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政府支持巴勒斯坦,南非大学面临以色列扫描

2024年3月30日,南非约翰内斯堡,手持横幅和巴勒斯坦国旗的示威者聚集在美国总领事馆前,抗议以色列对加沙的袭击,并表示对巴勒斯坦的支持 (盖帝图像)

5月13日,约翰内斯堡金山大学(又称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的原始草坪上搭起了10顶帐篷。 这是一个亲巴勒斯坦的营地,后来被称为“解放区”(Liberated Zone)。

许多学生戴着阿拉伯头巾,来到主图书馆旁边的草坪上,这里通常被用作放松和吃饭的空间,也是他们抗议和团结行为的划定区域。

他们的要求:加沙停火以及从以色列相关公司撤资。

在世界各国首都,南非已成为巴勒斯坦事业的主要支持者,呼吁以色列结束对加沙的战争,并推动国际法院(ICJ)对以色列实施严厉限制。但在国内,南非的高等教育机构正在努力应对一些与美国和欧洲校园一样的辩论和抗议活动,这些国家的政府因继续支持以色列而受到批评。

南非排名最高的大学拒绝披露与以色列组织和机构的关系,并抵制学生全面抵制学术的呼吁。

虽然金山大学同意公开谴责以色列对加沙的军事入侵并呼吁停火,但它拒绝了学生抗议者与以色列断绝关系的要求。

开普敦大学(UCT)尚未就切断与以色列相关机构的联系的呼吁做出决定。

与此同时,南非政府官员呼吁大学不要在巴勒斯坦问题上保持“中立”立场,并发起类似于全球针对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学术抵制。

金山大学学生抗议的第二天,营地扩大到了50多个帐篷,每个帐篷都有专门的书房、睡觉的地方,甚至还有一个艺术区。

几天后,抗议活动开始一周后,大学安全官员到达营地驱逐学生。他们拆除了巴勒斯坦旗帜和海报,上面写着团结的信息,并呼吁结束“加沙的种族灭绝”。他们还撕毁了表达对苏丹和刚果民主共和国其他冲突受害者的支持的海报。

金山大学的抗议者举着支持加沙的标语牌

金山大学巴勒斯坦团结委员会发言人雷伊斯·努尔拜(Raees Noorbhai)表示,该大学对学生要求全面披露其与以色列大学和组织的关系的要求反应不佳。他说道,“金山大学并未采取学术抵制作为立场。参议院通过的决议呼吁停火,但仅此而已。”

目前正在攻读天体物理学硕士学位的努尔拜补充说,抗议者决心敦促大学管理层充分披露其与以色列的关系。

传播这个词

当决定设立营地时,学生们告诉半岛电视台,他们受到了美国和其他地方大学同龄人的启发。

来自约翰内斯堡的学生库塔尔·侯赛因说道,“当我们开始讨论营地时,计划就自然而然地开始了。”

侯赛因表示,“学生们非常热情。我们意识到很多学生不知道世界上正在发生什么,当我们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时,他们来支持我们。”

在抗议的第四天,学生们游行到金山大学参议院(一个有影响力的机构)的会议上表达他们的要求。

其中一项要求得到了满足。历史讲师努尔·尼夫塔戈迪恩告诉半岛电视台,该大学管理层投票支持加沙立即停火。他表示,“参议院投票支持立即结束暴力。”

参议院没有同意学生的其他要求,包括披露其与以色列机构和公司的联系。

金山大学管理层随后向学生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他们离开营地,否则可能面临学术排斥,非学生将面临非法侵入指控。

代表金山大学解放区学生的发言人在5月19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金山大学管理层很高兴对巴勒斯坦表示支持,但继续用行动表明情况并非如此。”

抗议者没有抵抗安全官员,只留下一顶帐篷作为团结的象征。他们还在大学草坪周围留下了用白布包裹的血迹斑斑的娃娃,作为加沙遇难儿童的象征。

当天晚上晚些时候,安保人员清理了草坪。

金山大学尚未回应就其拆除解放区营地的决定发表评论的请求。

抗议的历史

自去年10月以色列对加沙发动军事攻势以来,金山大学巴勒斯坦团结委员会在校园内举行了抗议和声援示威活动。

学生们一直要求管理层充分披露大学与以色列联盟大学和公司的关系,采取支持抵制、撤资和制裁(BDS)运动的立场,并结束对校园内亲巴勒斯坦活动人士和活动的审查和恐吓。

努尔拜解释称,学生活动人士认为,全面的学术抵制是让金山大学完全与巴勒斯坦站在一起的唯一途径。

他说道,应非洲人国民大会(ANC)的要求,1960年代发起的一系列针对南非学术机构和学者的抵制活动的成效令学生们深受鼓舞,旨在利用国际压力迫使南非结束种族隔离制度。

