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加沙的军事统治:内塔尼亚胡的计划会成功吗?

去年12月,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加沙郊区与以色列士兵见面 (阿纳多卢通讯社)

在以色列的战争委员会中,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与以色列国防部长加兰特、战时内阁成员本尼·甘茨之间持续存在分歧,其中,内塔尼亚胡寻求对加沙实施“军事统治”,并且坚决拒绝应对所谓的加沙战后“第二天”计划,此外,他还宣布拒绝美国关于在战争结束后对“更新后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赋权的提议。

在以色列占领政府中缺乏共识并与美国的战争趋势相冲突的背景下,这项与内塔尼亚胡“全面胜利”的口号相关的计划可能会遭遇怎样的命运?尤其是鉴于以色列始终未能实现在加沙军事行动的目标,而且在逐步失去国际掩护以继续战争的情况。

以色列领导人

战后“第二天”还是军事统治?

战后“第二天”的想法始于加沙战争的开端,并且与宣布消灭哈马斯(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和营救加沙的以色列人质这两个目标相关。

其根源可以追溯至2007年巴勒斯坦内部分裂后以色列政府的反复立场——以色列利用这一点谈论缺乏巴勒斯坦伙伴的问题,以掩盖其拒绝任何真正政治解决方案的事实。

2023年10月7日袭击事件后令人震惊的严重性以及全国范围内的团结情绪,并不允许以色列政府成员在这个问题或者任何其他问题上表达任何分歧,但是随着以色列与抵抗运动在去年11月的最后一周实施囚犯交换行动并表明首要任务是释放人质,这种分歧渐渐浮出水面。

然而,导致这种分歧升级的最重要因素,是以色列占领军始终未能实现其消灭哈马斯的目标,而且未能以武力释放任何人质,此外还导致了死者大多为儿童和妇女的大屠杀,并在全球范围内引发了反对以色列的激烈反应,从而使之失去了全球信誉,还对美国总统拜登的选举地位以及拜登政府组建的亲战联盟产生了负面影响。

随着内塔尼亚胡决定攻击拉法,以及占领军返回加沙北部贾巴利亚所面临的严重抵抗,以色列政府内部爆发了严重分歧,其中,加兰特宣布反对在加沙地带建立任何军事统治。

会议情况

加兰特的言论,再加上甘茨在加兰特之后威胁要退出政府——除非内塔尼亚胡为战争及其后果制定明确的战略,这些都被认为是对内塔尼亚胡寻求军事控制加沙所提出的明确而坦率的指控,而这种控制意味着占领军将在加沙地带继续驻扎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

加兰特与甘茨拒绝这种方案的理由非常明确,并将之与以色列将为此付出的代价以及占领军无法取得完全胜利的事实关联起来——两者强调,在加沙继续军事统治将是血腥且代价高昂的,而且将会持续数年时间,在这样的情况下,军队需要庞大的兵力,并将遭受惨重的人员损失,以迫使其永远离开加沙。

以色列《新消息报》随后透露,这种控制将会花费近60亿美元的资金,考虑到战争给以色列带来的高昂成本及其对经济造成的负面影响,以色列根本无法承担这样的开销。

值得注意的是,鉴于以色列军队在加沙的损失不断上升,内塔尼亚胡的反对者们也升级了针对他的立场,而他却仍然拒绝提出有关战后“第二天”的计划,因为他根本没有考虑过这项计划,而是想要继续进行政治操纵以继续这场战争,以保留现政府并防止自己因腐败以及在去年10月7日的失败表现而受到司法问责。

我们在此引用以色列第12频道政治分析师阿米特·西格尔在谈到内塔尼亚胡的想法时所说的话——“通过完成军事行动阶段作为第一阶段的任务,军事控制将在几个月到几年的时间内建立,在此之后,当哈马斯从一支恐怖主义部队转变为一个帮派组织,再从一个帮派组织转变为几个规模有限的团体之时,阿拉伯民间力量将进入加沙地带作为第二阶段的任务。”

战争期间

哈马斯不会消失

然而需要指出的是,美国在战后“第二天”问题上的动机非常重要——拜登政府正在与以色列一起对加沙发动战争,并且仍然强调击败哈马斯的重要性,因为该政府认为“阿克萨洪水”袭击事件对美国在该地区的战略构成了打击——该战略希望通过扶植以色列为其地区代理人,以“实现稳定与平静,结束问题并完成由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发起的阿以关系正常化进程”。

美国方面认为,哈马斯继续拥有军事力量将会阻碍把该地区移交给以色列的计划,但是随着加沙战事的持续,它与以色列政府之间在一些问题上产生了分歧,包括袭击平民、战后愿景、内塔尼亚胡拒绝让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发挥任何作用、拒绝巴勒斯坦建国、坚持入侵拉法而不为当地的流离失所者安排任何安全庇护场所。

