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方与内塔尼亚胡之间的争端:会将以色列拉入深渊吗?

内塔尼亚胡认为军队指挥官将是其总理职位的竞争对手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抨击以色列军队时表示,“以色列是一个拥有军队的国家,而不是一支拥有国家的军队”。在内塔尼亚胡发布这一声明的一个月前,以色列国防部长加兰特曾发表声明反对内塔尼亚胡关于战后加沙地带的指示,并称他将反对以色列对加沙地带进行的任何军事统治,因为这将是血腥的、代价高昂的,并且会持续多年时间。

在此几天后,以色列陆军发言人丹尼尔·哈加里在接受以色列第13频道(内塔尼亚胡认为该频道与反对他的以色列左翼力量有关联)采访时,推翻了以色列关于侵略加沙地带的叙事——他表示:“哈马斯是一个政党,是一种根植于人们之中的思想,谁认为我们可以彻底消灭它,谁就错了。”

对此,内塔尼亚胡办公室回应称,“由总理内塔尼亚胡领导的政治安全内阁确定,战争的目标之一就是摧毁哈马斯的军事和治理能力”,而“军队致力于实现这一目标”。

在这些相互矛盾的声明出现之际,以色列占领军正在发动其历史上最长的战争。而这些矛盾的声明也揭示了以色列政治机构与军事和安全机构之间冲突的不断升级。

不断加剧的分歧

尽管以色列军方迅速澄清了哈加里的言论,并且强调会遵守小型部长级委员会设定的战争目标,但是正如观察人士所认为的那样,这些言论表明以色列政治和安全机构之间的争端已经变得更加广泛。

战略和军事专家哈特姆·卡里姆·法拉希认为,“哈加里并不是在以个人名义讲话,而是在代表军方发言。军方拒绝将其投入大屠杀和消耗,特别是鉴于北部战线和西岸战线所面临的巨大挑战,而它无法同时应对所有这些挑战。”

以色列《国土报》认为,军队现在有明确的理由指责内塔尼亚胡——在过去几个月内,后者不放过任何一个能将去年10月7日的袭击事件归咎于军队和情报部门高级指挥官的机会。而在这起袭击事件中,在哈马斯运动军事派别卡桑旅的主导下,巴勒斯坦武装人员对以色列南部发起了“阿克萨洪水”行动。

自战斗开始以来,以色列陆军指挥官一直试图说服内塔尼亚胡和战争委员会为他们提供战略框架,但他们的要求每次都遭到了拒绝,从而促使总参谋部组建自己的团队并试图制定自己的战略构想。

以色列事务专家阿什拉夫·巴德尔则认为,哈加里的讲话表明,以色列军方想要与内塔尼亚胡算账,而这种恩怨可以追溯至内塔尼亚胡统治该国的20多年——他在任期内将控制国家决策细节的军队机构边缘化,并且开始任命他想任命的任何人、开除他想开除的任何人。

以色列军方领导人

加沙战争引爆分歧

对占领军及其未来的担忧以及对其解体的恐惧,并非加沙战争造成的结果。早在去年7月,以色列第12频道就报道称,陆军参谋长赫尔齐·哈勒维向内塔尼亚胡和加兰特递交了一份文件,重点讨论了军队的凝聚力以及以色列人及军队工作人员的信心,因政府试图就削减最高法院权限的法案进行投票而丧失的情况。

几个月后,加沙战争爆发,以军指挥官更加担心他们可能会因加沙地带抵抗运动给他们制造的损失而遭遇更困难的情况。

以色列第12频道在6月11日报道称,哈勒维向以色列政治领导层通报,军队需要增设15个军营,相当于一个由4500名士兵组成的师的规模,以便能够在多条战线上执行任务。他还警告称,以色列军队内部严重缺乏能够实现所需目标的人力。

