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沙谈判:哈马斯批准而以色列拒绝之后的战争场景

哈马斯同意的是一项真正的停止战争和交换囚犯的计划,同时还要解决战争的影响并向巴勒斯坦人提供救济

哈马斯(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对调解人建议的积极回应,不乏对于停止加沙战争的基本要求,然而以色列政府却表示难以接受,更是派出坦克前往拉法口岸并占领了该口岸,以展示其力量。

以色列此举旨在向哈马斯施加实地压力,而不必在拉法开展全面行动,因为这类行动会激起美国和世界的愤怒。

鉴于美国之前表达了对协议中提到的“永久停止军事和敌对行动”这一表述的理解,以色列对该提案的真实立场是什么?

基本要求

需要指出的是,哈马斯并没有像在前一阶段的谈判中那样提出新的提案,而是在与调解人合作以提出符合其诉求的修正方案,并在提供适当的建议后宣布批准其提案,以解决分歧,并允许一直拒绝停火且高高在上的内塔尼亚胡政府进入实地谈判。

它使用了美国之前引入的术语,即“停止军事和敌对行动”,并且补充了“永久”这一表述。

基于此,该运动对巴黎方案提出的修正成功地确立了其基本要求。根据其领导人的声明,这些要求包括永久停止侵略、从整个加沙地带撤出占领军、流离失所者不受任何限制或条件地返回家园、救济和重建、结束围困,以及真实而严肃地完成囚犯交换协议。

通过这一策略,哈马斯出现了促成协议的立场,这与内塔尼亚胡希望并宣传是哈马斯在破坏协议的形象恰恰相反,甚至是向以色列的强硬派政府扔出了一个火球。

毫无疑问,哈马斯已经带来了重要的好处,例如降低囚犯交换的比例,以更多地关注人道主义救济需求,旨在减轻巴勒斯坦人所承受的痛苦与苦难,尤其是在巴勒斯坦人与占领国之间持续数十年的漫长斗争中。

哈马斯还坚持让流离失所者在以色列不设置任何障碍的情况下返回家园的要求,并强调以色列军队需要从纳扎里姆过境点和科威特环岛撤出。

然而,抵抗运动不会忽视让以军从加沙撤军并停止战争的要求,否则交换人质就没有任何意义,此外还规定在抵抗运动失去人质筹码的情况下,占领军在战争结束后不会再对加沙发动新的侵略——人质筹码也是抵抗运动手中最重要的谈判筹码。

2024年6月5日通过半岛电视台发布的哈马斯文件将该协议分为三个阶段,并包括确认在第三阶段结束时解除对巴勒斯坦人的围困的要求。

通过审查这项提案的条款,我们发现,哈马斯同意的是一项真正的停止战争和交换囚犯的计划,同时还要解决战争的影响并向巴勒斯坦人提供救济,而这与占领当局只希望交换囚犯的目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加沙战争期间

侵占拉法过境点

当哈马斯宣布批准调解方的提案时,占领政府并未掩饰自己的震惊,但它谨慎地表示,该提议受到了让其无法接受的修改。事实上,一些泄密内容还提到,由于身处多哈的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威廉·伯恩斯在没有与以色列协商的情况下便批准了哈马斯的要求,占领当局对此感到非常愤怒。

占领军开始了占领法特哈过境点的军事行动,为此,他们还占领了距离萨拉丁战线约3.5公里的地方——这条战线从地中海延伸至凯雷姆沙洛姆过境点,长近14.5公里。与此同时,占领当局宣布派遣未经授权的谈判代表团前往埃及以讨论新的调解方案。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声明中强调,哈马斯的提议与以色列的必须要求相去甚远,鉴于其目标是“炸毁我军进入拉法的入口,而这绝不会发生”。

此外,内塔尼亚胡还强调,以色列绝不会允许哈马斯重建其军事能力并恢复对加沙地带的统治,而这就意味着,他想要带回人质,然后便恢复对加沙的战争。

以色列第12频道透露了内塔尼亚胡及其谈判团队对新提案提出的最重要的反对意见,但是当我们审视这些反对意见时,我们发现,它们只是量上的分歧,而且很可能不会对最终达成协议构成障碍。

主要的分歧体现在第二阶段开始之前宣布停战,以及以色列要求能够在用被囚禁的巴勒斯坦高级官员交换女兵时,能够对其人选行使否决权。

以色列境内的抗议

以色列的分歧

新的提案加剧了以色列战争政府内部的分歧,这与内塔尼亚胡的愿望正好相反——内塔尼亚胡希望破坏协议并阻止达成能够导致停战的协议,以免他随后受到审判。而来自其爱国主义阵营的两名内阁成员——本尼·甘茨和加迪·艾森科特,则要求达成一项能让人质回国的协议。

二者的立场与美国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致的,他们甚至面临来自其选举基础的压力——质疑二者继续留在一个已在2023年10月7日遭遇失败、未能管理战争并且基于内塔尼亚胡的个人原因而试图延长战争期限的政府内的可行性。

然而,内塔尼亚胡的谈判将会导致其联盟内部的分歧增大,尤其是鉴于占领军未能在这场战争中实现消灭哈马斯运动和释放人质的两大目标。

以色列安全部门一致认为,该实体在这场战争中失去了两大基本优势,即:美国的支持与街头的团结。这场战争已经走向了死胡同,从而削弱了内塔尼亚胡继续这场战争的理由,及其为掩盖自身想要继续掌权的欲望而对“取得彻底胜利”的口号所进行的兜售,以及避免自身因腐败以及在2023年10月7日及其之后的失败而受到审判。

