色列拥有一位除内塔尼亚胡之外的合作伙伴。”

中东和平专家、华盛顿特区的美利坚大学教授格雷戈里·阿夫坦迪利安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表示,拜登说临时停火必须带来永久停火并且需要释放其余的被拘留者,从而开辟了一个新视野。

阿夫坦迪利安指出,为了安抚以色列人,美国总统表示“哈马斯没有能力再像2023年10月7日那样在以色列境内发动袭击”,此外,拜登还表示,他所透露的是以色列的计划,而不是发布美国的计划,这旨在向内塔尼亚胡施加压力,以使他在不提出新要求的情况下接受该计划。

阿夫坦迪利安表示,虽然这是以色列的计划,但内塔尼亚胡对此并不热情,并且担心完全接受该计划将会导致极右翼成员退出其政府,例如伊塔马尔·本-格维尔和斯莫特里奇。

美国想要哈马斯完全同意以色列的提议

内塔尼亚胡的策略

哈立德·朱迪则认为,内塔尼亚胡“正在两边讨好——他一方面告诉华盛顿,他已投票赞成该协议,另一方面他又向其部长理事会表示,当前的这项提议并不准确,而且仅仅取得完全胜利是不够的”。

至于哈马斯的立场,专家德罗什认为,他们将会接受这一提议,但是“会在实施上犹豫不决,并且在细节上争论不休”,“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会看到许多被哈马斯绑架的人质——要么死亡,要么被其他团体关押。”

德罗什表示,与此同时,哈马斯也意识到,被拘留者才是阻碍以色列对他们开展广泛军事攻击的唯一因素。德罗什认为,该运动将尽可能地延长这一期限,但“仍将努力使自己保持在准备接受任何和平提议的状态”。

而阿夫坦迪利安则认为,哈马斯“声称它正在研究这项提议,并且可能从实际上接受它,这是因为阿拉伯方面要求其结束这场战争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阿夫坦迪利安表示,尽管以色列、美国和国际社会不会同意哈马斯在加沙地带重新掌权,但是其领导人可能相信,哈马斯未来仍将是巴勒斯坦政治的重要参与者。

在哈立德·朱迪看来,哈马斯寻求的是对停止敌对行动的保障,而以色列则希望拥有随时进出加沙的自由,因此,它希望达成的一项不会结束这场战争的停火协议。

哈立德·朱迪在最后总结道,拜登的目标是向美国人(尤其是年轻人)表明他对冲突双方都尽了最大努力,但他的努力却只得到了哈马斯的拒绝和内塔尼亚胡的不妥协,这可以让拜登显得像个好人——一个试图带来人道主义援助、试图结束战争并释放被拘留者的好人。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