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是针对哈马斯的“有偏见调解人”

拜登是第一位在加沙战争期间访问以色列的美国总统(路透)

“所有人都同意拜登提出的协议提案,而哈马斯尚未同意。” “12天前本来可以达成停火,但由于哈马斯没有回应‘是’,所以没有实现(停火)。”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的这两份声明表达​​了美国政府对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与以色列间接谈判的立场。巴勒斯坦民族倡议秘书长穆斯塔法·巴尔古提博士表示,这些声明体现了乔·拜登总统政府对以色列方面的偏袒。

布林肯在访问卡塔尔首都期间表达的立场,促使哈马斯政治局领导人媒体顾问希尔·努努表示,“布林肯应该担任以色列外交部长。”

哈马斯还认为,美国国务卿试图为占领国开脱的立场“是美国在残酷的灭绝战争中同谋政策的延续。”

据观察人士称,自哈马斯与以色列之间的间接谈判开始以来,美国一直试图让哈马斯对任何破坏协议的行为负责,尽管哈马斯在谈判中表现出了灵活性。

自从拜登宣布拟议的以色列囚犯谈判计划以来,美国一直试图说哈马斯是阻碍谈判和停火进展的那一方。

试图施压

华盛顿和以色列都意识到后者在侵略加沙时面临困境的严重程度,并意识到战争的代价对以色列构成的威胁比战争开始时想象的还要严重。以色列社会严重分裂,经济形势恶化,占领军损失惨重,四分五裂,特别是在法律豁免宗教犹太人服兵役之后,这促使预备役士兵的家属要求他们的孩子放下武器,不要参加战争。

这种危机局势促使美国政府取代以色列接管谈判,并努力达成一项协议,让以色列能够喘口气,在裂痕扩大之前努力治愈伤口。

寻求紧急停战协议、试图实现拜登政府支持的以色列对加沙战争的愿景,以及双方阻止哈马斯和抵抗运动胜利而做出的努力,这就是促使华盛顿官员一再宣称哈马斯是阻挠方的原因,用本届政府许多官员的话说,试图迫使哈马斯放弃或放松其条件并接受可能的情况,释放被抵抗军关押的以色列囚犯,并根据以色列的情况稍后恢复战争。

让哈马斯对未能达成协议负责,将表明哈马斯似乎是以色列占领加沙地带大屠杀的主要原因,因为哈马斯拒绝达成一项协议,拒绝免除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平民发动不分青红皂白的袭击。

布林肯表示,他不仅以美国国务卿的身份来到以色列,而且以一名祖父逃脱谋杀的犹太人的身份来到以色列(阿纳多卢通讯社)

美国的困扰

美国认为,10月7日发生的阿克萨洪水行动战役对其地区政策构成打击,华盛顿此前已成功为该地区的政治稳定铺平了道路,并将以色列纳入该地区的主要参与者。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在阿克萨洪水行动前不到一个月——具体是2023 年 9 月 29 日——赞扬了政府对中东的态度,他说:“今天的中东地区比二十年前更加平静。”此前,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同月在联合国发表讲话时表示,不应赋予巴勒斯坦人反对与阿拉伯国家签订新和平条约的权利,当时的现有假设是,阿拉伯人和以色列之间的任何和平都会迫使巴勒斯坦人接受向他们提出的东西。

因此,可以说,哈马斯运动的军事派别“卡桑旅”10月7日的所作所为也是针对哈马斯的,而不仅仅是针对以色列。

卡桑旅袭击拉法以南的以色列车辆

据观察人士称,在华盛顿为以色列消灭哈马斯开绿灯并为其提供超出“合理限度”的军事和政治支持之后,以色列未能在加沙地带取得重大成就,这震惊了美国。美国政府发现,以色列国力极度虚弱,无法摆脱阿克萨洪水行动战役中抵抗运动给其带来的困境。

这促使美国主动成为这个问题的主要参与者,试图摆脱加沙战争后在该地区面临的一切障碍,并向多方传递一个信息:其可以大力打击阻碍他们的努力和安排的任何人。

拜登总统去年 11 月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表达了这一点,当时他表示,他正在为一个没有哈马斯立足的中东而努力。

哈尼亚和纳赫拉在向调解员提交哈马斯回应之前会晤(社交网站)

抵抗与雷区

从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发动战争的第一天起,哈马斯和加沙的抵抗力量就意识到,美国不是调解者,而是战争的主要一方,因此,正如许多政治分析人士所言,将美国作为调解人处理此事,非常类似于走在雷区,以试图避开美国和以色列在谈判中设置的陷阱。

哈马斯并没有拒绝向其提出的任何建议,相反,哈马斯对所提出的积极内容表示欢迎,并将通过谈判来处理这一情况,哈马斯和抵抗组织都认为,他们没有在战场上屈服,那么,他们为什么要在政治领域屈服并接受施加在他们身上的压力呢?

哈马斯证实,其“积极、负责任地处理最新提议以及所有停火和释放被拘留者的提议”。

因此,哈马斯和抵抗运动对向他们提出的任何提案的反应都很缓慢,并对所提出的提案提出了修正和补充,他们谨慎地进行谈判,避免对所达成的协议进行任何误解。哈马斯还意识到,以色列和美国在实地没有取得的成就,他们希望在政治上实现,而抵抗运动完全拒绝这样做。

由于抵抗组织的谈判依赖于其在战场上的实力,在9个月的战争中所取得的成就以及给以色列造成的惨重损失,还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其要求对于实现巴勒斯坦人民的愿望是合法的,即使只是暂时的。在布林肯指控哈马斯阻碍协议达成后发表的一份声明称,哈马斯认为,它已经表现出了“根据我们人民的正义要求达成一项全面、令人满意的协议所需的积极性”。

因此,据以色列公共广播公司有关回应拜登提出的以色列提案时报道,哈马斯要求将中国、俄罗斯和土耳其纳入该协议的担保国。

为了表明其谈判的严肃性,哈马斯呼吁布林肯和拜登政府“向决心完成杀戮和灭绝使命的占领政府施压”。

以色列——以及美国——在与哈马斯和抵抗运动谈判时所面临的情况,华盛顿和特拉维夫在后者与巴勒斯坦人的谈判中并不习惯,特别是自《奥斯陆协议》签署以来,因为提出的条件已被接受,而这得益于当时一些阿拉伯国家对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领导层施加的压力。

因此,停战谈判中的推拉可能会持续下去,直到战场再次拥有发言权,而以色列政府意识到,在此之前可能存在的空间是最终停火,以阻止战争蔓延到黎巴嫩,这也让以色列进入一个难以退出的圈子,试图回到阿克萨洪水行动之前的状态。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