然而,当前的争议主要是战后愿景,这关系到更新后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未来角色,而这正是美国政府与内塔尼亚胡的反对者们达成的共识所在,从而形成了向内塔尼亚胡施压的动力。

根据美国情报部门与以色列安全部门的一致评估,以色列占领军未能实现消灭哈马斯的目标,而且“哈马斯很可能不会从加沙地带消失”,因此,需要做的是削弱哈马斯的力量,以使其无法再次发动攻击。

一位接受以色列媒体采访的美国官员表示,“美国人从深陷越南、阿富汗和伊拉克泥潭的经历中惨痛地认识到,如果不采取外交行动,战斗往往会演变成一场长期性的消耗战,并且会给国家造成严重的损失。”

因此,美国政府不再认为以当前的速度继续这场战争会带来什么好处,并且正在向内塔尼亚胡施压,以要求其接受合理的囚犯交换协议,而这将带来持久的平静,并为相关的区域安排制造恰当的氛围,并接受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对战后安排的参与,作为让沙特阿拉伯接受与以色列的正常化进程而需要付出的代价——这项进程将有助于拜登在今年11月的总统竞选中的表现。

美国方面认为,没有任何阿拉伯国家会参与内塔尼亚胡所希望建立的基于军事统治的愿景,也不会有任何阿拉伯国家接受在加沙的管理和重建问题上成为以色列的承包商,而以色列却保留对加沙发动军事袭击的自由。

事实上,埃及、阿联酋和约旦都拒绝发挥这样的作用,尽管在巴林举行的阿拉伯峰会上发出了令人担忧的信号——要求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部署维和部队。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

有关“引狼入室”的争议

甘茨最近与内塔尼亚胡的升级以及他退出政府的威胁,似乎是在与美国政府协商之后发生的——美国政府支持他并将他纳入以色列紧急政府,从而使内塔尼亚胡陷入了夹缝之中——一方面是他在与伊塔马尔·本-格维尔和斯莫特里奇这两位部长结盟时所作出的承诺,即坚持继续战争并拒绝囚犯交换协议,另一方面则是由加兰特、甘茨和艾森科特组建的联盟。

由于各方存在广泛的分歧,如果无法达成谅解,那么紧急政府解体的可能性将会上升,尤其是在人质家属抗议升级的情况下。

诚然,甘茨的离开并不会导致政府的垮台,特别是鉴于内塔尼亚胡将继续保有议会内64票的多数票,但是甘茨和艾森科特的辞职将会导致政府与街头的互动,而这就可能会导致执政联盟辞职,进而失去多数席位。

可以肯定的是,拜登政府除了对反对派拥有影响力之外,还手握对内塔尼亚胡政府的诸多施压筹码——拜登政府可以推迟进一步的军火运输,而这会影响内塔尼亚胡政府扩大入侵拉法的决定,但是美国国会内针对拜登的现存限制,也可能会阻止美国对此色列采取此类惩罚措施。

基于此,对内塔尼亚胡最有效的压力将来自以色列内部,而这可能会促使他改变立场,并试图以某种方式安抚他的右翼伙伴,哪怕他仍然需要一定的因素才能留在政府内并避免自己在下台后被追究责任。

美以官员会晤

以色列占领军继续对平民实施屠杀,这将在国际舞台上为其产生负面影响,其中一些影响已经表现出来——国际刑事法院法官寻求对内塔尼亚胡和加兰特申请逮捕令或者国际法院要求以色列停止战争,而这些影响将进一步削弱内塔尼亚胡的地位,并且可能迫使他同意对手的要求。

然而,各方所面临的困境是,战后“第二天”的计划是基于削弱哈马斯运动的,而该目标迄今尚未实现,相反,加沙北部的抵抗运动已经显示出与战争初期同等的效果,并继续给占领军造成损失,此外,占领当局迄今未能整合各个部落或者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部分派别,以控制向巴勒斯坦人提供援助的分配过程。

这表明了加沙管理制度及其领导层的持续有效性,此外还有抵抗战士普遍表现出来的高昂士气与坚定决心,正如一些展示他们与占领军对抗的视频所揭示的那样。

以色列人本身不仅仅在军事层面上谈论抵抗运动的能力,而且也在民事层面上谈论其能力,从而使其关于战后“第二天”的分歧成为一场有关“引狼入室”的争议。

在此,我们以曾在2009年至2011年期间担任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副局长、并在2021年至2022年期间担任以色列议会安全与外交委员会主席的、以色列议会议员拉姆·本·巴拉克的话为总结——“我们在加沙地带的战争没有目标,显然我们正在输掉这场战争,我们在同样的地区重回战斗,并且损失了更多的士兵,我们的经济正在崩溃,我们还在国际舞台上走向失败,我们与美国之间的关系也将崩溃,我们不会取得任何成功。”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