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正在崩溃 以色列为何限制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

以色列对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实施的金融封锁连续第三年降低了月薪及其百分比(半岛电视台)

巴勒斯坦卫生部发表的声明对卫生部门面临的危机发出了警报,这些危机不仅导致其服务下降,而且还警告称,由于占领者的措施、扣押巴勒斯坦资金以及阻止进一步付款,卫生部门将彻底崩溃。

据巴勒斯坦官方通讯社卫生部副部长瓦埃尔·谢赫 (Wael Al-Sheikh) 的声明称,截至5月底,卫生部累计债务已达27亿谢克尔(1美元=3.7谢克尔),此外,卫生部仓库中 13% 的基本药物损失,现有的资源对于未来一段时间来说仅够勉强维持。

卫生部门的恶化程度不亚于教育部门,而教育部门是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继卫生部门之后的第二支柱,此外,经济部门也遭遇损失,在约旦河西岸,超过 29% 的设施受到干扰或产量下降,而在加沙地带则完全停止。

世界银行警告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存在金融崩溃的风险

升级政策

以色列正在财政上围攻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并拒绝交出清理资金,这些资金是以色列以3%的税率代表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收取的税款,估计每月约1.88亿美元,以色列扣留了战前超过60亿谢克尔的资金,甚至定期非法扣除一部分资金作为对巴勒斯坦人的惩罚。

清理基金占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财政收入的 70%,由于以色列的阻止,同时又缺乏外部支持,情况变得越来越糟,以至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连续第三年无法向雇员支付全额工资,他们领取了工资的 80% 到 50%,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亏欠雇员和各个金融部门,特别是银行约 110 亿美元的债务。

在此期间,以色列继续在当地对巴勒斯坦人实施升级政策,无论是民间还是官方,以限制他们,加快了定居点活动的步伐,并取消了脱离接触的决定,返回了2005年撤离的约旦河西岸北部定居点。

与去年同期相比,2023 年 10 月 7 日之后定居者的袭击也增加了 37% 以上,超过 10 万定居者武装起来并发动袭击,杀害了许多巴勒斯坦人,以色列没收了约旦河西岸超过 27000 德南(1 德南等于 1000 平方米)的土地,并通过数百个流动和固定检查站阻碍公民的生活和行动。

以色列不断扩大定居点并没收数千德南土地(半岛电视台)

终止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计划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执行委员会成员瓦塞尔·阿布·优素福对此评论说,“以色列和美国对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金融封锁,占领者决定阻止向其支付任何经济费用,以色列右翼宣布并通过该决定的目标是结束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存在。”

阿布·优素福解释说,此事超出了“海盗和盗窃结算资金”的范围,而是犯下了净化、消灭和驱赶巴勒斯坦人的罪行,他表示,以色列占领者的目的是将加沙从约旦河西岸分离出来,以阻止建立巴勒斯坦国作为战略目标。

他补充说,“因此,以色列希望破坏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恢复占领者和定居者殖民主义,以及一切与在巴勒斯坦人民中散播混乱、结束他们并流离失所有关的事情。” 但他证实,巴勒斯坦人不会屈服于占领计划,“他们以坚定不移和英勇的抵抗,挫败了从约旦河西岸到约旦、从加沙到约旦河西奈的流离失所过程。”

以色列同意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接收扣留的资金,但条件是查看将获得工资人员的姓名

所有巴勒斯坦人

学术和政治分析家阿克勒·萨拉赫博士认为,以色列对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限制是其针对巴勒斯坦人民全面战争的一部分,他认为,这属于2017年以来约旦河西岸系统性战争的范畴,具体而言,当时以色列开始撤回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权力,并将大部分权力交给安全协调员或以色列约旦河西岸军事总督。

萨拉赫向半岛电视台补充说,占领政府和极端主义宗教运动认为“约旦河西岸是以色列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存在与其未来计划存在政治冲突,它的作用只不过就是服务方面,此外,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另一个作用是与占领区的安全协调相关,它还为巴勒斯坦人提供教育和医疗保健。

萨拉赫表示,以色列控制约旦河西岸并结束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存在的做法考虑了两个因素,第一个因素是战略和意识形态,它得到了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的支持以维持自己的权力,它的基础是释放极端犹太复国主义权利来进行其犯罪和定居点活动,并在财政和行政上限制权力。第二个因素是对“巴勒斯坦实体”的限制,而“巴勒斯坦实体”首先是随着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存在而存在的。

萨拉赫表示,所有这一切都要求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采取严肃立场,彻底停止和切断安全协调,弥合裂痕,实现民族团结,最重要的是支持巴勒斯坦人民的坚定立场并提供必要的解决方案。

以色列的占领以其机构为目标,威胁到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存在(半岛电视台)

分裂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

以色列事务专家阿扎姆·阿布·阿达斯解释说,以色列对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立场及其存在的愿景分为两个层次:首先是安全层面,希望完成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项目并实现盈利,“对他们来说,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就是一只下蛋的母鸡,”其次:以极右翼为代表的政治家将阿拉伯人视为交战的部落,没有组织者或机构,即使该政治机构在意识形态上忠于以色列。

阿布·阿达斯向半岛电视台解释说,右翼人士担心的是世界承认巴勒斯坦国,这将使分裂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作为其目标,并以多个实体取而代之,因此,世界上没有一个可以与之对话的统一机构。

阿布·阿达斯表示,尽管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糟糕且政治表现不佳”,但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分裂被认为是巴勒斯坦社会理念的分裂,它仍然是一个管理巴勒斯坦人生活的机构,摆脱它意味着混乱的蔓延,包括巴勒斯坦人民的流离失所。

阿布·阿达斯补充说,以色列右翼的想法已经开始公开具体化,它使河流和海洋之间的巴勒斯坦成为一个不适宜居住的环境,从而摧毁加沙,将其变成一个驱逐生命的环境,并在巴勒斯坦境内传播犯罪行为,现在,以色列正在努力挫败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并将其瓦解为更加混乱和腐败的实体。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