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尼·甘茨是挑战内塔尼亚胡在以色列权力的“中间派”吗?

本尼·甘茨开始更公开地挑战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 (半岛电视台)

在2019年以色列议会竞选中,许多人认为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总理可能的继任者本尼·甘茨发布了一段视频,向以色列人展示他在关键政策问题上的立场。

在他担任陆军参谋长期间领导的一场战役中,加沙遭到破坏的黑白照片与将巴勒斯坦飞地“带回石器时代”的说法并存。

中东研究所非常驻研究员埃亚勒·卢里-帕雷德斯(Eyal Lurie-Paredes)告诉半岛电视台,“这是他进入以色列政坛的开始。”

“这只是为了让你了解他如何看待人权和巴勒斯坦人。”

继承人?

以色列任职时间最长的领导人内塔尼亚胡的支持率正在下滑,而被称为中间派的甘茨则被许多以色列人视为理性人物。

内塔尼亚胡有麻烦了。

总理因腐败而接受审判,数千人抗议其极右翼政府的统治,他因未能阻止哈马斯领导的10月7日对以色列的袭击而受到指责。

另一方面,数千名极右翼以色列人,包括一些来自内塔尼亚胡政府的,认为他在加沙走得还不够远,同样感到不满。

在国际上,内塔尼亚胡让他最亲密的盟友感到沮丧,尤其是美国总统乔·拜登。

对于那些寻求替代方案的人(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来说,甘茨是一个有吸引力的选择。

本尼·甘茨是挑战内塔尼亚胡在以色列权力的“中间派”吗?

10月7日后,甘茨退出反对派,加入民族团结政府,然后加入三人战争内阁,与内塔尼亚胡和国防部长约亚夫·加兰特一起领导以色列对加沙的进攻。

作为一名退役陆军将军,甘茨为内阁增添了经验,并成为极右翼国家安全部长伊塔马尔·本-格维尔和财政部长比撒列·斯莫特里赫的制衡力量。

本-格维尔和斯莫特里赫虽然不是战时内阁成员,但他们是内塔尼亚胡联合政府的重要成员,他们对加沙持强硬立场,反对任何旨在结束以色列已杀害超过35000名巴勒斯坦人的战争的协议。

不过,虽然甘茨可能不持有其中一些极端主义立场,但对他作为“中间派”的描述需要在以色列的背景下理解,以色列在本世纪已经坚定地转向右翼(如果不是极右翼的话)。

卢里-帕雷德斯说道:“甘茨是政治舞台上的中间派人物,他的右翼倾向甚至很难再被认出来。”

“历史上一直是典型的中右翼政党的利库德集团已经变得如此右翼,以至于以色列的中间立场发生了变化。”

虽然甘茨可能是与国际社会更好的对话者,但分析人士表示,甘茨不一定会改变内塔尼亚胡对巴勒斯坦人权利的政策,这些政策甚至在10月7日之前就导致了创纪录数量的巴勒斯坦人被杀,并巩固了对西岸的占领。

2024年5月21日,巴勒斯坦人在杰宁难民营查看被以色列军队杀害的阿米尔·阿布·阿米莱的尸体 (美联社)

卢里-帕雷德斯表示:“需要强调的是,在许多问题上,甘茨和内塔尼亚胡彼此之间并没有太大分歧。”

与内塔尼亚胡一样,甘茨在政府中的履历,即领导了两次加沙战争,并将巴勒斯坦人权组织指定为“恐怖”组织,表明他不太可能改善生活在以色列占领下的巴勒斯坦人的处境,也不太可能改变以色列占领的西岸的暴力现实。分析人士还表示,内塔尼亚胡和甘茨的加沙战略几乎没有分歧。

卢里-帕雷德斯表示,如果甘茨负责10月7日的应对工作,那么认为他会采取与内塔尼亚胡不同的行动的预期“将是一个错误的估计”。“尤其是在战争的头两个月。”

“一个非常幸运的人”

甘茨1959年出生于卡法·阿希姆(Kfar Ahim),这是一个由大屠杀幸存者在巴勒斯坦Qastina村庄废墟上建立的莫沙夫(moshav)农业定居点。他的父母是早期定居者之一。

1977年,他入伍,加入伞兵旅,开始了漫长的军事生涯,这段时期恰逢以色列历史上许多最动荡的时期。

2006年,以色列对黎巴嫩发动毁灭性战争,试图摧毁黎巴嫩南部的真主党,一年前,他刚成为以色列陆军地面部队指挥官。

从军事和安全角度来看,他在黎巴嫩以及之前在西岸的经历并不是特别成功。尽管如此,这并没有阻止他的崛起。

本尼·甘茨是挑战内塔尼亚胡在以色列权力的“中间派”吗?