内塔尼亚胡的强硬立场将会引起人质家属的抗议,而这将对以色列政府各派构成越来越大的压力。

美以会谈

美国的立场

对拉法的持续袭击将加剧以色列与美国政府之间的分歧——美国政府正寻求达成停火协议,以挽救因以色列人犯下的战争暴行而受到严重损害的民意支持,此外还有在战争之初建立的西方联盟受到削弱,以及许多欧洲国家也已发出停火的要求。

拜登政府也在寻求实现停火,以实现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之间的关系正常化进程,并且正在为此大力施压,以期提高自身在今年11月的美国大选中的地位。因此,拜登政府正在向内塔尼亚胡政府施压,要求其积极处理调解方提出的停火提议,而哈马斯对该提议的批准进一步增大了该实体受到的压力。

在这样的背景下,多名消息人士证实,美国政府根据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决定,推迟了向占领军运送波音公司生产的特定武器的进程。消息人士称,推迟的时间只有两周,但这一决定的意义重大。其中的关键在于,这是自去年10月7日以来,美国首次对以色列采取这类行动。

但是,这项有限的举措并未削弱美国持续提供支持的重要性——拜登在最近表示,“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持是坚定不移的,即使双方存在分歧,也不会改变这一事实。”

这并不能消除美国政府对内塔尼亚胡入侵拉法决定的持续担忧,正如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马修·米勒所说的那样,“以色列控制埃及和加沙地带之间的拉法过境点,似乎是一场重大军事行动的前奏。”

然而,美国政府应当意识到,如果它无法成功遏制内塔尼亚胡,那么针对拉法的重大袭击必将导致谈判的停止,尤其是哈马斯已经威胁称,一旦这类袭击发生,它就将停止谈判,而这将损害寻求该地区平静的美国的战略利益——美国的这种努力不仅仅是要为阿以正常化进程提供氛围,更是为了防止该地区陷入进一步的升级,从而与它专注于中俄的议程发生冲突。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

这项协议将去向何方?

鉴于以色列内部的互动、该政府在处理调解人提议时所达成的方案,及其与美国立场之间存在的分歧,我们很难预测这项协议的未来。

但是相关谈判可能会持续数天甚至数周的时间,并且将会见证美国对以色列的温和施压,包括试图阻止它对拉法发动全面战争。

然而,这些温和的施压——例如推迟向该实体运送武器,可能并不足以遏制内塔尼亚胡继续这场战争、破坏任何有关囚犯交换的协议的野心,其中还包括推进对拉法其他地区的占领的可能性,而这还可能引发更多的屠杀,从而导致西方对以色列的支持进一步瓦解,还有以色列与真主党以及胡塞武装之间的对抗升级。

令人怀疑的是,针对拉法的侵略是否会取得占领军在加沙北部和中部未能取得的成功,相反,根据安全部门的评估,这场行动可能会导致抵抗组织为占领军制造的战略陷阱。

在成功声称完成使命、占领整个加沙地带、实现完全胜利的目标之前,内塔尼亚胡很可能不会认真对待停火谈判,但是随着美国对其施加的压力升级,他也可能会被迫在占领拉法的使命完成之前积极对待调解方的提议,尤其是鉴于他的伙伴们并不认为以色列想要的东西与该提议提供的东西之间存在任何根本性的差异。

这可能会导致双方在达成满意的解决方案后执行第一阶段的协议,而抵抗运动则将继续坚持以严格的停火条款,作为其执行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协议的条件。

通过第一阶段协议的实施,抵抗运动可以在向巴勒斯坦人提供救济、制止占领罪行方面取得重要成果,并成功释放数千名巴勒斯坦人,其中包括250名被判重刑和无期徒刑的抵抗组织人员,同时还将继续握着手中最重要的筹码,那就是军队。

然而,在通过修改协议而批准这项协议之后,内塔尼亚胡可能无法将其兜售给他的强硬派伙伴,而这将导致他们退出现政府。但这并不会导致政府的破裂,因为他的反对派对手纳夫塔利·贝内特已经承诺,如果他决定继续推进这项协议,那么将会为他提供安全网络。

也许伊塔马尔·本-格维尔和斯莫特里奇等极端主义部长认为,政府会在他们离开后别无选择,而这种感觉可能会导致他们继续留在政府内并尽一切努力以期破坏该协议。

因此,这种情况可能包括第一阶段协议的成功,但却不能保证其他阶段协议的成功。

无论如何,该协议的签署将标志着内塔尼亚胡政府在可预见的将来的终结,而且它还将加强抵抗运动的地位,并使其有机会在与占领军的持续战斗中喘口气,以期找到替代方案,同时通过巴勒斯坦共识内的民族团结政府以启动加沙地带的重建计划。

这些谈判证实,抵抗运动不会在软弱和失败的状态下进入谈判,就像以色列不会在可以强加条件的胜利状态下进入谈判一样。但是给双方带来压力的实际情况,却迫使他们在阿拉伯和国际的调解努力下诉诸达成交换囚犯与停火协议。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