战略专家法拉希在对半岛电视台发布的声明中,对加沙军事局势进行了分析。他在分析中指出,以色列军队设定的目标与内塔尼亚胡政府设定的目标并不相同,内塔尼亚胡政府要求消除哈马斯的军事和统治能力、消灭其领导人,以及通过军事压力释放被关押在加沙地带的以色列人质。

今年5月,以色列陆军预备役少将伊扎克·布里克对加沙战争的进程及其结果发出了警告——他认为,即使战争持续很长时间,以军也没有能力推翻哈马斯运动。他还指出,如果以色列继续这场战争,它将蒙受严重的损失,具体表现在以色列后备力量在短期内的崩溃。

正如以色列《国土报》分析师阿莫斯·哈雷尔所说的那样,“在过去几周内与国防机构高层人物进行的一系列讨论愈发表明,以色列正在走向一场灾难性的、多层面的失败。”

以色列地面部队

内塔尼亚胡与右翼势力

一方面,以色列军队与内塔尼亚胡及其右翼政党盟友之间的争端,并不是现阶段出现的结果,而是一种根深蒂固的争端。

内塔尼亚胡认为军队指挥官将是其总理职位的竞争对手,因为以色列存在军队指挥官在退役后从政的传统。

这一传统使得以军现任及退役领导人都成为了内塔尼亚胡等其他非军事政客的潜在对手。

内塔尼亚胡认为,他在1999年的选举中落败,是受到了中间党派的严厉批评的影响,而以色列前陆军总参谋长阿姆农·利普金-沙哈克也加入了中间党派的领导层,此外,当时的工党领导人、以色列军方前司令埃胡德·巴拉克也对他发出了抨击。

内塔尼亚胡现在的竞争对手是前陆军参谋长本尼·甘茨,而后者已经辞去了在政府和战时内阁中的职务,以抗议当前的战争进程,并在辞职后强烈批评内塔尼亚胡。

至于右翼政党,以色列国家安全研究所的奥弗·肖拉表示,宗教右翼领导层认为他们的选民和支持者在战场士兵和军队年轻军官中所占的比例不断增加,而这也必须更大地反映在他们价值观的主导地位上,而这就要求安全领导层向他们及他们的倾向靠拢。

以色列广播电台军事分析家阿亚尔·阿莱马认为,执政的右翼势力已表示反对授予加兰特和哈勒维任命新军官和指挥官的权力,理由是他们对去年10月7日的失败负有责任。

阿莱玛认为,右翼党派的这项提议反映了一些部长想要监督部队的军事领导人及军官任命的意愿,从而这意味着要将会任命更多来自右翼阵营的军官,“旨在使军队的身份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他还指出,包括内塔尼亚胡在内的政府联盟内的许多人士,正在寻求利用情报部门当前的真空状态以及预期出现的辞职浪潮,以选择和任命具有右翼思想及议程的人物、忠于执政伙伴党派的人物,进而支配和控制所有的执政机构和部门。

“彻底失败”

分析师亚西尔·扎塔拉表示,无论内塔尼亚胡和军队指挥官之间的对抗结果如何,这种程度的分歧和冲突,再加上政府和政党内部在一些具有争议的法律(极端正统派征兵法和拉比法)上存在的分歧,这些都反映出“以色列在实现战争目标上的彻底失败,及其在加沙的持续损失”。

以色列事务专家费拉斯·亚吉认为,占领军领导层和安全部门负责人正处于“最软弱的状态,且无法在政治层面上强加他们的要求”。而他们却在竭力证明自己为以色列人带来安全的能力。因此,“我们看到了大规模的屠杀、种族灭绝和种族清洗,而这属于未经宣布的国家安全政策的概念。”

亚吉还表示,加沙战争正在走向“进一步升级和更多抵抗”的阶段。

以色列陆军预备役少将伊扎克·布里克表示,如果有人胆敢打开黎巴嫩战线,这无异于“由内塔尼亚胡、加兰特和哈勒维三人领导的集体自杀——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所以他们押注于国家命运,并拉着整个国家和他们一起陷入深渊。”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