多年来,学生活动人士一直在公开声援巴勒斯坦方面提出类似的要求。

在南非正在进行的国际法院针对以色列的案件听证会当天,人们在荷兰举行的亲巴勒斯坦示威活动中打手势并举起标语牌,指控以色列在加沙实施种族灭绝 (路透)

2011年,约翰内斯堡大学的学者投票决定终止与位于贝尔谢巴的本·古里安大学长达25年的合作关系,贝尔谢巴是一座被占领的巴勒斯坦城市,在以色列正式名称为贝尔谢巴。

但总体而言,南非大学拒绝了全面学术抵制的呼吁。

团结的力量

在金山大学抗议活动进行到一半时,非洲排名最高的大学开普敦大学的学生也搭建了一个帐篷营地,上面挂着巴勒斯坦国旗和横幅。

由于加沙战争和巴勒斯坦土地被占领,数百名学生聚集在一起,呼吁在经济和学术上抵制以色列。他们表示希望大学管理层充分披露其与以色列和以色列大学的财务和学术关系。

UCT4巴勒斯坦运动的发言人说道,“这个营地旨在声援因以色列占领而流离失所的巴勒斯坦人民。这也是为了提高学生的认识。”

学生们在大学萨拉·巴特曼大厅的入口处张贴了一张海报,该大厅以一名被卖为奴隶的科伊科伊妇女命名,长期以来一直是南非强大的象征人物。

海报列出了在加沙持续入侵中丧生的数千名巴勒斯坦儿童的名字。

群众集会期间,学生们举着横幅,上面写着:“需要杀掉多少学生才能让开普敦大学有所行动?”

抗议者聚集在金山大学大厅前支持巴勒斯坦

开普敦大学发言人伊利亚·莫霍洛拉(Elijah Moholola)在营地开始时告诉当地媒体,大学管理层支持学生的和平抗议。“开普敦大学始终维护校园社区任何成员进行和平合法抗议的权利。该高管尚未受该集团正式聘用,也未收到该集团的任何信件。”

虽然营地因健康问题而解散(一些学生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但活动人士表示,他们决心确保全面的学术抵制。

4月,在扎营之前,金山大学参议院决定呼吁在加沙立即停火,并进一步决定:“开普敦大学学者不得与其作者隶属于以色列(军队)和/或更广泛的以色列军事机构的任何研究团体和/或网络建立关系或继续建立关系。”

此举是在学生定期在校园举行抗议活动,要求大学管理层采取行动之后做出的。

虽然参议院呼吁停火,但负责监督参议院的大学理事会尚未呼吁停火。

另一所著名的南非大学福特黑尔大学采取了比金山大学和开普敦大学更强硬的立场,承诺不与以色列机构建立任何关系。

南非外长面对美国批评,希望在哈马斯指控中加强关系

“大学不能保持中立”

然而,南非政界人士对目前的情况更加直言不讳。

高等教育部副部长布蒂·马纳梅拉告诉半岛电视台,南非大学不能在巴勒斯坦问题上保持中立。

他表示,“我们真的希望看到我们的大学和机构组织像大多数机构对种族隔离所做的那样:抵制它。谈到这一点,我们不能拐弯抹角。”

马纳梅拉表示,政府警告大学管理层不要关闭支持巴勒斯坦的抗议活动。他说道,“加沙的大学被毁,学者被杀害。我们怎么敢保持中立。”

5 月 8 日,国际关系与合作部长娜莱迪·潘多尔在纪念被暗杀的半岛电视台记者希琳·阿布·阿格莱的纪念讲座上发表讲话,呼吁南非学生带头声援巴勒斯坦人。

她说道:“我们的高等教育机构有特殊责任以身作则,提供道德和政治领导,因为它们声称在促进批判性公民意识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我们的机构在反对种族隔离的斗争中已经做到了这一点,而且必须再次这样做。”

潘多尔随后对学生们支持巴勒斯坦的努力表示赞赏。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