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施压可能会破坏国际刑事法院对以色列领导人的逮捕令

2024年5月20日,巴勒斯坦人在拉法的塔尔苏丹查看在以色列轰炸中被毁的房屋废墟 (法国媒体)

当以色列开始残酷轰炸加沙地带时,拉莎·阿布·沙班收拾了一些物品,并与父母和兄弟姐妹一起逃往加沙南部。

她的一个兄弟因为担心再也无法回家而选择留下来。

当阿布·沙班得知一枚以色列导弹击中了她家时,她正身处拉法的一个流离失所者营地内。

“我的兄弟在去年11月初遇害。他和我们家里的另一个流离失所的家庭住在一起”,今年38岁的阿布·沙班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我们从我们邻居那里得知,救护车根本无法到达他们身边。”

阿布·沙班是数万名渴望伸张正义的巴勒斯坦人之一——他们在以色列对加沙的毁灭性战争中失去了亲人、财产和生计,而这场战争是在哈马斯于去年10月7日主导针对以色列社区和军事前哨的袭击后爆发的。

约有1139名以色列人在那场袭击中丧生,另有250人被绑架。此后,以色列在一场暴力行动中杀害了超过35500名巴勒斯坦人,而联合国特别报告员弗朗西斯卡·阿尔巴内塞及其他的法律专家都将这场行动称为种族灭绝。

在5月20日,经过历时几个月的证据收集,国际刑事法院首席检察官卡里姆·汗宣布,他正寻求对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国防部长加兰特,以及哈马斯领导人叶海亚·辛瓦尔、政治局局长伊斯梅尔·哈尼亚、军事部门负责人穆罕默德·德伊夫申请逮捕令。

内塔尼亚胡和加兰特被指控利用“使平民挨饿作为战争手段”、“实施灭绝”、“故意造成巨大痛苦”,以及蓄意“袭击平民”。

哈马斯领导人则被指控“实施灭绝”、“劫持人质”和“实施酷刑”。

卡里姆·汗的声明标志着国际刑事法院首席检察官首次寻求起诉美国最亲密盟友的高级官员,从而标志着该机构历史上的一个重要时刻。

虽然卡里姆·汗的声明给阿布·沙班带来了为巴勒斯坦人伸张正义的希望,但她仍担心以色列和美国会向国际刑事法院法官施加压力,以要求他们拒绝卡里姆·汗的申请。

“我的心情很复杂”,她说,“我真的担心美国和以色列会阻止逮捕令的发出。”

国际刑事法院法官寻求申请逮捕令

美国的威胁

在卡里姆·汗宣布这一消息的几周之前,美国共和党资深议员向其办公室提交了一封信件并威胁称,如果他申请针对以色列领导人的逮捕令,那么就将禁止他和他的家人入境美国。

卡里姆·汗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记者克里斯蒂安·阿曼普尔采访时表示,一位美国高级民选官员甚至告诉他,国际刑事法院“是为了非洲”和“像俄罗斯总统普京那样的暴徒”而建立的,而不是为西方或受西方支持的领导人而建立的。

“可我们并不这么认为”,卡里姆·汗表示,“这个法庭是纽伦堡的遗产,这个法庭是对人性的悲伤控诉,这个法庭应该是法律对权力和蛮力的胜利。”

美国总统乔·拜登批评了卡里姆·汗的决定,并称对以色列领导人申请逮捕令的决定“令人愤慨”。

拜登、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以及几位美国议员表示,卡里姆·汗在哈马斯“恐怖分子”和民选以色列领导人之间建立了错误的道德对等关系。

内塔尼亚胡、英国首相苏纳克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都发表了类似的声明

但是新泽西州罗格斯大学的法律学者阿迪尔·哈克却表示,这些论点缺乏法律效力。

他解释称,以色列的盟友正在使用“修辞手段”来破坏卡里姆·汗对国际法的平等适用。

哈克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基本上,检察官是在说以色列政府官员违反了国际法,哈马斯领导人也违反了国际法,而且这些违法行为非常严重。”

“人们可以讨论对哈马斯领导人的指控(与对以色列领导人的指控相比)是更好还是更坏,但这并不是检察官需要关心的问题。”

事件分析

压力与报复?

国际刑事法院预审分庭的3名法官目前正在审议是否要发出逮捕令。

人权观察组织在一份声明中敦促国际刑事法院的所有成员捍卫该法院的独立性,并抵御“在国际刑事法院法官考虑卡里姆·汗的请求期间可能会增加的敌对压力”。

据报道,美国正在考虑对该法院的官员实施制裁。需要指出的是,美国并不是《罗马规约》的签署国,而该规约是国际刑事法院建立的基础。

拜登政府在3年前取消了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对国际刑事法院前首席检察官法图·本苏达及其他官员的制裁。

特朗普对本苏达调查以色列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的暴行以及美军在阿富汗的暴行的决定感到愤怒。

温哥华菲莎河谷大学法律学者马克·库尔斯滕认为,美国还可能尝试向巴勒斯坦官员直接施加压力。

马克·库尔斯滕表示,“我认为美国的一个可能目标是让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停止与国际刑事法院合作,包括停止向其发送证据。”

多伦多约克大学法律学者海蒂·马修斯补充称,美国也曾有向其西方盟友施压的历史,以迫使其背叛对《罗马规约》的承诺。

她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从外交政策的角度来看,卡里姆·汗的决定将使国际刑事法院的长期支持者(同时也是以色列盟友的国家)陷入这样一种境地:它们必须在继续支持国际刑法和正义项目,或者在外交上保护以色列之间作出选择。”

拜登拒绝国际刑事法院法官申请逮捕令的决定

“我失去了我的一生”

当地人权组织对卡里姆·汗的举动表示欢迎,并且认为这是为加沙的巴勒斯坦人伸张正义的第一步,其中包括那些早在去年10月7日之前就已被杀害的巴勒斯坦人。

总部位于加沙的阿尔梅赞人权中心的一位消息人士(因担心遭到以色列的报复而要求匿名)提到,在2014年的加沙战争期间,以色列在51天内共杀害了1462名巴勒斯坦平民。

联合国进行的一项独立调查发现了“有关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武装团体在那场战争中犯下了战争罪行的可信指控”。

在4年之后,以色列军队还在加沙射杀了手无寸铁的巴勒斯坦抗议者——他们沿着加沙与以色列之间的隔离围栏参加“回归大游行”的抗议活动。

阿尔梅赞中心的消息人士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我们相信国际刑事法院的逮捕令可以产生威慑作用。”

目前身在卡塔尔的阿布·沙班补充称,全球公众舆论对以色列的明显变化证明,尽管面临来自美国和以色列的巨大压力,正义仍然触手可及。

她还告诉半岛电视台,“国际刑事法院寻求逮捕令的举动本身,就意味着有更多的人寻求让以色列对他们所犯下的暴行负责。如果这些努力持续下去,最终将会取得成果。”

此外,阿布·沙班还表示,她要为她的兄弟伸张正义,要为以色列占领和围困加沙而给许多巴勒斯坦人带来的痛苦追究责任。

“我是在起义、入侵、通讯信中断和(处于以色列控制下的)过境点羞辱之下长大的”,她说,“我失去了家人,也失去了我的一生。”

“我的一生都在以色列的占领之下度过。”

以色列领导人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