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法院的判决如何对拜登施压?

尽管国际法院发布裁决,要求以色列停止在该市的行动,但以色列仍继续轰炸拉法 (阿纳多卢通讯社)

美国各界对联合国所属国际法院的决定感到意外——该法院命令以色列立即停止对拉法的袭击,并提到这种袭击对在加沙地带南部避难的数十万巴勒斯坦人构成了“巨大的危险”。

国际法院呼吁以色列“立即停止对拉法的军事袭击,以及任何其他可能对加沙巴勒斯坦人的生活条件造成影响并导致其完全或部分毁坏的行动”。

以联合国为首的国际组织和人权组织的报告在此前证实,自以色列侵略巴勒斯坦领土以来的过去8个月内,以色列没有为超过120万流离失所到拉法等地的加沙巴勒斯坦人留下任何避难所。

国际法院的裁决使美国总统乔·拜登的政府陷入了困境,尽管它曾多次重申法院的调查结果,并呼吁以色列放弃在拉法开展大规模行动的计划。白宫方面一再表示,以色列没有向其提供任何综合计划,以应对袭击这座人口稠密、流离失所的城市所可能造成的后果。

加拿大约克大学法学院国际法教授、曾在塞拉利昂审判中与国际法院合作的海蒂·马修斯表示,“通过发布这项命令,国际法院实际上已经确定,在加沙目前的情况下,以色列以符合国际人道主义法的方式对拉法发动军事袭击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她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解释称,国际法院“果断驳回了以色列关于已采取充分措施以减少对平民的伤害,并向加沙提供生活必需品的说法”。

政治评论员、国际事务专家阿萨尔·拉德也同意上述论点,她还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我相信国际法院的裁决符合全球警告以色列入侵拉法的声音,因为拉法是加沙的巴勒斯坦人最后的避难所了。”

国际法院出台相关裁决

拜登的艰难处境

海蒂·马修斯表示,鉴于拜登此前曾表示美国不支持对拉法进行大规模袭击,国际法院当前的命令让该政府陷入了非常困难的境地。马修斯补充称,为了评估这场战争对加沙巴勒斯坦人民造成的人道主义影响,国际法院驳回了以色列方面的说法,即以色列对拉法的袭击不是广泛的,而是具体的、有限的、局部的。

马修斯表示,拜登现在很可能必须选择是否维持之前针对拉法大规模袭击的立场,是否要放弃使用一票否决权来反对任何可能为执行国际法院的拉法命令而提出的安理会决议。

与此同时,美国司法部长前副助理、法律专家布鲁斯·法恩认为,国际法院的判决不会对实地产生重大影响。他还认为,这一决定可能会加强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以色列国内的政治地位。

法恩对半岛电视台记者补充道,“拜登将谴责国际法院的决定,并称这将鼓励哈马斯并使停火复杂化,而拜登将被迫忽视他在国际刑事法院以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而对俄罗斯总统普京发布逮捕令时所表现出来的热情。”

阿萨尔·拉德则强调了拜登的立场与国际法院裁决之间的差异,并且指出,虽然拜登政府一再表示不会支持以色列在拉法的重大行动,但美国官员仍试图将以色列在拉法的行动定性为范围有限的行动。

然而,拉德表示,国际法院的裁决指出,以色列必须根据《种族灭绝公约》规定的义务而立即停止其在拉法的行动,这清楚地表明了以色列对拉法发动的军事袭击所具有的破坏性。

这位政治评论员补充道,“拜登政府现在必须采取行动,以停止向以色列转让武器,否则就违反了法院裁决。遗憾的是,过去8个月内的情况表明,拜登政府不惜违反国际法以支持以色列在加沙的行动。”

毫无价值的决定

与此同时,由于美国白宫或国务院没有就国际法院的这项裁决发表任何正式声明,一些美国官员和评论人士选择淡化该裁决的重要性。

前美国外交官、现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专家戴维·亚伦·米勒在X网站上发布的一条帖子中表示,“国际法院和国际刑事法院的裁决都不会改变加沙的任何事实。”

米勒认为,“唯一的出路是在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达成协议,从而实现停火、释放人质并为增加进入加沙的援助创造条件。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伯恩斯在欧洲会见以色列和卡塔尔的官员。”

与此同时,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成员、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嘲笑了法院的判决:“在我看来,国际法院可以下地狱了。现在早就该勇敢地面对与联合国相关的所谓的国际司法组织了。”

格雷厄姆声称,他们“对以色列的偏见是压倒性的”,并表示“国际法院决定以色列为消灭哈马斯的4个旅及其恐怖分子而开展的必要行动必须停止——而这些恐怖分子却利用巴勒斯坦人作为人盾,这是相当荒谬的。以色列应该忽视这样的要求。”

华盛顿昆西研究所副所长塔里塔·巴尔西在解释美国对国际法院裁决的立场时指出,“当拜登政府谈论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时,他们谈论的是一个基于美国控制的秩序,而不是基于规则的秩序。”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