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10月7日以色列军队失败的调查为何被暂停?

加沙公民在“阿克萨洪水”行动中检查以色列坦克 (阿纳多卢通讯社)

以色列最高法院决定暂停由国家审计长内塔尼亚胡·恩格尔曼发起的针对军队和安全总局(辛贝特)在2023年10月7日事件中失误的调查,直至明年7月举行听证会。

这一决定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要求成立一个官方调查委员会,调查未能阻止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对“加沙边缘带”(Gaza envelope)定居点发动的突然袭击。

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总理反对成立该委员会,并重申了他的立场,即只有在加沙战争结束后才能对阻止“阿克萨洪水”战斗的情报失败进行调查,这与反对派阵营不断要求立即成立委员会的立场背道而驰。

内塔尼亚胡的儿子指责军队叛国

失误点

内塔尼亚胡的立场与陆军参谋长赫齐·哈莱维的立场相交,后者反对这项调查,并表示这“损害了战争努力”。

法院的决定是在“优质政府运动”(Movement for Quality Government)和“Israel Defensive Shield Forum”提交的请愿书的背景下做出的,他们呼吁政府成立一个官方调查委员会,调查未能应对2023年10月7日袭击和加沙战争的情况。正如请愿书正文所述,他们揭露了政治、军事和情报层面的根本性失败,这是以色列历史上最大的安全和政治失败。

据“优质政府运动”负责人埃利亚德·沙尔加律师表示,调查并得出结论以防止此类失败再次发生,是“对牺牲生命的以色列死者、数十个定居点和数千名被疏散的人的道德和伦理责任”。

沙尔加在向法院提交的请愿书中表示,“一个拥有广泛权力并举行公开听证会的独立、公正的调查委员会是唯一有能力调查真相、找出缺陷、建议纠正并恢复公众对国家机构和制度的信心的机构。”

他指出,1973年十月战争结束后,尽管当时情况困难,战斗仍在继续,“但阿格拉纳特委员会仅用了43天就成立了,这令人质疑现任政府无视这一迫切需要,尽管战争爆发和惨痛灾难已经过去了8个月”。

以色列陆军将领承认战争失败

停止

“优质政府运动”负责人强调,内塔尼亚胡本人以及一些高级部长和安全机构负责人呼吁建立一个官方调查委员会,但他们现在没有采取实际程序和步骤来建立这样一个委员会。

沙尔加表示,其他各方——例如军队、国家审计长和辛贝特——缺乏官方调查委员会的工具、权力和独立性。

以色列“瓦拉”网站司法事务记者本尼·阿什肯纳齐认为,法院暂停调查的决定相当于为组建一个由法官领导的官方调查委员会做准备,而内塔尼亚胡则反对成立该委员会。

记者表示,它的决定加强了政府司法顾问加利·拜拉夫·玛雅拉(Ghali Bhairav Mayara)的立场,她在对请愿书的回应中建议有必要成立一个官方调查委员会,调查去年10月7日事件中的安全和情报失误以及失败情况。

他认为,建立官方调查委员会是反击国际法院针对以色列战争罪采取的行动,以及威胁对内塔尼亚胡和国防部长约亚夫·加兰特发出逮捕令的一种方式。

记者透露,内塔尼亚胡要求政府司法顾问在官方政府调查委员会之外寻找另一个调查机制,以回应海牙的“指控”,但玛雅拉回应他,有必要建立一个官方调查委员会来对抗国际措施。

清算账单

另一方面,《Maariv》报纸司法事务记者亚伯拉罕·布洛赫认为,法院做出了一项戏剧性的决定,引发了与公众知情权和获取信息权相关的一切问题,即使是在紧急状态和战时也是如此。

他问道:“以色列人真的应该得到关于去年10月7日黑色星期六失败的答案吗?”他继续说,“如果我们问街上的任何人,他们都会回答是。这一巨大的失败夺去了许多以色列人的生命,要求责任机构向公众提供一份清算账单。”

但当你看看以色列军队和辛贝特的行为时,《Maariv》的记者表示,“不确定反应是否积极,但问题是:进行审查的人是否为被审查单位所接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在战斗中禁止批评军队和辛贝特。”

这次悲惨的失败过去了八个多月后,仍然无法批评军队和辛贝特。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Maariv》记者表示,他们准备了一份秘密文件,声明他们不会受到批评,甚至连拥有最高安全级别的国家审计长也无法知道其中的内容。

在军事方面,预备役上校诺姆·蒂文认为去年10月7日的失败是“以色列历史上最大、最危险的失败”。他认为,“有必要”,通过一个由最高法院法官领导的官方调查委员会来调查这一失败,“毫无畏惧地进行彻底、深入和全面的调查”。

他在《Makor Rishon》报纸的网站上补充道,有必要成立一个官方调查委员会来找出失败的根源,其中包括政治和军事层面以及其他安全和情报部门的决策者。

这位以色列预备役上校表示,军队正在打一场“艰难的战争”,只有官方调查委员会才能让未来避免出现如此严重的失误,并“吸取教训、总结经验,纠正方向并加强对以色列安全的防御”。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