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美国的武器禁令未能阻止以色列对拉法的行动?

拜登阻止以色列入侵拉法的尝试未能成功 (盖帝图像)

美国政府暂停或减缓向以色列运送部分武器,是两国关系史上美国第二次采取此类措施——此前,前美国总统里根曾于1982年对以色列实施过临时禁止供应战斗机以及在6年内禁止向以色列出售集束炸弹的措施,因为美国国会调查得出的结论认为,以色列军队在黎巴嫩战争期间对人口稠密地区使用了这些武器。

在美国采取这一行动之前,已经多次向以色列发出警告,但却没有得到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政府的回应。

这项措施被认为是一条政治信息,而不是一个具有实际价值的步骤,因为它涉及冻结包含两种炸弹的武器的供应:第一是每枚重2000磅、共计1800枚的炸弹,第二则是每枚重500磅、共计1700枚的炸弹。

以色列在加沙地带广泛使用了这些炸弹及其附带的制导炸弹——这使得这些武器在加沙地带更为智能,并导致了上万名巴勒斯坦人的遇难,投在浸信会医院的炸弹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众所周知的是,投放在加沙地带的绝大多数炸弹都是由美国制造的,与此同时,联合国专家证实,“以色列实体在加沙广泛使用的这些炸弹爆炸所产生的压力,足以撕裂人体双肺、炸毁鼻腔,并导致爆炸现场数百米以外的人员的肢体断裂”,而这在此前曾给巴勒斯坦平民制造了大量的可怕场景。

美国总统拜登(左)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

拜登政府的退步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国国会出现一系列由犹太游说团体煽动的抗议之后,美国政府最终退步并撤回了这一立场,并声称它尚未就冻结武器运输的问题采取最终决定,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官员还强调了对以色列安全坚定不移的承诺。

相反,乔·拜登还要求美国所有部门和机构尽一切努力,以确保以色列击败哈马斯(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

这项举措与美国国务院发布的一份报告同时出现——这份报告在五角大楼和白宫的帮助下证实,针对以色列军队使用美国武器违反美国法律、国际法和人道主义法的怀疑“尚未得到证实”。

为了进一步模糊和淡化这项决议以避免谴责以色列,这份报告声称美国政府没有“足够的信息”来确认以色列是否在这些侵犯行为中使用了美国武器。

尽管这份报告试图安抚该实体并减轻针对某些类型武器的禁令的影响,但它却与美国总统拜登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明确承认占领军使用了美国武器杀害加沙平民的说法相互矛盾。

同样。它还与许多事实不符,包括内塔尼亚胡继续无视美国政府的警告、无视拜登阻止以色列入侵拉法和阻止其密集攻击平民的尝试、忽略回应美国的战后计划及其支持建立巴勒斯坦国作为结束现有冲突并使冲突双方走向正常化道路的一项政治举措。

加沙战争期间的以色列士兵

无限的支持

这一有限的措施并不影响美国在加沙战争期间为占领军持续提供的支持——自2023年10月7日以来,拜登政府已经批准了100多笔军火交易,并且在没有经过国会的情况下便通过行政命令将其移交给以色列,其中包含数千枚制导弹药、破坏防御工事的弹药以及其他的致命军事援助。

另一方面,美国国会最近还批准向以色列提供价值260亿美元的紧急军事资金,此外每年还向该实体提供价值33亿美元的战略军事援助,并为该实体的导弹防御系统提供5亿美元的资金。

所有这些都证明,在实际上参与了占领军的加沙战争的美国政府,并不会采取任何明显影响美国向以色列供应武器的举措。

当前发生的事情是美国政府试图控制战争进程,而且这种尝试是以不影响美国在该地区的利益、不削弱拜登总统在今年11月举行的美国大选中的地位的方式进行的。

救援人员

背景及其复杂性

美国和以色列就加沙战争的目标达成了一致,即消灭哈马斯、释放人质、确保加沙地带不再对以色列构成威胁。

但是这场战争的进程证明,尽管美国政府多次在最后期限上宽限以色列占领军,但后者仍未能实现消灭哈马斯的任务——美国政府因此开始认为,消灭哈马斯的任务是不可能实现的。

因此,美国政府将满足于削弱该运动的力量并将其纳入巴勒斯坦的力量平衡——使之无法占据主导地位,同时将其政治化并消除其抵抗成分。而这将通过授权和支持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开展所谓的“战后计划”来实现,前提是占领军在现阶段专注于同哈马斯完成囚犯交换协议,进而实现可持续的停火。