卢里-帕雷德斯说道,“有很多故事都说他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被认为是强有力的领导者。”

2007年,甘茨被任命为以色列驻美国大使馆武官,随后于2009年返回以色列担任军方副参谋长。

2011年,他被提升为幕僚长。

在此期间,甘茨领导了2012年和2014年针对加沙的两场战争。据以色列人权组织B’Tselem称,以色列军队在第一次战争期间杀害了167名巴勒斯坦人,其中包括至少87名平民。据国际特赦组织称,在第二次战争中,以色列军队杀害了2000多名巴勒斯坦人(包括500多名儿童)。

人权组织记录了两次军事行动期间发生的多起侵犯人权行为。

2018年底,甘茨组建了以色列韧性政党,该政党加入了反内塔尼亚胡的“蓝与白”联盟,参加2019年4月的选举。

然后甘茨的竞选视频自豪地宣称加沙部分地区“回到了石器时代”。但这还不足以让他一开始就掌权。

分裂的以色列选民在一年内举行了三场选举,最终导致甘茨和内塔尼亚胡于2020年5月达成协议,组建联合政府,前将军出任国防部长,并承诺内塔尼亚胡将于2021年10月交接总理职位。

2013年9月11日,内塔尼亚胡(右)在海法与以色列陆军参谋长本尼·甘茨中将交谈 (美联社)

但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政府在2021年初垮台,内塔尼亚胡在新的选举中投票下台,但甘茨所在政党的支持率也崩溃了。

他担任国防部长的经历对巴勒斯坦人来说是致命的。

甘茨于2021年5月和2023年8月又领导了两场针对加沙的战争。超过300人死亡,其中包括至少130名平民,其中17名是儿童。

在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数十名巴勒斯坦人在此期间被杀害。

巴勒斯坦分析家阿姆贾德·伊拉克奇(Amjad Iraqi)在+972杂志上写道,“这种暴力记录被许多观察家广泛掩盖,他们曾经将甘茨视为取代内塔尼亚胡担任总理的有力竞争者。”

“这位将军出身的政治家试图塑造自己作为政治家的形象。这种姿态对许多以色列选民和外国政要都很有效,一些人甚至称赞甘茨是制衡极右翼政党的‘中间派’。”

甘茨采取行动

近几个月来,要求甘茨取代内塔尼亚胡的呼声时高时低。

许多以色列人认为甘茨是遣返巴勒斯坦武装组织在10月7日袭击期间劫持的剩余以色列俘虏的最佳希望,但内塔尼亚胡拒绝这样做。

人们举着写有“现在就进行人质交换”的标语牌

三月份,甘茨访问了华盛顿特区,促使分析人士指出,美国对内塔尼亚胡的不满可能对甘茨有利。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研究冲突与抵抗的历史学教授塔米尔·索雷克当时告诉半岛电视台:“从第一天起,拜登政府就将本尼·甘茨视为他们在以色列政治中的主要盟友。”

但这次访问来了又去,以色列政府并没有发生重大改组,甘茨也没有采取任何权力举动。

索雷克告诉半岛电视台,甘茨在以色列没有太大影响力,因为“内塔尼亚胡不需要他加入他的联盟,所以他没有像极右政党那样的影响力”。

然而,5月19日,甘茨做出了迄今为止最大胆的举动。

甘茨在一次广为人知的演讲中表示,以色列正在一群“狂热分子”领导下“陷入绝境”,并将责任归咎于内塔尼亚胡。

他给政府规定了6月8日的最后期限,以实现六个具体目标,包括带回哈马斯扣押的人质、让以色列人返回以色列北部的家园以及获得对加沙地带的安全控制。

他威胁道,如果不这样做,他的政党将退出政府。

但甘茨的运气或许终于到了极限。

卢里-帕尔埃德斯表示,“尽管他的政党仍然是民意调查中最大的政党,但他并没有真正的政治集团来组成联合政府”,这表明内塔尼亚胡可能会在甘茨离开后幸存下来。

“我们看到的是内塔尼亚胡已经成功反弹,实力足以形成否决集团。”

本尼·甘茨是挑战内塔尼亚胡在以色列权力的“中间派”吗?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