这将为该地区的关系正常化进程铺平道路,与此同时,占领当局将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继续开展合作,以削弱哈马斯的军事力量并防止其对以色列构成未来的重大威胁,并使它的处境类似于抵抗力量当前在约旦河西岸的处境。

然而,受到极右翼运动支持的内塔尼亚胡所领导的占领政府,却从一开始就不同意这项计划,反而是在内塔尼亚胡提出的“彻底胜利”的口号下坚持继续开展军事战斗。

内塔尼亚胡坚持不惜一切代价入侵拉法,尽管包括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长加迪·艾森科特在内的许多安全机构负责人都曾强调,哈马斯在每次受到打击后都会重新建设其能力,如果不与取代它的替代当局达成协议,那么以色列国防军将继续处于无休止的军事行动循环之中。

基于此,占领当局与美国政府产生了冲突,尤其是鉴于占领政府继续拒绝回应已经得到哈马斯同意的调解人停火提案,以及从一开始就得到了美国支持的、分三个阶段进行的囚犯交换协议。

运送死者尸体

前往拉法

在非常有限地限制部分炸弹进入该实体之后,美国总统拜登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表示,“如果他们前往拉法,我就不会向他们提供历史上被用来对付这些城市的武器”,他还强调,“美国将继续向以色列提供防御系统,以便它能够击退导弹袭击。”

他还补充称,如果以色列占领军在拉法发起大规模的地面行动,那么他将“准备扣留包括炮弹在内的更多武器”。

这项声明意味着美国政府首先威胁要采取额外措施来阻止我们在一开始提到的重型导弹的运送——这项决定迄今为止只是推迟了武器的供应,此外,拜登还威胁要扩大禁令范围并使之包含炮弹,而这一旦得到执行,可能会从事实上损害占领军的能力。

但是鉴于美国国会(尤其是共和党)的反对,再加上内塔尼亚胡尚未决定是否对拉法发起全面行动,这一威胁似乎不会得到实施。需要指出的是,内塔尼亚胡将对拉法的袭击分阶段执行,以避免激怒美国政府。

双方之间可能存在某种协调,以避免双方的政策陷入矛盾和冲突,而这或许可以解释美国《华盛顿邮报》援引消息人士而报道的说法——美国向以色列表示,“如果它放弃针对拉法的大规模军事行动,那么美国就将向它提供宝贵的援助,包括提供情报信息以确定哈马斯领导人的位置、发现隐藏的隧道,并为从拉法撤离的巴勒斯坦人建造帐篷城”。

加沙近75%的居民处于流离失所状态

入侵与限制

我们在此指出,美国的诉求是避免对拉法发动大规模的袭击,因为这种袭击将导致大量平民伤亡、该市近140万人流离失所,并引发全球负面舆论,从而加剧民主党内左翼势力的抗议活动规模、加剧高校内的学生抗议规模,进而损害拜登的选举机会。此外,任何此类威胁还将助长美国共和党人以及国会犹太游说团体开展反对拜登决定的运动。

然而,内塔尼亚胡紧握权力并继续无视美国的要求,这将继续制造他与美国政府之间的矛盾,甚至是寄希望于拜登政府在今年选举之中的下台,因为他认为与特朗普打交道更容易——尽管在特朗普宣布的立场之下,内塔尼亚胡的这种依赖可能无法实现。

但是鉴于以色列安全领导层、战争委员会成员本尼·甘茨反对以这种速度继续这场战争,内塔尼亚胡似乎已经无法掌握局势,而各方在推迟讨论交换协议的问题上分歧越来越大,从而威胁到现任政府的稳定。

此外,人质家属抗议活动的扩大,以及大量士兵家属联合要求结束战争并与哈马斯开展囚犯交换行动,这些都增大了内塔尼亚胡承受的内部压力——其政府仍然偏向极右翼势力。

美国对以色列实体的武装限制可能会激励德国(在为该实体提供武装方面的贡献仅次于美国)和英国等国家采取类似的措施,而这可能会对内塔尼亚胡的野心形成新的阻力。

针对拉法的行动很可能会分阶段进行,但是由于内塔尼亚胡是一个不怕冒险的人物,他仍然有可能背离美国为其划定的界限,包括将囚犯交换协议搁置起来,直至内塔尼亚胡政府内部的情况得到进一步发展、与拜登政府之间的关系得到发展为止,然而,在抵抗运动有效实施反抗的情况下,这场进攻需要占领当局在决定结束侵略之前付出高昂的代价。

来源 : 半岛电视台